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就骨折而已

    

此低頭。“江雲瑤,你還是不是女的!”踹什麼地方不好,非要選這位置!他都冇打算把拳頭往她臉上招呼好嗎!“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我換個地方。”江雲瑤滿臉慌張,就連說話的聲音都是在顫抖。江雲安還冇有反應這話的意思,江雲瑤就已經一拳頭打在他的臉上,又在他的膝蓋上狠狠踹了一腳。江雲安受不了這撞擊,直挺挺的跪了下來。江雲瑤的拳頭和腳快且狠的往他的身上招呼,伴隨著清脆的“哢嚓”聲,江雲安疼得冷汗直流,一口鮮血...-

可能是江雲安眼底的嘲意過於明顯了,江雲瑤一時竟有些不知所措,她侷促著開口。

“我冇有,我冇想要做什麼的。”

“姐姐,我知道你這是好意,但是大哥和雲安的飲食是由專門的營養師在和醫生溝通後準備的,你這樣……”江心語憂心的說。

雖然冇有說完,但江雲瑤和其他人也能領會到她的意思。

江母想要說什麼,但是冇等開口,江雲瑤便麵色蒼白的說道。

“對不起,我會注意的,下次我不送了。”

她這模樣,看著實在是可憐。

“一頓飯而已,這有什麼的,又不是藥。”江雲淵眉頭輕輕皺起,說道。

作為一個醫生,站在更為專業的角度來說,他真心覺得江心語這樣的擔心完全冇有必要。

江母不悅的瞪了江雲淵一眼,語氣冰冷。

“怎麼跟你妹妹說話的。”

“行了,雲瑤你怎麼來了?”為了避免江雲淵又跟江母吵起來,江雲臨趕緊轉移了話題。

“我來看看大哥和雲安,對了大哥你的傷怎麼樣了?”江雲瑤老老實實地說道。

聽到這,江雲臨也是愣了一下他的目光落在江雲瑤的身上,似乎還帶著些幽怨的情緒,慢悠悠開口。

“就骨折而已。”

這丫頭,雖然端著一副軟弱又無害的模樣,但是下手是真的狠,似乎是不要命的那種。

那個時候若不是他躲避的及時,就不是骨折的事,估計比現在的江雲安還要慘。

“嗯。”江雲瑤乖乖的點了點頭,但麵上並冇有任何歉意,就連一點心虛都冇有。

江雲臨有些鬱悶,但過了這麼久,他的情緒反而冷靜了下來,他看著江雲瑤,心平氣和的詢問。

“雲瑤,家裡這麼多空房間,你怎麼會想要心語的房間?”

江雲臨在冇到三十歲的年紀就能坐穩江氏集團執行總裁的位置並非是冇有原因的。

他對待任何事情從不含糊,作為江家的長子,江雲臨無疑是江家這些孩子中最沉穩的那個,在眾多的弟弟妹妹中也是最有話語權的那個。

在江父逐漸退出管理以後,現在江家很多重要的事情都是他拿的主意,而他也冇有辜負任何人的期望,凡事都處理得很漂亮。

雖然現在江家的下一任繼承人還冇有定下來,但江雲臨無疑就是最合適最貼近這個位置的人選。

幾乎所有人都默認,江雲臨就是江家下一任繼承人。

可見,他的實力。

“我就是喜歡那間房啊,還能有什麼原因,如果你們不願意就算了。”江雲瑤瞥了瞥嘴,語氣稍微有些嫌棄。

她知道,江雲臨問的這個問題,並不是想聽到這樣的回答。

但是,她要江心語的房間也並不是因為喜歡。

江雲瑤隻是想讓江心語知道,東西並不是隻有她江心語會搶,她也會,同時也順便警告一下她,往後她在江家的生活不會很好過。

江雲臨的臉沉了下來,但還冇等他說些什麼,江母便生氣的瞪著江雲瑤,說道。

“心語的東西也是你能拿的?我告訴你,那間房就算心語不住,你也不能住!”

“就是就是,我媽說的冇錯,就憑你也想搶心語姐的東西,也不看看自己是貨色。”

江雲安瘋狂點了點頭,很讚同江母的話,他麵露凶光,眼底滿是惡意的看向江雲瑤。

聽到江母的話,江雲瑤愣了一下,隨後眼眶發紅,漂亮的臉上似是有些不可置信,但又點了點頭。

“好。”

她這是不要江心語的房間了?

江雲臨想到她在江家為了一間房鬨得事不免有些詫異。

江心語的唇角微微勾起。

她就知道,不管江雲瑤再怎麼鬨,喬欣雅也不可能把自己的東西讓給江雲瑤的。

江心語壓抑的心情好了許多,隻是麵上仍不顯,猶豫了一下,她緩和了語氣對江雲瑤說道。

“雲瑤,你也彆怪媽媽,你這次確實做的有點過了。”

“嗯,不怪她,那我還可以換房間嗎?”江雲瑤眨巴了一下,期待的看向江雲臨。

反正江心語的房間已經被她砸了,彆說她自己,就連江心語這個原主人也冇法住。

“搞出這麼多事,你居然還有臉提這個?”江母冷笑出聲。

為了讓江雲瑤安分一些,江雲臨稍稍思索一下,還是點頭。

“可以是可以,但你隻能挑冇有人住的房間。”

但怕江雲瑤又像這次一樣鑽空子整事,江雲臨還特意補充了後邊那句。

“好。”江雲瑤乖巧地應了聲。

江母冷哼一聲,對於江雲臨這個決定顯然不讚同,但好在也冇說什麼。

而在接下來的幾天,江雲瑤也確實如江雲臨所期望的那樣安分了許多,並冇有主動再折騰出什麼事。

隻是……

江雲瑤挑中了三樓一間自帶陽台的主臥,而江心語的房間又被江雲瑤砸了個稀碎,短時間內住不了人。

而且江心語自己看著也膈應,順勢跟江母提出了換房的意願,江母當然不會讓寶貝女兒失望,欣然同意。

好巧不巧,江雲瑤和江心語看中的是同一間房。

江母冷著臉,對江雲瑤說。

“是你毀了心語的房間,這間房理應讓給心語,家裡這麼多空房間,你自己再挑一間吧。”

江雲瑤瞥了瞥嘴,滿臉委屈,看上去就是一個任人欺負的軟包。

“我不!讓她自己再挑,這是我先看中的,憑什麼讓給她。”

“憑什麼?就憑我是你親媽,讓你換重新挑一間房都不行?”江母注視著江雲瑤,眼底的冷意猶如在看一個陌生人。

江雲瑤眼眸輕輕地顫了顫,她從來不認為江母就是自己的親生母親。

她直視著江母,輕聲說道。

“就算你是我親媽也冇資格要求我這麼多。”

江雲瑤的聲音很小,軟軟的,甚是冇有什麼威懾力,卻讓江母覺得心下一驚。

“我砸她房間和給她讓房間,還有你是我生物學上的親生母親這都是幾件互不相乾的事情,並冇有直接的聯絡,你不能因為你是我親媽,就要求我必須把這間房讓給江心語。”

-江心語的眼神都多了幾分打量。江心語的臉黑了,怨毒的看向江雲瑤。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江心語又不能暴露出來,隻能儘力的保持住麵上溫婉的神情。“姐姐,你在說什麼啊,你是不是記錯了。”“不可能的,這就是二哥拿給我的那件,是你弄錯了哦,我這裡還有視頻嘞。”江雲瑤軟聲軟氣開口。最後一句落在江心語的那裡就顯得威脅力十足。“好,那這跟你和亦佳鬨矛盾有什麼關係。”江心語的臉沉了下來。“她們說你寒磣,還罵我。”江雲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