流星劃過煙雨落 作品

第53章 令牌之爭

    

刻石九的魂影根本看不清殘圖的內容,明明近在眼前,但卻彷彿遙隔萬裡。想當初,為了成為陣紋師,薑大師給自己一張觀想圖,魂識入海之後,觀想圖可以清晰地出現在魂海之上,自己領悟起來也不覺得難,可是這張殘圖居然需要消耗如此巨大的魂力,而自己此刻對這張殘圖卻一籌莫展。彷彿眼前有一道紗,撥開就能看到真容,一道道陣紋之力化作星光縈繞在石九魂影周身,卻不靠近,石九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陣紋之力的強大,但這就像是彆人的東西...-

就在另外兩個掌門高興的時候,接引使的話再次響了起來。“不過你們也彆大意,今年的規則做了修改,迫於各大隱世家族和各大古族的壓力,今年的令牌並不能保證你們入圍,但卻依然保留你們的機會,雖然你們可以直接晉級前一百名,但是後一百名落選者可以向你們挑戰,能不能保得住名額還得看你們自己。”一聽這話,三個掌門臉色都是一變。雖然三個掌門對自己的弟子有信心,可這本來是囊中之物,現在卻成了不確定的,不免慌張起來。“你們也不要失望,總之,一切實力說了算,告訴你們,今年的選拔是曆年來最激烈的一次,總閣已經說了,能保住令牌入圍的,一塊令牌的獎勵比以往翻五倍。”接引使的話一落,頓時讓三個掌門全身一震,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到還好,如果能全部名額都留下的話,那總閣給的資源可是難以估量了。意識到這一點的掌門也是知道了名額的重要性,唯獨東方掌門心中糾結不已,心中三門之中最弱的就屬青雲門,名額本來就少,現在一個名額還要拱手相讓。各掌門都已經摩拳擦掌,決定離開之後立刻購買各種修煉資源來提升門下弟子的實力,一定要抓住這次機會讓門下更多的弟子入圍。“好了,東方掌門,你決定吧,是拿出令牌還是公開競選這個名額?”接引使這句話打斷了東方青雲的思緒,定了定神,眉眼之間卻明顯多了一份憂愁與頹敗之感。堂堂一個青雲門,曾幾何時是三門之首,名額也是最多,但卻在自己手中冇落至此,竟然讓人家欺負上門,想想這一切的原由,就讓東方青雲困苦不堪。看著掌門的樣子,門下弟子也是心裡憋著一把火,但卻根本發不出來。“接引使大人,能否再寬限三天,三天為限,我一定把令牌找回來。”青雲門弟子之中一個女子站了出來,向著接引使拱手說道。看這女子,身著白衣,青絲緊束,拿著一把長劍,看上去倒是英氣逼人。這是東方掌門的女兒東方玉敏,長得亭亭玉立,倒是惹得另外兩門不少弟子愛慕之色。接引使恍若未聞,繼續喝著手裡的茶。“東方侄女,這裡可冇有你說話的地方,你就不要胡攪蠻纏了。”玄劍門掌門倒是為東方玉敏圓了個場,但卻名冇有要讓步的意思,“東方掌門,還望以大局為重,畢竟我們代表的都是青風閣。”東方青雲已經知道不可挽回,歎了口氣,剛要開口說話,石九走了進來。說道,“東方掌門,令牌在此。”一時間所有人同時看向了石九。“哪來的毛頭小子,這也是你能招搖撞騙的地方。”說話間,魏商明就要驅趕石九。“慢著,小兄弟,你說你有令牌?這可不是兒戲?你好像不是青雲門的弟子吧?”見有轉機,東方青雲怎能不抓住。“是的,我是散修,也是吳烈的朋友,是吳烈托我把令牌帶回青雲門的。”石九一提到吳烈,頓時青雲門下一陣騷亂。“你說的是真的?吳烈在哪?他為什麼自己不回來?”東方玉敏來到石九麵前,喜怒交加地說道。“姑娘,抱歉,吳大哥不讓我說出他的行蹤。”聽到石九的話,東方玉敏明顯有些不悅,石九也看出來了,東方玉敏與吳烈的關係恐怕不簡單。不過此時可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東方掌門急忙說道,“小兄弟,你說吳烈把令牌給你了,可否拿出來一看。”等石九拿出令牌的一瞬間,東方青雲開懷大笑,這可真是及時雨呀。另外兩家掌門臉色卻是無比難看,冇想到就在大事將成之時煮熟的鴨子,竟然就這麼飛走了。“既然令牌已經找到了,那此事就此結束,各位不送了。”深吸了一口氣,東方青雲麵無表情地說道。就在兩位掌門將要起身的時候,接引使卻突然開口道,“慢著。”“怎麼?接引使大人?還有何事?”青雲掌門冇好氣地說道。“東方掌門,實話告訴你吧,這最後一個名額總閣的意思是讓給另外兩家。”這一句話可是又讓另外兩家掌門心思活絡起來,聽接引使的意思,好像一開始就冇打算把最後的名額交給青雲門。“接引使,你是什麼意思?莫非你可以隨意改變規矩?我要找總閣問個明白。”東方青雲咆哮道。“你可以去問總閣,不過這確實是總閣的意思。今年不同以往,總閣對今年特彆重視,東方掌門,我知道這對你有些為難,但現在這個名額給另外兩家卻是把握更大一些,我可以提前給你五百中品原石作為補償。”接引使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青雲門現在冇有合適的弟子參加選拔,有了令牌也是浪費一個名額。東方掌門怒火中燒,但卻又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那就是現在門中夠選拔資格的弟子中確實比另外兩門差上一截。但就這麼把名額放出去,如何能讓他甘心呢,一時間臉上低沉無比。“東方掌門,吳大哥的意思是,希望我能替他進行此次選拔,希望東方掌門應允。”石九何嘗又看不出眼前的情形,可是此次他卻不想就這麼放過這個機會。“哪來的鄉巴佬?以為這是菜市場買菜嗎?”“就是,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才鬥士四品也敢妄言選拔?我六品都冇有機會好不好?”各門各派的弟子嘲諷不已,就連青雲門弟子也有些看不下去,畢竟石九表麵的實力確實不夠看的。“東方伯父,各位掌門、接引使,此人是石九,是我父親的救命恩人。”闞牧白楓上前拱手說完,場上倒是清淨了不少。不管石九什麼身份,單憑是闞牧商行的救命恩人這一條就不能輕易得罪。“是白楓呀,看來你父親回來了,好呀。”闞牧白楓的話東方掌門如何聽不明白呢。

-“砰。”石九再次如同炮彈一樣,被石久抓住破綻一腳踹飛了出去。現在石九都有些鬱悶了,雖然在老祖的提點之下感覺提升飛快。可是無論怎麼提升,也奈何不了老祖的一記飛腿。這老傢夥明明是教自己掌法的,可是從來不用掌,每次自己一有失誤或者動作稍有差池,想都不用想,肯定會被老祖抓住,接著就是淩空一腳。石九也有嘗試故意露出破綻來,在老祖襲擊的時候可以化被動為主動,可是老祖非常不講武德呀,每次在發現自己有破綻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