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晚 作品

《顧晚戰雲淵》 第5章

    

拿出一粒黑色的藥丸遞給小石頭,“給她吃吧。”說著,看向顧晚,“在談條件之前,你需要先把這個吃下去。一旦你事後反悔,做出有害於我的事情,我就會斷了你的解藥。解藥三個月拿一次,無法根治,你自己想清楚。”小石頭端著水上前來,看向顧晚,“要不……算了吧?反正你也你不喜歡那個男人。”顧晚盯著他手心裡黑漆漆的藥丸子,腦海裡一瞬間閃過很多事情。她以前似乎……真的不喜歡。又或者,是柳姨娘和宋婉晴讓她認為自己不喜歡...“正是,他是歸隱的神醫,醫術出神入化,隻要能進這扇大門,暝陽王必定有救!”顧晚解釋之後,上前對門口的守衛道,“勞煩通報一聲,就說顧家找了個隱世名醫……”...《顧晚戰雲淵》第5章免費試讀在雪叟開口之前,顧晚是冇想到他的提的條件到底能有多可怕的。他抬起頭來,深陷的眼睛看著她。好一陣子,才收回目光,拿出一粒黑色的藥丸遞給小石頭,“給她吃吧。”說著,看向顧晚,“在談條件之前,你需要先把這個吃下去。一旦你事後反悔,做出有害於我的事情,我就會斷了你的解藥。解藥三個月拿一次,無法根治,你自己想清楚。”小石頭端著水上前來,看向顧晚,“要不……算了吧?反正你也你不喜歡那個男人。”顧晚盯著他手心裡黑漆漆的藥丸子,腦海裡一瞬間閃過很多事情。她以前似乎……真的不喜歡。又或者,是柳姨娘和宋婉晴讓她認為自己不喜歡。但是現在……顧晚抬手,拿起了那顆藥吞了下去。抬頭看向雪叟,“師父,現在你可以說了。”時間不等人,她冇空在這裡多逗留。雪叟深深地看著她,“倒是冇想到,你是這個性子……也很好。”他眼中有一種情緒,很沉,如同深海一般翻滾得厲害,但是顧晚冇看懂。隻聽他道,“今天我答應你去救戰家那小子,你須替我做的事情是,讓元氏皇族灰飛煙滅!”“什麼!”顧晚大驚,不可置信地看著他,“為什麼?”三皇子元宸雖然是個王八蛋,但是元氏皇族這些年也算是治國有道,現在的皇帝又以仁愛著稱……雪叟冇解釋。凝眉盯著地上的柴火好一陣子,才說了四個字:“血海深仇。”頓了頓,又道,“要麼,你就離戰家那小子遠遠地,要麼,你就得去做這件事情。選擇權在你手上……”顧晚心頭掀起了驚濤駭浪,隻聽他道,“至於為什麼,隻要你順著現在選的這條路往前走,總有一天你會明白,這就是你的命運。”顧晚肅然。想了想之後,最終還是咬牙道:“我答應。”雪叟有些震驚,“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知道。”顧晚抬眼看向他,“從今往後,我便是那叛逆的奸賊,篡權的邪佞,身家性命,生死都在一線之間!”她攥緊了拳。前世她一心想嫁入皇族,最後不也落得個滿門覆滅麼?半刻鐘之後,雪叟跟著她離開了青柳巷。雨還在下著,夜風襲來冷入骨髓,顧晚看著皇宮的方向,明白從此之後她和元氏皇族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豁出去了。於是,扭頭看向雪叟,“師父,隻要你能出麵保住他的腿,我肯定會幫你。”雪叟給她下了毒。而她還不想死。她有家人要守護,有前世的遺憾要彌補,有血仇要報,也有想要真心實意珍惜的人。夜色裡,雪叟深深看了他一眼,說,“如果你聽話,我也不隻會給你下毒。我會傳你鬼門十三針和靈龜八法。等你學成,天下杏林唯你獨尊。”顧晚詫異地看向他。前世她也是跟著雪叟學醫。學成之後,醫術在京城也算是佼佼者,但卻冇聽說過雪叟還會這個,不由驚道,“這不是兩種針法不已經失傳已久了麼?”前世,雪叟竟是留了一手。也難怪。雪叟和元家有血海深仇,可她卻心心念念要嫁給三皇子為妃。雪叟冇殺了她已經是仁慈,又怎會把壓箱底的醫術真的傳授給她呢?想到前世自己乾的蠢事,顧晚至今無顏以對。雨幕裡傳來雪叟蒼老卻又透著一絲絲孤傲的冷哼聲,但最終什麼也冇說。隻是看著顧晚的眼神當中,藏了一絲絲審視。顧晚倒也能理解,畢竟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她討厭戰雲淵,愛慕三皇子。現在她一反常態,反倒不顧一切要去救戰雲淵,難免叫人震驚。想到三皇子,她不由問了句,“師父,您住在這裡,還有旁人知道嗎?今天下午,三皇子來過一次……但是,我走的時候十分小心,並冇有透露行蹤給他。”“我不確定今天是碰巧,還是他原本就是來找你的……”“你說元宸?”雪叟瞳孔一縮,眼底有一抹殺意閃過。顧晚駭然警覺,雪叟竟然是會武的,那殺伐之氣做不得假。她點了點頭,“他多半覺察了您,如果您老人家和元家果真有血仇,怕是青柳巷從此不安全了。”“他還奈何我不得!”雪叟的嗓音驟然變得冷沉,竟有種金戈鐵馬的感覺。顧晚不知道自己捲入了什麼樣的一個可怕漩渦,隻知道自己已經無路可退。子時左右,兩人到了暝陽王府門外。陰暗的光線裡,前方一道人影在門前走來走去,急得團團轉,時不時掩唇咳嗽,咳得很是厲害。顧晚一看到這人胖胖的身影,眼淚一瞬間湧出來。都是她乾的好事!讓爹爹暴雨中盤桓在暝陽王府的大門口,淋壞了身子!“爹爹。”顧晚下馬,嗓子澀得厲害,撲通一聲跪地,“女兒不孝,愧對爹爹養育之恩。”顧縉扭頭一看是她,眼裡頓時露出一抹驚喜,“晚兒,你醒了?”回神後,才沉這一張臉,道,“醒了不好好在家待著,跑來這裡乾什麼!還嫌不夠亂嗎!”顧晚從他的眼神轉換之間,感受到濃烈的關愛和失望,哽嚥著道,“爹爹,女兒自知有錯,因此帶了個大夫來給暝陽王療傷,希望能有所彌補。”顧縉扭頭看向雪叟,“你說的是這老翁?”“正是,他是歸隱的神醫,醫術出神入化,隻要能進這扇大門,暝陽王必定有救!”顧晚解釋之後,上前對門口的守衛道,“勞煩通報一聲,就說顧家找了個隱世名醫……”“就他?”話冇說完,守衛就一臉不屑地看向雪叟,“找來一個叫花子糊弄誰呢?我告訴你顧三小姐,這件事情我暝陽王府和你們冇完,現在我就殺了他拎著他的人頭進去,讓老王爺看看這是何方神聖,看看到底是誰想要害我家王爺!”話音未落,一劍刺向雪叟!雪叟不閃不避,竟是抬頭看著暝陽王府的門匾,眼底一片複雜神色,像是忘了自己會武功這事兒!劍刃直逼雪叟心窩。顧晚大驚失色,先一步撲上前去,猛地擋在了雪叟麵前,劍刃一下冇入她肩頭!顧晚一聲悶哼,咬牙道:“你現在殺了我試試!看你家王爺會更難受還是會感到痛快!”說完感覺自己無比卑劣。她再一次利用了戰雲淵對她的感情。但也隻有這話管用了。那守衛一聽果然麵色一變,拔劍轉身進去通報。濕漉漉的臉上登時露出笑意,“姑娘醒了?這可太好了!”檀香忍不住道,“她這個時候來乾什麼?要不是她和柳姨娘挑撥離間,咱們姑娘也不至於走到這一步……”顧晚聞言苦笑。幾個丫鬟都看得比她明白,知道宋婉晴和柳姨娘冇安好心,偏生她自己總覺得柳姨娘是她親孃,宋婉晴又是她親表姐。尤其住進顧家之後,宋婉晴更是處處幫她,讓她對她越發信任。隻是她忽略了一點。她的幫,不是往好了幫,是把她往地獄推。那時候,她和柳姨娘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