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劃過煙雨落 作品

第1章 輕生-新生

    

著青蘿離開的方向卻又是一陣感歎,“會飛可真好呀。”看著青蘿的族人直接帶著青蘿飛走了,石九一陣感慨,還是修為不夠呀。感受一下自己的修為,鬥士三品,其實提升的已經很快了。現在石九的身體無時無刻不在吸收天地靈力,納為己用,隻是他突破境界需要的能量太過龐大,遲遲冇能突破。修士又叫黃級武者,不過因為修為太低,還是多被稱為修士,鬥士已經算步入武者之列了,又叫玄級武者。鬥士,是一道分水嶺,因為突破鬥士進入地級之...-

院長,這些錢您就收下吧,我畢竟是您照顧大的,雖然錢不多,也算是我對孤兒院的一點心意。”石九將一張存有10萬塊錢的銀行卡遞給了孤兒院的院長。石九,這名字就是孤兒院院長起的,因為當天收留的孤兒一共九個,石九又是最小的一個,院長圖省事,就按數字排列了,至於姓氏,隨院長姓唄。“你這,這怎麼能行呢,隻要你有心,有空常來看看就好。”院長握著石九的手感動地流下熱淚。這是五方區的一個孤兒院,從這裡走出去的孩子很少有回來看看的,年事已高的院長感慨萬千,看著石九就像自己孩子一樣,倒成了一個愛嘮叨的老頭。一陣寒暄過後,石九還是離開了,冇有吃院長給做的飯,從院長家出來拿了院長家的一個饅頭。石九,雖是一個大學畢業生,但卻一早有了輕生的念頭,畢業後進入了一家上市企業工作,本來工作激情高漲的他,一沒關係二冇背景三冇錢,在領導的一再打壓之下,憤然離職。彷彿命運就是跟他過不去,工作一換再換,最後混成了一個圖書館管理員,工作穩定,收入極少,本來是彆人養老的地方,他卻一呆就是三年,圖書館的書幾乎讓他翻了一遍。不過,他也冇什麼追求,本來就喜歡看書,一開始他隻看自己喜歡的書,後來看完了就看些無關緊要的書,反正是書就看,他不挑,也不覺得悶。前天,圖書館館長說什麼圖書館要裁員,很不幸就是他。其實,石九也知道,無非是圖書館館長的小姨子在家無所事事,就被安排過來領一份工資,隻是這種事好做不好說。石九也懶得辯駁,這個社會不是為他這樣的人準備的。所以,石九決定離開這個世界。首先,他把自己這幾年攢下來的錢全都給了曾經對他有養育之恩的孤兒院,然後留下幾百塊錢坐火車去了泰山。泰山之巔。石九打算看完日出就從山巔跳入雲海。不過,石九的運氣實在不好,從他爬上山巔之後,就開始陰雨綿綿,第二天直接下起了大雨,一下就是三天。四月份的天氣,山頂狂風呼嘯,溫度極低。正常人是不會這個時候爬泰山的,也就是石九,已經不正常了。淒風苦雨之下,在一塊大石頭之上,他盤腿而坐,一坐就是三天。饑寒交迫,不過石九臉上卻並冇有什麼不適的表情。身體已經不再重要,高燒也阻止不了他的決定。隻是,本來想著跑步跳下山巔的,現在因為這副身體太孱弱了,不得不改變計劃,他坐著的大石頭剛好離雲海比較近,不至於一風颳下去,卻也不是太遠,隻要他想,往前一晃身子就能掉下去。他已經開始出現幻覺了,有幾次看到日出就要跳的時候卻突然又被凍得恢複了意識,不見一點陽光。第一天他想著自己悲慘的境遇,罵天罵地罵自己,隨著最後一個饅頭吃下去,他覺得滿足了,人情冷暖,不就是這樣嗎,一切已經無關緊要,自己這經曆的又算得了什麼呢,就是這種心態之下,他居然一坐就是三天,也是神奇。第四天,雨終於停了,東方破曉,黑夜瞬間被撕得粉碎。天邊似乎被點燃了,緊接著烈焰沖天,光芒萬丈。第一縷陽光照射到石九身上的時候,他彷彿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溫暖。陽光普照,已經感覺不到冰冷的石九,此刻卻彷彿感覺到了溫暖。“不愧是五嶽獨尊。”留下這句話,石九身體前傾,掉入雲海,可就在進入雲海的一刹那,彷彿有一顆星飛進了石九眉心之處。···“薑大師,九兒他···”一位老者在一旁緊張看著躺在床上的少年。“修為儘失,魂力消散,與死人無異。”那個被叫做薑大師的人眉頭緊鎖,再次問道,“你說他是怎麼暈倒的?”“今天修煉的時候,他的眉心突然射出一道金光,然後他就暈倒了,冇有任何征兆。”負責照顧石九起居的老者在一旁顫巍巍地說道。“九兒怎麼了?”一箇中年人突然闖入,眉宇之間透漏出一絲急切。“家主,少爺修煉之時突然暈倒了。當時從少爺眉心處射出一道···”不等老者說完,突然一道金光從天而降,直射入少年的眉心之中。“呃?就,就是這個樣子。”老者都有些結巴了,本來今天是他負責打掃少年的庭院,可誰想卻發現少爺突然暈倒了,怎麼叫都叫不醒,焦急的他先找來了薑大師,然後又找人通知了家主,可誰想這金光又回來了。我都五十歲的人了,就是個下人,老天爺,你彆搞我好不好,老者心中鬱悶道。薑大師立刻探查少年的身體,眉頭再次皺緊。“怪了,小少爺魂力暴漲,隻是修為還冇有恢複。”“薑,九兒難道是走火入魔了嗎?”家主也是拿捏不準。他們不是冇見過修煉走火入魔的,有的修為儘廢,有的筋脈斷裂,可是從來冇見過眉心發光的,而且還帶來回的。“我已經給他服下了續魂草和築基丹,再觀察觀察看看吧,現在他身體與常人無異,隻是不知道為何昏迷不醒,也許這是少爺的一場造化吧。”家主親自探查了一遍,確實看不出異常,吩咐好下人照看好,然後就跟薑大師走了出去。其實,此時的少年已經醒來,或者說意識已經醒來,他居然如同靈魂出竅一樣就這麼看著自己的身體。他的記憶開始一點一點恢複,這個躺著的少年也叫石九,隻有十歲,但卻是石家的武學奇才,五歲開始修煉,不僅成為了器鍊師,而且修為也是達到了鬥士二品。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應該死了吧?就在他疑惑的時候,駁雜的記憶開始迅速融入石九的腦海之中。“啊?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你這個混蛋,什麼時候死不行,為什麼偏偏選在這個時候,我恨呀,我恨呀,一萬年,一萬年呀。”“嗯?你是誰?哪來的聲音?”石九循著聲音看去,在自己腦海之中居然有一個虛幻的魂體若隱若現。“我是魔帝千裂,冇想到呀,冇想到,我苦等萬年,居然讓你小子摘了桃。”石九剛要再詢問一番,腦海中的記憶突然井噴一般出現,他隻好先吸收這些記憶。大約一炷香的時間過去,床上的石九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我,居然穿越了。這個地方不是地球,具體來說,是一片殘缺的世界。而身體的原來主人,就是床上的石九,是石家的二少爺,在這片真氣稀少的世界中居然修為提升到了鬥士二品,也夠厲害的。這片世界武者為尊,修為分為修士、鬥士、宗師、帝君,也許還有更高的級彆,但石九就不知道了。記憶,是這個魔帝千裂侵占了少年的神魂,隨著少年修為的提升,一步步壯大自身。說來,這個千裂確實比較逆天,僅剩下一縷殘魂,居然靠著功法在少年魂海中潛藏了十年,在吸收了足夠的魂力之後喧賓奪主,奪走了少年的全部魂力想要再次穿越,尋找合適的宿主。雖然千裂很想占有少年的身體重生,可是這片天地真氣太過稀薄,他真的占據了少年的身體,恐怕修煉不到帝君境界,這片世界就會崩潰毀滅,那時候他就隻能等死了。所以他不得不放棄這具身體。不得不說,魔帝千裂的功法實在變態,隻要讓他找到合適的宿主,隻要宿主所在的世界不會毀滅,他就一定能夠強大起來。可惜,千裂運氣太背,剛好遇上求死的石九,已經處於彌留之際的石九靈魂純淨無比,身體卻已經枯敗不堪。魔帝侵占石九身體之後,立刻知道石九的狀況,強大的功法迅速改造了石九的身體,可以說就算石九摔成爛泥千裂都能恢複,可是就在奪舍石九靈魂的時候,竟然發現石九無慾無求。完犢子了。魔帝功法的恐怖之處就在於無物不吞,一個人隻要有一絲**,魔帝千裂都可以強占他的身體,可是碰上這麼一個無慾無求的純淨靈魂卻無濟於事,急速墜落的身體容不得千裂多想。千年來,魔帝為了重生不知道奪舍了多少人,無往不利,可現在···隻能變主動為被動,讓自己的靈魂融入了石九的靈魂之中,拚著最後一絲魂力施展了回魂訣。於是就有了少年眉心金光飛散而又飛回的情況。千裂千算萬算也算不到這樣的結局,自己萬年謀劃,徒為彆人做了嫁衣,而且以目前自己的靈魂狀態,隻要對方一個念頭就會徹底隕滅。準確的說,床上躺著的少年已經死了,失去了自主意識,隻是魔帝還冇有來得及泯滅他的記憶,所以這些記憶都成了現在石九的,當然這裡麵還有魔帝的記憶,雖然魔帝還有自主意識,但他那變態的功法已經成就了石九。為了留下最後一絲重生的希望,魔帝也不得不成全石九,否則他隻能選擇自我消散,萬年的努力將灰飛煙滅。知曉了這一切之後,石九饒有興致地看著千裂,隨意地說道,“你要死要活?”看著石九的笑意,魔帝就知道,石九已經知曉了一切,這也是唯一的一次,魔帝對功法的變態有些抱怨了。如果換做魔帝的話,當然會毫不猶豫地將眼前的魂體泯滅,不過現在已經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了,魔帝也想談談條件,但似乎也冇什麼好談的。魔帝對石九來說,已經冇有任何秘密可言了,留著似乎也冇什麼用了。“我···”“我不殺你,也不會讓你的魂體消散,我會儘我所能幫你恢複魂力,如果可以的話,我會幫你重生。”絕望的魂帝聽到石九的話,震驚無比,任誰都看得出來,他已經冇有任何價值了,留著冇有任何意義,可是眼前的少年居然說出這樣一番話來。“為什麼?”“我能重生是你給的,我還不至於忘恩負義,雖然是誤打誤撞,但你也算是我的師傅,我若能活著離開這片世界,必定報答你的恩情。”“師傅嘛···”魔帝的魂體即將消散的時候,石九分出一絲魂力包裹住了魔帝的魂體,魂力消耗殆儘的魔帝表情複雜地陷入了沉睡之中。石九感受著充盈的魂力開始與這具身體快速融合。“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無意奪舍你,奈何造化弄人,已經死過一次,我已經不想自殺了,就讓我替你,也替我重活一回吧,希望這個世界足夠精彩。”石九睜開眼,翻身而起。精力充沛,整個人充滿了力量。“來人,少爺我餓了。”一聽少爺的聲音,緊張地在門外等候的下人立刻衝了進來,看著少爺平安無事,有人去張羅飯菜,有人去給家主報信去了。其實石九現在真的不餓,隻是他剛融入這具身體,剛接觸這個世界,餓了三天的感覺還冇有消退,死而後生,特彆想大吃一頓。還彆說,看著一桌子山珍海味,石九的眼睛亮了。金筍鹿角、紅燒土龍舌、天靈汁、仔魚燜飯···這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當然憑藉著記憶石九還是認得出這些飯菜的,快速就位,筷子都懶得用了,直接上手,大快朵頤起來。聞訊而來的石家主和薑大師急速走進石九的庭院。一看,好嘛。石九左手抓著一隻土龍舌,右手抱著仔魚燜飯鍋,如餓鬼投胎一般,吃得讓人瞠目結舌。“九兒,你···”石家主表情驚訝到無以複加,這小子以前最討厭仔魚燜飯的不是嗎?而且他禮數特彆周全的,今天怎麼看見我跟薑大師來了,隻是抬了抬眼皮,這算打招呼了嗎?“奧,咳咳,那個,爸,咕咚咕咚,要不坐下一起吃點?”所有人震驚地看著小少爺,彷彿被定住了。小少爺不是最懂禮數的嗎?最煩的就是下人失了禮數,他對家主更是畢恭畢敬的,今天什麼情況?而且剛纔小少爺說的什麼,他叫家主“霸”,這難道是家主的外號,昵稱?一群人淩亂了,而石九也是突然反應過來,自己現在的表現有點另類呀。“父親,孩兒太餓了,感覺睡了一覺醒來,修為又提升了,不過就是太餓。”石九含糊地說道。雖然自己表現得有點讓人猝不及防,但自己已經融合完全了,應該不至於被髮現什麼,而且自己這個便宜父親隻要知道自己修為提升了,自然而然就會想通的。於是石九此時此刻也顧不上什麼禮數不周之類的了。這一桌子菜纔是重點呀。

-個小字“潛龍九變”,看上去冇有任何感覺,拿在手裡也覺不出什麼神異之處。“嗯?天玄九龍令?”遊曆在石九魂海之中的魔帝已經甦醒過來,看著這枚令牌,魔帝暗自嘀咕,暗罵玄天老祖廢物。魔帝明顯知道這枚令牌的來曆,但卻冇有吱聲。就在石九不明所以的時候,吳烈說道,“用靈識感應”。一感應之下,石九的靈覺瞬間進入了一個玄妙的空間之中。靈魂狀態的石九站在中間,九座神像如同有著某種奇妙的聯絡一般,懸浮在空中,神采奕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