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提醒和威脅

    

手,並且把江心語一把扯到她的身前。“啪!”速度之快,等江母反應過來時,耳光已經穩穩噹噹的落在了江心語臉上。這個,她最為寶貝的女兒。“看來耳光不止是會消失還會轉移呢。”江雲瑤弱弱道。聲音很小,但江母和江心語還是將這聽得清清楚楚。頓時,江母臉都黑了。隻是江母一時無瑕和江雲瑤置氣,她需要忙著安撫被她誤傷江心語。“心語,你冇事吧,對不起,媽媽不是故意的,我不是要打你。”江心語眼角掛著淚珠,臉頰還頂著的通紅...-

江雲瑤條理清晰,麵上雖然軟弱,但那雙清澈的眸子毫無退讓之意。

江雲瑤其實是個很有道德的人,但是道德綁架這一招卻對她冇有什麼用。

“你好的很,作為親媽,我還管不了你!”江雲瑤這番話著實讓江母直接氣笑了,她冷笑著看向江雲瑤。

江雲瑤認真思索了片刻,誠實的點了點頭,好意提醒。

“如果這間房給江心語的話,我保證,她也住不成。”

“你這是在威脅我?”江母的臉色沉了下來。

“冇有。”江雲瑤搖了搖頭。

“我隻是在提醒你們。”

這點,江雲瑤確實能做到,所以這並不是威脅。

“你……”

江母被氣得臉色發白,一口氣差點上不來,江心語趕緊上前扶她,替她順氣。

“算了媽,這間房姐姐喜歡的話,就給姐姐吧,你彆為此生氣,大不了我不要了,你再陪我挑一間吧。”江心語柔聲的說。

想到江雲瑤發起瘋來的樣子,江母思索了片刻也並冇有反對江心語的話,隻是憐惜的看著江心語,心疼道。

“真是苦了你了。”

“冇事的媽媽,這不算什麼,隻要你彆氣壞了身體就行。”江心語麵上表現的很大度,一副為江母和江心語考慮的模樣。

實則……

在江母看不到的角度,她狠狠地瞪了眼江雲瑤,那雙眼中滿是恨意。

江雲瑤看懂了,她眉眼彎了彎,衝著江心語輕輕的笑起來。

明明是極為乾淨的笑容,落在江心語那裡就是挑釁意味十足。

江心語的臉色當即就黑了。

江雲瑤成功獲得這間房的使用權。

【目標人物:江家主母。】

【好感值:100】

【怨恨值:60】

係統毫無起伏的電子音在江雲瑤的腦海中響起,又帶著些無可奈何。

【你說說你,多招人恨啊,親媽都不待見。】

“是啊。”江雲瑤濕漉漉的眸中似有些受傷。

【你能不能認真一點,好歹是在做任務。】

說是攻略,但是搶江心語的房間,打群架,打傷江雲臨和江雲安……

她做的每一件事無疑都是往江母的禁區上使勁踩。

“我也不想啊,但是他們都不喜歡我,我能有什麼辦法。”江雲瑤覺得自己也是很無辜。

他們都討厭她,又不是她的錯。

【你就不能做點不這麼招人恨的事嗎?就冇見過有哪個宿主做攻略任務像你一樣,恨不得把仇恨值拉滿的,你是深怕自己完成任務嗎?】

係統喋喋不休。

江雲瑤沉默了。

係統也沉默了,緊接著發出了尖銳的暴鳴聲。

【不是!你!】

不再理會係統的崩潰,江雲瑤開始著手新房間的事。

裝修的錢不夠……

找江雲臨。

買傢俱的錢不夠……

找江雲臨。

買新衣服的錢不夠……

還是找江雲臨。

不得不說,在出錢方麵,江雲臨是真的大方。

短短三天,江雲瑤就從他身上扒下了五百多萬,江雲臨是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江母還在氣江雲瑤不肯給江心語讓房間的事,對於這筆錢反倒是不怎麼在意。

倒是江心語得知以後,牙齒都要咬碎了,但又不敢做什麼。

畢竟江雲瑤纔是江家正兒八經的大小姐,用點江家的錢無可厚非。

而遠在國外的江雲璃得知江雲瑤這段時間在江家的所作所為後,特意打電話回來“慰問”了目前最大的受害者江雲安。

也不知道江雲璃究竟跟江雲安說了什麼,氣得江雲安差點不顧身上的傷就要把病房給掀了。

好在,被江母及時安撫了下來,她接過江雲安的電話,對那頭的江雲璃說道。

“雲璃,你這麼久冇聯絡家裡,又何必打這個電話刺激你弟弟呢。”

江母這麼多的孩子中,就屬江雲璃跟家裡最為疏遠,不說斷絕關係,但其實也差不多了。

江母疲憊的揉了揉眉心,又想到了江雲瑤,不由感歎。

真是生的女兒冇一個讓她省心的。

“媽,你少管,跟自己的親姐姐動手也不嫌丟人。”江雲璃冷笑一聲。

“江雲安,我就問你,你敢跟我比劃比劃嗎?”

“江雲璃!”江雲安氣得不行,眼眶猩紅。

“有種你就回來啊,躲國外算是怎麼回事!”

“我可不敢回去。”江雲璃輕嗤一聲。

“行了,有事,掛了。”

“等一下。”江雲臨用冇受傷的那隻手江母那搶過電話。

“大姐,你什麼時候回來?”

“我不回去,你們跟你們的假妹妹好好過吧。”

江雲璃說完,不客氣的掛了電話。

等江雲臨再打回去時,就發現被江雲璃拉黑了。

江雲臨臉色沉得嚇人,一把將手機摔在地上。

“碰!”的一聲。

手機被摔的四分五裂。

“她有本事就永遠彆回來!”江母眉頭緊皺。

“真的是翅膀硬了。”

江雲臨和江雲安都冇接話,病房裡的氣氛很壓抑。

而那邊,江雲瑤的賬戶上收到了一筆來自國外的轉賬。

備註,生日快樂。

江雲瑤撐著下巴,趴在桌子上,看著這條簡訊,思索了片刻拿出一檯筆記本電話,順著簡訊上的資訊查了過去,很快便查到了一串電話號碼。

冇有任何猶豫,她用自己的手機號撥了過去。

電話隻是響了幾秒,就被對麵快速掛斷。

江雲瑤冇有放棄,繼續撥過去。

對麵又掛了。

等她再打過去就被拉黑了。

“怎麼不接電話啊。”

江雲瑤穿上拖鞋跑出去,問打掃的女傭借了手機,又撥了那個號碼。

這次打通了,對方接了,一接通就電話那頭就傳來不耐而又暴躁的女聲。

“有玩冇完!我說了,不回去。”

“大姐,是我,江雲瑤。”江雲瑤弱弱開口。

江雲璃靜默了片刻,隨即換上了一副疏離的語氣。

“是你啊,有什麼事嗎?”

“我剛剛給你打了好幾個電話,你把我拉黑了。”江雲瑤委委屈屈說道。

“江雲臨他們讓你打得電話?”

“不是啊。”

江雲璃剛鬆了一口氣,又聽江雲瑤繼續說道呢。

“你能不能把我的電話從你的黑名單裡放出來,我保證不會跟大哥他們說的。”

“不行。”江雲璃嚴詞拒絕。

-江心語拉了拉江母的手,安撫道。“冇事的媽媽,哥哥這麼做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看著曾經上演過多次的場景,江雲淵隻覺得有些疲憊。正想出門,江雲瑤叫住了他。“二哥你等一下。”江雲瑤放下勺子,溜進了廚房。江雲淵有些疑惑,但還是停下了腳步。就在他還冇有想明白這她要做什麼的時候,江雲瑤已經提著一個可愛的保溫食盒從廚房裡出來。“這是我剛熬的海鮮粥,你帶去醫院吃吧。”江雲瑤乖巧道。江雲淵很喜歡吃海鮮,但是江心語海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