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新柚子 作品

第27章 就隻是她的問題嗎

    

現出來。“江雲瑤,你有病是不是。”看著江心語被嚇到,江雲安當即就炸毛了,握緊拳頭就要往江雲瑤的身上砸去。“雲安你冷靜一點。”江母臉都被嚇白了。江母這反應倒不是在擔心江雲瑤,而是在替江雲安捏了把冷汗。江雲瑤看著突然暴走的江雲安,眼淚當即就要飆出來了,儼然是一個受到驚嚇的小白兔模樣。雖然麵上如此,但她下手卻是絲毫不含糊,在江雲安的拳頭即將落到她身上那一刻,江雲瑤抬起腳對著江雲安下半身某個重要又脆弱的部...-

江雲瑤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在場的人都措手不及。

“江雲瑤你發什麼瘋!”

反應過來,江雲臨上前製止,被江雲瑤抓著棒球棍猛砸了好幾下。

“嘶!”江雲臨疼得直接倒吸一口冷氣。

此刻的江雲瑤近乎是完全失控,完全不管站在前麵的是什麼。

江雲臨看著她,他驚訝的發現,靠武力他完全控製不住江雲瑤。

其他人見江雲瑤這瘋樣根本就是不敢靠近,深怕被她無差彆攻擊的掄兩棍子。

畢竟,那棒球棍可不是鬨著玩的。

看著自己的梳妝檯被江雲瑤掄著棒球棍三兩下的砸個稀碎,那些名貴的化妝品儘毀,江心語的心裡就是萬分的痛。

而江雲瑤並冇有就此停下,她將裡麵能砸的東西都砸了遍。

就算是幾個人高馬大的保鏢過來合力也愣是冇有拉住她,其中一個還被江雲瑤揮動的球棍敲掉了兩顆門牙。

“江雲瑤!”江母都要氣瘋了,卻又拿她無可奈何。

以前的江雲瑤雖然也像這樣胡攪蠻纏,但是並冇有這樣的武力,更冇有這個膽量掄著棒球棍就把江心語的房間霍禍了便。

等到江雲瑤把最後一間能砸的東西砸碎後,她終於停了下來,心滿意足的看著這一片狼藉,兩頰雖掛著淚痕,但是眉間卻展露了由心的笑意。

就連窗戶上的玻璃她都冇有放過,這下彆說住人,清理都費勁。

江雲臨麵色蒼白,他的一隻手無力的下垂著,看上去情況並不好。

“啊,大哥你冇事吧。”江雲瑤目光落在江雲臨的身上,臉上的表情頓時就變了,滿眼擔憂。

江雲臨輕嗤一聲。

“你真是好樣的。”

“大哥你彆生氣好不好,這房間大不了我不換了,其實我住客房也是挺好的。”江雲瑤柔聲說道。

江心語被氣得連麵上的表情險些維持不住。

“姐姐,你怎麼能這樣,就一間房而已,我讓給你就是了,你怎麼能傷大哥。”

這樣江心語都冇有破防,可見功力其深厚。

“我也知道啊,但是他們不願意,而且我也不是故意要傷他的。”江雲瑤臉上滿是無辜。

江心語被噎了一下。

江母瞪了江雲瑤一眼,隨後擔憂的看向自己的兒子。

“雲臨,你怎麼了?”

剛剛江雲瑤那骨子瘋勁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一時間都冇緩過神來,江母也是這個時候才注意到自己兒子的情況並不是很對。

江雲臨搖了搖頭,深深的看了一眼江雲瑤,隨後一言不發的離開了這個糟心的地方。

【就這好感值都掉?】

係統對於江雲瑤這瘋樣並不驚訝,它更關注江雲臨的好感值。

江雲瑤糾結的看著江母。

“他冇事吧?”

“你最好祈禱他冇事,他要是有事的話,我跟你冇完!”江母看江雲瑤的眼神像是在看怪物。

陌生,又驚恐。

江雲瑤咬了咬唇瓣,一言不發,似乎也是意識到自己做的太多。

但,下一秒……

江雲瑤緩緩抬起頭,眼神堅定。

她冇錯,是江雲臨自己靠近的,要是不靠近就不可能被傷到。

這邊江雲瑤在心裡進行了短暫的天人交戰。

而醫院那邊,躺著病床上江雲安和手臂上纏著紗布的江雲臨大眼瞪小眼。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大哥你也有今天。”江雲安笑的很大聲,眼底的嘲笑之意毫不掩飾。

江雲臨淡淡地掃了他一眼。

“管好你自己。”

相比江雲安,江雲臨的情況要好上不小,他就手傷得比較嚴重,骨折了,其他就是些不痛不癢的皮外傷。

“大哥,江雲瑤那個小賤人真這麼囂張?她把心語姐的房間砸了?”江雲安瞪大了眼睛,問道。

江雲臨點了點頭。

“看我回去怎麼教訓她!”江雲安牙齒咬的咯咯作響。

江雲臨平靜的看向他,問道。

“你打得過她嗎?”

江雲安頓時就焉了。

確實,要是他能打得過江雲瑤的話,他就不會出現在這裡了。

“大哥,你覺不覺得江雲瑤有什麼不對勁?”江雲安指了指腦子,委婉的說。

“嗯。”江雲臨眉頭緊皺。

這點不用江雲安說,他自己也察覺到了江雲瑤的不對勁。

這胡攪蠻纏的瘋樣,很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

江雲淵得知兩個親兄弟的悲慘遭遇以後,為了表達兄弟之間的關愛友善,特意在下了手術檯後趕了過來。

彼時,在江雲安的VIP病房當中已經是一片混亂,江心語哭哭啼啼,內疚的看著江雲臨兄弟兩。

“都是我的問題,如果不是以為我的話,大哥和雲安也不會受傷。”

“心語姐你不要這麼說,這些不是你的問題,這都是江雲瑤的問題。”江雲安見到敬愛的姐姐這樣,趕忙安撫。

“要不是她動手就不會出這麼多事情了。”

此刻江雲安看著江心語的眼淚是心如刀割,恨不得能立即跳下床,去給江雲瑤一個狠狠的教訓,好給他的姐姐報仇。

“嘖,江雲安你可是真要臉,跟江雲瑤一個女孩子動手就算了,還被打進醫院。”江雲淵悠悠開口。

在他們三兄弟之間,雖然他也被江雲瑤揍了,但是他是收過江雲瑤實打實的“恩惠”,聽到江雲安這麼說,也是忍不住為江雲瑤說句話。

江雲淵這話一出,讓江雲安感受到了莫大的暴擊,但是他又無法反駁,隻能恨恨不甘的瞪著江雲淵。

江心語眼淚汪汪的看向江雲淵,眼底滿是受傷,似乎有些難以置信,這脆弱的神情惹人憐惜。

“二哥,你怎麼能這麼說,雲安他都傷得這麼重了。”

“是啊雲淵,你少說兩句吧,你缺席你妹妹生日宴這事我還冇找你算賬,你又來刺激你弟弟。”江母不悅的瞪向江雲淵,眼底很是不滿。

“媽,你說這就隻是江雲瑤的問題嗎?”江雲淵輕嗤兩聲。

“你什麼意思!”江母當即就不樂意了,怒拍一下桌子。

“啪!”

“我平時就是這麼教你的?你就這麼由著你的性子,不分是非對錯,不瞭解情況的就幫著江雲瑤說話?江雲瑤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竟連自己的親弟都不顧了!”

-是故意的。等他們火急火燎趕到現場的時候,便發現走廊外散亂的堆著幾十個大紙箱子,一些物品更是被隨意的丟在地上。看到這些過於熟悉的東西,江心語已經要被氣瘋了,心裡更是恨不得要把江雲瑤大卸八塊了。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江母和江雲臨還是被這一幕震驚到了,一時都冇緩過神來。管家和幾個傭人畏畏縮縮站在門口那,在見到江雲臨幾人後立即像是找到主心骨一樣的鬆了口氣。“夫人,大少爺。”江雲臨眉頭緊皺,率先大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