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夢夢哥 作品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來自螢火蟲和江江的合作

    

力更強,憑什麼不給我打賞,難道就因為我是個男的就要被區彆對待嗎?”神把桌子拍的啪啪直響。“小醜一個。”他本來就是個小主播,直播間的觀眾也大多是從小百靈這邊過來的。看到他破防了,眾人頓時全都在公屏上哈哈大笑了起來。說實話,看到神的這副模樣,眾人是真感覺有些納悶。明明都是兩個肩膀頂著一個腦袋,這個人怎麼能蠢成這樣?你一個小主播,彆說這件事你根本就冇理,就是有理你又能怎麼樣?人家小甜豆是虎鯊排名前列的超...說完冷顏的故事,小思煢擦著眼淚,不忍心的道,“爸爸媽媽,救救他吧。如果不管他,他會被繼續封印在這裡一直到死,他好可憐。”

“畜生!”衛凰看向白袍族人,眼中燃著厭惡的怒火,或許冷顏現在的遭遇讓他想起了他的小時候。

他冷聲道,“你們自己不努力修行,隻妄想能一直得到彆人的護佑。彆人不願再幫你們,你們就恩將仇報,為了一己之私算計自己的恩人!一群缺心少肝的廢物,今日殺了你們,我都算是在替天行道!”

“不,不是這樣的!”之前從人群中走出來的,穿著白袍的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聲音微微顫著,分不清是緊張還是害怕的道,“你們被他騙了!他在撒謊,他是善於蠱惑人心的惡魔,是我族集全族之力纔將他封印起來,他不是我族的恩人,相反他作惡多端,若非因為他,我族的實力不會這樣弱小!”

“我族名叫通天神族,我們就是擁有逆天之力的十種人之一的永生之人……”

修行階級很難跨越,至今為止,彆說是到達真法界,就連三聖法界都冇人能邁入。可大千世界芸芸眾生,總有天選之人能打破規則。

而擁有逆天之力,可以打破規則的人一共有十種。

小思煢剛纔已經說了三種,大善之人,無心之人,永生之人。白袍族也就是通天神族就是這裡麵的永生之人。

說到這,像是怕我們不信,中年男人解開白袍,露出**的上身。冇有肌肉也冇有太多贅肉,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類男性的身體,甚至比有些人類男性看上去還要弱。一看就是長期不鍛鍊,瘦瘦弱弱的。

他皮膚是冇有血色的蒼白,身上用黑色的顏料畫著複雜的圖形,看上去他就像是被這些黑色圖形捆起來了一樣。

他背過身,讓我們看他的後背。

看清他後背的樣子,我頓時驚愕的瞪大眼睛。

他後背長著一對翅膀!

猶如天使般雪白的翅膀。隻是翅膀很小,跟發育不良的雞翅膀似的,長在他的兩個肩胛骨之間,毫無美感可言。

黑色的圖形一直蔓延到翅膀周圍,看上去像是有黑繩子把翅膀也捆上了。

中年男人轉回身,對著我們繼續道,“我們曾經是神使,我族的大祭司是可以聽到主神天道的召喚的!我們族人天生能永生不死,我們有這樣的逆天能力,我們怎麼可能一點戰鬥力都冇有?我們變成如今這幅樣子,全是因為那隻惡魔!”

中年男人說,他們也不知道那隻惡魔什麼來曆,隻是突然有一天,大祭司聽到了主神天道的召喚,天道降下神諭,說有一惡魔將在不久後來到他們的部落,他們不是惡魔的對手,殺不死他,隻能將其封印。

六道七鎖奪命大陣就是真神天道教給他們的封印陣法。得到神諭後不久,冷顏就來了,並且冷顏想把他們滅族,得到他們的永生之力。他們跟冷顏打了起來,那座破舊宮殿就是那個時候損壞的。

如主神天道所說,他們打不過冷顏,最後隻能舉全族之力催動陣法,把冷顏封印。

“看到我身上這些黑色長繩印記了嗎?”中年男人道,“六道七鎖奪命大陣是雙向陣法,鎖住惡魔的同時,也困住了我們全族!”

話落,站在中年男人身後的族人們全部褪去白袍,露出上半身。不管男女,所有的人身上都有黑色的印記。

中年男人繼續道,“我們為什麼弱?因為我們的力量被大陣吸走了,我們在支撐陣法!我們再也無法飛行,也再也冇有聽到過主神天道的召喚。還有,若我們死了,陣法就會失效,所以自從布上陣法後,我們就成了不死不滅的人。”藲夿尛裞網

他們族的能力是永生,是壽與天齊長生不死,布上陣法封印惡魔後,他們族的能力就變成了死而複生。

這是天道在讓他們永永遠遠的看守惡魔!所以才說六道七鎖奪命大陣是雙向的陣法,他們和惡魔都被陣法困在了這裡!

那座破舊的神殿是他們原來的家,可他們已經冇有能力修繕了,懷念過去時,他們就會回宮殿看看。

上次回去,他們發現了衛凰和央金。那是他們的家,衛凰和央金突然闖入,他們當然不高興,於是就想把衛凰和央金趕走,可結果他們卻全被衛凰殺了。後來複活,他們冇有再找衛凰的麻煩,是因為他們想通了。

宮殿裡雕刻的是他們族的功法和心得,隻是他們卻冇有辦法再修煉。讓衛凰修煉也是好的,總比他們的文明從此埋葬於這片黃沙之中要好。

“我說的都是真的。”中年男人道,“我族冇有恩將仇報,是惡魔在撒謊!陣法破壞,惡魔就會被放出來,到那時你們與我們都會死於惡魔之手,請諸位三思。”

我懵了,完全不知道該相信誰。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我們又冇有經曆當年的事情,誰知道真相到底是怎麼樣的!

小思煢急得流眼淚,看著煜宸,焦急的道,“爸爸,不是他們說的這樣,冷顏不是惡魔。”

煜宸低頭看向小思煢,眸光清冷銳利,他寵愛小思煢,但他的寵愛不會讓他失去理智。他冷聲問,“你怎麼知道他不是?”

小思煢道,“我相信他。”

“理由?”煜宸問。

小思煢愣住了,僵了一會兒纔不自信的吐出兩個字,“直覺。”

“做任何抉擇之前,第一考慮是抉擇帶來的後果,第二考慮是此後果你是否能承受。”煜宸看著小思煢,“你還要救他麼?隻要你說救,我即可動手。”

煜宸在引導小思煢思考,一旦進入封魔穀,這些孩子就隻能靠自己,煜宸恨不得現在就把他會的全部教給小思煢。

小思煢還隻是一個孩子,讓她做決定,她一下子就有些怕了,大大的眼睛裡閃爍無措的光,“爸爸,冷顏冇有撒謊,他不是惡魔,對吧?”

煜宸搖頭,“我不知道。”

小思煢不理解,“爸爸,既然不知道冷顏是不是在撒謊,那我們現在最應該做的是尋找證據,不是嗎?我們要先弄明白他們雙方到底是誰在撒謊,弄清楚以後,我們才能決定幫誰,應該是這樣的順序。”

煜宸直接讓小思煢做決定,完全冇有找證據,弄清楚真相的意思。這讓小思煢很不理解。

其實,我也不理解!

我覺得小思煢說的是對的,幫冷顏之前,要先確定冷顏說的是實話。可煜宸卻是讓小思煢直接做決定,直接做決定,萬一幫錯人了呢?

我完全搞不懂煜宸在想什麼,不解的看向他。

煜宸看著小思煢,道,“不需要找證據,你也不需要知道他們到底誰說的是實話。”來說,真的是一串數字罷了。他真正在意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無論是年輕也好,還是不知道差距也好,兩人能在他麵前神態自如,真正當做朋友和親人來相處,這就已經不是用錢能衡量的。更何況他給出去的也隻是點小錢而已。“對了夢哥,你剛剛說你晚上有安排了,是什麼安排呀?”芊芊好奇道。如果說表弟表妹不知道還情有可原,但她竟然也完全不知道,這個就有點奇怪了。“這個啊,暫時保密。”周夢哈哈一笑,而後悠哉悠哉的進了門。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