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晚 作品

《顧晚戰雲淵》 第3章

    

前世她一心想嫁入皇族,最後不也落得個滿門覆滅麼?半刻鐘之後,雪叟跟著她離開了青柳巷。雨還在下著,夜風襲來冷入骨髓,顧晚看著皇宮的方向,明白從此之後她和元氏皇族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豁出去了。於是,扭頭看向雪叟,“師父,隻要你能出麵保住他的腿,我肯定會幫你。”雪叟給她下了毒。而她還不想死。她有家人要守護,有前世的遺憾要彌補,有血仇要報,也有想要真心實意珍惜的人。夜色裡,雪叟深深看了他一眼,說,“如果你...宋婉晴以為她被氣到了,趁熱打鐵道,“依我看,既然他暝陽王府不仁不義,那咱們也不必給他們麵子,我要是你,就在十天後老太妃大壽時,當眾撕了和暝陽王的婚書,免得他老是糾纏你!”...《顧晚戰雲淵》第3章免費試讀紫蘇進屋,在看到顧晚醒來時,一張濕漉漉的臉上登時露出笑意,“姑娘醒了?這可太好了!”檀香忍不住道,“她這個時候來乾什麼?要不是她和柳姨娘挑撥離間,咱們姑娘也不至於走到這一步……”顧晚聞言苦笑。幾個丫鬟都看得比她明白,知道宋婉晴和柳姨娘冇安好心,偏生她自己總覺得柳姨娘是她親孃,宋婉晴又是她親表姐。尤其住進顧家之後,宋婉晴更是處處幫她,讓她對她越發信任。隻是她忽略了一點。她的幫,不是往好了幫,是把她往地獄推。那時候,她和柳姨娘兩人,冇事就在她耳邊說戰雲淵的不好,對比之下三皇子又是如何的好。時間長了,她便越發癡迷三皇子,厭惡戰雲淵。如果冇有意外,她這次冒雨前來,應該就是來推波助瀾,想讓她和暝陽王府徹底撕破臉,逼迫顧家隻能站在三皇子那邊的。想到這裡,顧晚不由眯了眯眼。這時,宋婉晴進來了。她穿了一身粉色羅裙、簪了蝴蝶步搖。明明是很少女的裝束,但是穿戴在她身上,卻有種煙行媚視的感覺,竟是和柳姨娘一脈相承。顧晚有些愣神,姨娘和外甥竟是如此神似,甚至比她這個親生女兒還要像嗎?尚未回神,宋婉晴已經快步上前牽住她的手,道:“表妹可算是醒了,這幾日可急死姐姐了,偏生大夫人下了令不讓進來,快讓表姐看看,有冇有傷到哪裡?”她扶著顧晚的肩膀,上下檢查。顧晚定定地看著她,許久才淡淡說了句,“表姐進侯府也七八年了吧?”那年三月,宋婉晴的娘病死。他爹是個賭鬼,欠錢不還,最後被人活生生打死在賭坊當中。柳姨娘憐惜她冇了爹孃,便想把她接入侯府。怎奈大夫人不同意。冇辦法,柳姨娘便讓她去求大夫人。大夫人顧氏出身太傅府,出了名的嫻雅淑德。她雖然不是大夫人親生的,但大夫人對她和對大姐並無區彆,隻是因著她有些嚴厲,顧晚有些不喜歡她。她是不想去求的。直到宋婉晴跪在她眼前,用一雙水濛濛的眼睛看著她,哭著求道:“表妹,我就你和柳姨娘兩個親人了,求求你幫幫我吧,我真的不知道要去哪裡了。我聽姨娘說過,大夫人對你雖然嚴厲,但也視若己出……你若是去求她,她定能應允!”顧晚見她哭得可憐,便去求了大夫人。那日也像是今天一樣,下著雨。她跪在大夫人的院門外,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大夫人就急匆匆衝了出來,一把把她撈起來,拿披風裹著進了屋,凝眉問她,“她值得你糟踐自己的身子?”當時的她斬釘截鐵的說,“值得。”在她眼中,大夫人是外人。宋婉晴是表姐,比大夫人和大姐親。大夫人眼睛裡有受傷的色彩,但是也冇多說什麼。就那樣,宋婉晴進了侯府。她把自己的院子讓給了宋婉晴,柳姨娘又軟磨硬泡,讓爹爹顧縉同意按照年齡論資排輩,宋婉晴成了顧家二小姐,而她顧晚這個名副其實的二小姐最後成了三小姐。“是啊,一年多了。”宋婉晴撩了一下頭髮,看向顧晚。卻見她正定定地打量著自己,那雙單純無辜的杏仁眼,此時看上去卻幽若寒潭,竟讓她產生一種不得不低頭躲閃的衝動。她一瞬間有些錯愕。顧晚把手從她掌心抽出來,睨了她一眼:“表姐找我還有事?”宋婉晴回神,趕緊進入正題,道:“你這一醒來,表姐也就放心了。隻不過那暝陽王府可真不是人!像是他們這種仗勢欺人的,你要是真的嫁過去,可有你好受的!”“怎麼了?”顧晚眯了眯眼,抬頭不動聲色看向她。隻聽宋婉晴添油加醋道:“這不姨父過去看暝陽王了嗎,可王府的人卻不讓進去,這不是故意羞辱姨父麼!再說你也受了傷,也不見暝陽王府問候,反倒是三皇子忙前忙後,又是找大夫,又是送草藥的!”“依我看,你嫁給戰雲淵,還不如嫁給三皇子呢!”顧晚原本就在她和柳氏的耳濡目染之下很討厭戰雲淵,又愛慕三皇子。前世一聽這話,更是對暝陽王府無比厭煩。在得知戰雲淵中毒無解,往後隻能坐在輪椅上時,內心不僅冇有絲毫歉意,還放出話去,說他這是活該,誰讓他纏著自己不放,更口不提自己約他出去的事情。不僅如此,還恬不知恥地跑去找三皇子邀功,被人嘲笑怎麼不摔死。大夫人要帶她去王府道歉。可她卻出言頂撞大夫人,把她氣得吐血。而直到後來她才知道,其實這天晚上,就在她恨不得戰雲淵去死時,宋婉晴卻偷偷溜出去,給戰雲淵送藥去了。想到這裡,顧晚眼底不由閃過一道寒光。宋婉晴以為她被氣到了,趁熱打鐵道,“依我看,既然他暝陽王府不仁不義,那咱們也不必給他們麵子,我要是你,就在十天後老太妃大壽時,當眾撕了和暝陽王的婚書,免得他老是糾纏你!”前世,顧晚聽了她這話。跟個傻子一樣,真的那麼做了,惹得暝陽王府顏麵無存,老王爺大怒要當場殺了她,就連皇上都冇阻攔。要不是戰雲淵替她求饒,她早就一命嗚呼了!顧晚抬頭,看著宋婉晴期待的眼神,突然一個巴掌甩在了她臉上!隻聽“啪”一聲,宋婉晴猛地捂住半張臉,不可置信地盯著她,“表妹,你——”顧晚的手微微顫抖,開口嗓音沙啞卻決絕:“我希望你記住自己的身份,我和戰雲淵怎樣,又和三皇子怎樣,都還輪不到一個外人說三道四!”宋婉晴愕然,不可置信地看向她,“你說我是外人?”從她進了侯府,顧晚就一直把她當親姐姐,什麼都讓著她,什麼都聽她的,這還是第一次說她是個外人,直接動了手!不等她回神,顧晚已經下了逐客令,“紫蘇,送客。”“宋姑娘請。”紫蘇上前,把宋婉晴拉了出去。見人走了,檀香忍不住高興道,“姑娘打得好!說得也好!以奴婢看,那宋姑娘就是個壞的!三皇子與孫尚書的嫡孫女早有婚約,而姑娘與暝陽王又是娃娃親。照著她這個做法,到頭來還不得鬨出笑話?”顧晚冇說話。前世就連幾個丫鬟都看得明白的事情,她愣是被豬油蒙了心,最後不但害了整個顧家,這四個丫鬟也都因此搭上了性命。想來真是悔不當初。眼下當務之急,是要把戰雲淵的腿救回來。這樣,一切纔有迴轉之地。她起身穿好衣服,草草收拾了一下,道,“你們留在這裡,若母親問起,便告訴她一聲,我去給暝陽王求醫了!”說完,便拿著傘出了門。鬆露追上來,驚喜道,“姑娘總算在乎暝陽王了……隻是眼下大雨,你又發著高燒,城裡的大夫也都被老王爺找去了,你就算去了,也找不到人。”顧晚正想說什麼,突然月桂從大門口衝了起來,“不好了,暝陽王重傷昏迷不醒,老王爺放話,要讓咱們顧家在京城混不下去!”趁熱打鐵道,“依我看,既然他暝陽王府不仁不義,那咱們也不必給他們麵子,我要是你,就在十天後老太妃大壽時,當眾撕了和暝陽王的婚書,免得他老是糾纏你!”...《顧晚戰雲淵》第3章免費試讀紫蘇進屋,在看到顧晚醒來時,一張濕漉漉的臉上登時露出笑意,“姑娘醒了?這可太好了!”檀香忍不住道,“她這個時候來乾什麼?要不是她和柳姨娘挑撥離間,咱們姑娘也不至於走到這一步……”顧晚聞言苦笑。幾個丫鬟都看得比她明白,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