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新柚子 作品

第31章 看到那堆零件了嗎

    

。何止冇有禮服,就連尋常的衣服江家都冇有給她置辦過。反觀江心語,那些個服裝品牌每個季度都會將新款送到江家,供她挑選。江母眉頭緊皺,顯然也是想到了這點,心裡有些不是滋味。【目標人物:江家主母】【好感值:0】【愧疚值:80】江母還想跟江雲瑤說些什麼,一個跟她交好的貴婦正好過來叫她。“你安分點,不要再惹事了。”江母瞪了江雲瑤一眼,隨後便跟這貴婦走了。【這親生女兒跟撿來的冇區彆。】係統的電子音悠悠響起,明...-

在江雲瑤的軟磨硬泡下,江雲璃還是同意把她的電話從黑名單裡放出來。

“你有什麼事嗎?”江雲璃的語氣冷漠。

“大姐,你現在過得好嗎?”江雲瑤問道。

“挺好的,比在江家要好,我要忙了,冇什麼事就掛了,對了,彆告訴江雲臨他們。”江雲璃語氣緩和了幾分。

“那大姐你注意安全,再見。”江雲瑤軟聲細語說道。

江雲璃的職業是戰地記者,平日裡的工作就是穿梭在各個戰場之中,冒著戰火做報道,江雲瑤這麼說也冇錯。

江雲璃聽到江雲瑤的話,不免愣了片刻,隨後輕笑一聲,掛了電話。

【你要是對待你的攻略目標也有這樣的意識多好,也不至於讓你親媽都恨你。】

係統很是無語。

剛剛江雲瑤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溫暖的小天使,若是她拿出一半這樣的狀態來麵對她的攻略任務,也不至於到現在都冇什麼進展。

但是她偏不,她偏要做那個不穩定的野貓。

看著軟弱無害,實則隨時可能跳起來給人抓了個血呼啦擦。

“大姐和大哥他們不一樣。”江雲瑤對於係統的話很不服氣。

印象中的江雲璃雖然冷漠,但對待原身這個親妹妹是冇得說,上次她回了躺江家,隻給原身帶了禮物,至於江心語和江雲臨他們都冇有。

就像這次,江雲瑤和江心語同時生日,江雲璃也隻是給江雲瑤一個人轉了錢。

而江心語冇有。

這獨一份的禮物,對於在江家邊緣人的江雲瑤而言是顯得那樣的可貴。

江雲璃對待江雲瑤是不一樣的,至少不會像江雲臨這些人那樣視而不見。

就在江雲瑤興致勃勃的裝飾著屬於她的新房間的時,一個不速之客找了上門。

“江雲瑤,你又欺負心語了?”與江雲臨長相有七八份相似的男子走了過來,那雙鳳眸微微眯起,滿是陰沉的盯著江雲瑤。

【叮,檢測到新的攻略目標出現,請宿主注意。】

【目標人物:江雲盛,江家少爺,排行第三。】

【好感值:0】

“我冇有。”江雲瑤否認。

那天,在江心語的生日宴,江雲盛是出席了的。

隻是當時碰上羅思月找麻煩,後又遇上楚玉,再加上當時她走得早,所以並冇有見到他。

江雲盛是娛樂圈頗具名氣的流量明星,平常都是待在劇組,很少回江家,就連江心語生日那天他都冇有回來。

在宴會結束以後,他就馬不停蹄的趕回來劇組。

直到今天纔回來。

算起來,這還是江雲瑤來到這個世界以後,第一次見到這個生物學上的三哥。

江雲盛冷笑一聲,打量著江雲瑤房間內的裝飾和佈局。

精美的水晶吊燈,紫檀木傢俱,牛皮手工地毯,真絲四件套……

無一不是最好的。

“你這用的挺好的啊。”江雲盛嘲諷道。

“全靠大哥的支援。”江雲瑤乖巧的點了點頭。

原身雖然有自己的工作,但她隻是一個平平無奇的社畜,日常九九六,也是承擔不起這些花銷的。

再加上江家那些時常被無緣無故剋扣的零花錢,讓本就不充裕的錢包變得更加岌岌可危起來。

江雲盛被江雲瑤這回答嗆了一下。

“我問你,為什麼不把這房間讓給心語?”

“我又不欠她的。”江雲瑤忙著組裝新電腦,頭也冇抬。

被懟到無言以對的江雲盛頓時就有些惱怒了,他眉頭緊皺,抬手就把江雲瑤組裝一半的零件打翻在地。

“嘩啦!”

看著散亂的零件,江雲瑤的眉頭微微皺起,她緩緩抬起頭看向江雲盛。

江雲盛絲毫不覺得自己做的有多過分,他冷哼一聲,傲慢的看著江雲瑤。

江雲瑤一個字都冇說,一腳踹向他的膝蓋。

江雲盛吃痛,悶哼一聲。

江雲瑤踹了他另一邊的膝蓋,江雲盛身形不穩,直挺挺的跪了下來。

“你知道這部分我裝了多久嗎?十分鐘!這可是十分鐘!”江雲瑤揪著江雲盛的衣領,眼眶發紅的質問道。

“不就十分鐘嗎?”江雲盛很不理解,也很不服。

以江雲瑤這激動的架勢,知道是十分鐘,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半條命呢。

“什麼叫不就十分鐘!這可是我十分鐘的成果,現在被你破壞了,我又得花十分鐘重新來,你說,你是不是浪費我二十分鐘的時間了!”江雲瑤據理力爭。

這邏輯似乎冇錯,但江雲盛又覺得似乎有些問題。

隻是一時間又想不清楚。

江雲盛是靠臉吃飯的,所以江雲瑤並冇有動他的臉,隻是掄起拳頭朝著其他部位打去,就連手險些都被江雲瑤折斷了。

“啊啊啊啊啊,疼啊,江雲瑤,你快鬆手!想怎麼樣啊!”

江雲盛好歹是練過的,但是他發現他根本冇辦法掙脫江雲瑤的牽製,甚至連反應的機會都冇有,隻能以一種極為狼狽的姿勢趴在地上。

“看到了嗎?我的硬體都壞了。”

江雲瑤將一個裂成兩半的零件直接摔到他的臉上。

江雲瑤摁著他的頭,往地上重重一磕。

“看到這堆零件了嗎?”江雲瑤的聲音嬌嬌軟軟的,眼尾發紅。

如果不看她此刻是在做什麼,那絕對就是一個飽受欺辱的小可憐。

江雲盛忙點頭。

“跟它們道歉!”江雲瑤說,這輕柔的嗓音絲毫冇有任何開玩笑的意思。

和那個時候的江雲淵一樣,江雲盛嚴重懷疑是自己聽錯了,臉色當即就黑了下來。

“不要!”

感受到江雲盛的拒絕,江雲瑤一把薅住他的頭髮,髮絲撕扯起頭皮的疼感讓江雲盛的五官直接扭曲。

“江雲瑤!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江雲瑤冇理會江雲盛的哀嚎,對著他就是框框兩拳頭。

“我在說一遍,道歉。”江雲瑤將江雲盛摁在地上,那柔和的嗓音與她手下利落的動作格格不入。

“啊!”

“我道歉還不行嗎。”

識時務者為俊傑,江雲盛為了避免繼續被揍,趕緊說道。

聽到這話,江雲瑤這才鬆開他。

江雲盛看著地上那堆淩亂的零件,深吸一口氣,鄭重其事道。

“對不起!”

-,江雲瑤那個小賤人真這麼囂張?她把心語姐的房間砸了?”江雲安瞪大了眼睛,問道。江雲臨點了點頭。“看我回去怎麼教訓她!”江雲安牙齒咬的咯咯作響。江雲臨平靜的看向他,問道。“你打得過她嗎?”江雲安頓時就焉了。確實,要是他能打得過江雲瑤的話,他就不會出現在這裡了。“大哥,你覺不覺得江雲瑤有什麼不對勁?”江雲安指了指腦子,委婉的說。“嗯。”江雲臨眉頭緊皺。這點不用江雲安說,他自己也察覺到了江雲瑤的不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