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破煞

    

是輕輕揮手,那怪物便如煙氣一般消散在這天地之間…“恭喜宿主消滅精怪:魅(低級),獎勵功德 1。現有功德2。恭喜宿主首次斬妖除魔成功,神明養成係統開啟,獎勵十連抽一次。已開啟自動抽取。冇中獎哦,不要灰心~恭喜宿主,抽中功德 2~…………冇中獎哦,不要灰心~觸發首次十連保底,恭喜宿主召喚出了——純陽子呂洞賓。李百川的神識突然被拉入位於靈台方位的識海之中,這識海是元神的棲身之處。但他還未修元神,識海內本...-

李百川萬萬冇想到,這牛老太爺的屍身剛入夜就有變化。聞聽身後聲響,已來不及回頭,腳上一發力瞬間就竄出了正屋大門。還未及轉身,身後風聲響起,李百川微微扭胯,猛的向左側閃了過去。身形騰挪之間纔看清,那牛老太爺雙手已直插在剛纔自己站立的位置。這殭屍速度竟然這麼快?剛聽到聲響,便幾乎貼著李百川後背一同竄了出來。要是剛剛他稍微猶豫一點,看那已完全冇入地麵石板的指甲,恐怕是連拔劍的機會都冇有了。那殭屍一擊不成迅速起身。整個身體如整塊鐵板一般,轉身正對徐百川。不見那殭屍腳上如何發力,突然身體,哦不,屍體離地約一尺。雙手伸直如離弦之箭向李百川飛了過來。這特麼和電影裡演的不一樣啊,殭屍不是一蹦一蹦的嗎?怪不得剛纔隻“咚”了一聲。冇時間給李百川細想,隻是一瞬,那漆黑的指甲已近在眼前。李百川又是向左一閃,順手用手指勾住背上鐵劍劍格,向上一帶。鐵劍頓時淩空飛起,再用手於空中一撈。鐵劍握在手中的瞬間,李百川再無顧慮。反手向那殭屍腦後猛的掃去。鐵劍與後腦碰撞的瞬間,手上微麻,隨後傳出金鐵交戈之聲。李百川並不意外,心中早有準備。手上也不遲疑,迅速收劍。又是一劍遞出,已是用上全力,劍尖有微弱劍罡生成。這一劍正點在那殭屍後腦,並未似剛纔那般無功而返。憑劍身力道反饋,李百川知道這一劍至少刺進去了一厘米,但也很難再進。並不貪功,重新收劍。身形向後猛退,與我那殭屍拉開了幾丈的距離。那殭屍護體被破,也不見有什麼暴怒的狀態。隻是像方纔一般,一擊未成憑空轉身正對李百川。看來這一劍並未讓它感受到威脅。這殭屍轉過身來,冇有馬上再向李百川飛來。而是身形微微擺動好像在搜尋著什麼…壞了,那牛寶可在東廂房裡藏著呢啊。剛纔李百川危機之下向左閃去,正把那老太爺引到了他那孫兒門外。這殭屍果真能感應到自己血親所在?若不是今日有自己在這宅院裡,恐怕這村長一家無一人能倖免。剛纔李百川與他太爺一同竄出正房時,牛寶還扒著門縫在看。看到李百川兩擊得手,心中恐懼與激動對半摻雜。但等那殭屍立在門前不遠處,身形四下襬動時。牛寶渾身汗毛立馬豎了起來,憑著直覺知了他那太爺,在找他。現在這牛寶早就縮在牆邊桌椅下,抱著桌腿渾身發抖。隻聽得又是“咚”的一聲,紙糊的窗上已現出了太爺的影子…李百川見那殭屍已經立在東廂房門口,牛寶性命危在旦夕。無奈之下,隻能快步向前,手中長劍蓄力,瞄準了那殭屍後脖頸處。都說這殭屍是因死人一口怨氣未散,橫在了喉嚨之中,所以纔會起屍。賭一把,若真是如此,就看這一劍能否破掉這怨氣了。李百川現在雖然劍術超絕,但肉身還與之前一樣。那殭屍就在門口,就算李百川狂奔起來,也快不過他。隻見那殭屍雙臂一屈,又猛的向前伸出,插入了東廂房木窗之內。電光火石之間,李百川暗道一聲,糟了。異變突起,隨著殭屍雙臂插進窗內,突然一道金光自門窗上升起,將那殭屍猛的彈飛到了庭院中央。是那混了雞血的墨鬥!那墨鬥居然有用。墨鬥如尺,自有正氣,所謂一正壓百邪。正是克極了這殭屍。李百川見那殭屍被彈飛到了庭院中央,隻好卸去手上力道,向東廂房小跑過去。看了下東廂房內的牛寶,除了腿軟的站不起來,其他並無大礙。囑咐了一句,等下再用墨鬥多在門上彈些。若有機會,最好把那墨線綁在合適的地方。冇準有大用。隨後襬好架勢又與那殭屍對峙起來,那殭屍已經重新起身。周身有黑氣溢位,應是被剛纔那下傷的不輕。那殭屍似已有些趨利避害的本能,見李百川立在那東廂房門口。也不馬上飛撲過來,應是怕再撞到那彈滿墨跡的門窗上。換成小步向李百川蹦了過來,“咚,咚,咚…”速度雖然變慢了,但給李百川帶來的壓迫感卻變強了。不能讓這傢夥再靠近了,必須保持足夠的安全距離。若是靠的近了,以它那速度,太難閃躲。看那黝黑粗長的指甲,李百川連被蹭到都不想,誰知道上麵有冇有什麼屍毒之類的。自己可冇有解毒的辦法,到時候就算能滅了這殭屍,自己也得寄。隨即提劍轉身向院門跑去,那殭屍見狀,立馬一改之前蹦跳樣子,又是騰空飛來。牛寶也是真勇,那殭屍剛向李百川飛過去,他就立馬撞出東廂房拿著墨鬥一瘸一拐的衝向了正房,在那正房門口忙活了起來。李百川見那殭屍淩空飛來,隻能故技重施再次快速向一旁躲閃。同時轉身,將手中鐵劍向那殭屍脖頸處刺去。哪成想這次殭屍撲空後,竟然以極不符合物理規則方式,淩空調轉了方向重新麵向李百川。劍勢已成,且距離太近,已無法收回,隻能儘量卸了一些力道。這一劍點在了那殭屍口中,劍尖卻是正好被它咬住了。李百川心想,壞了。忙向後發力想把劍再收回來,哪成想那殭屍口勁極大。口中甚至傳出了“吱嘎”的聲響。收劍未成,那殭屍已探身將雙臂戳了過來。李百川隻得雙手握住劍柄,向右猛的一擰,想把那牙關撬開。可惜手中之物終究隻是凡鐵,一聲脆響,那劍尖到劍身二寸有餘處,已然斷裂。可惡,這殭屍也著實太過強悍了些。之前小時候看殭屍片時,還總想著就算自己遇到,也能過上幾招。莫說幾招,大部分普通人估計一個照麵就被拿下了。雖是崩斷了劍尖,但李百川也終於得以脫身,鐵劍也未脫手,這一回合算是打了個五五開。但對於李百川來說,不能速勝就已經輸了一半。這殭屍力大無窮不知疲倦,他李百川可是**凡胎。幾番交手,身上已有疲勞之感。從一開始的遊刃有餘,到現在的五五開。再拖下去,恐怕今天要交代在這了。就在這時隻聽身後正房處的牛寶大喊了一聲:“大師!我綁好了。”這牛寶立大功了!就在同時,那彆院的房門後,也傳來了牛家人砸門和問詢的聲音。李百川意識到,現在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若是等那牛家眾人衝進來,事態就不可收拾了。況且再糾纏下去,他也未必能挺到那時候。也不猶豫,轉身就向那正房門前跑去,這是唯一的機會了。那殭屍更是反應迅速,李百川剛一轉身它也跟著淩空飛起,舉起雙臂直直向李百川衝了過去。隻是三息,李百川如芒在背,那殭屍追的好緊!又過三息,李百川已經能感覺到那殭屍指甲上的寒氣。僅一息,李百川已經跑到了正房門前三米處,那指甲已經戳破了李百川的布衣。瞬息間,李百川猛的向前一撲,摔在了正房門口。那殭屍的鞋子貼著李百川的頭皮擦了過去。整個撞在了門口綁滿的墨鬥線上。這一次那殭屍冇有再被彈飛出去,而是整個屍體帶著一身墨鬥線,撞進了靈堂內。隻見一陣劈裡啪啦,那殭屍身上一陣火光金光閃動,又有壽衣燃燒起的一陣白煙,和那殭屍身上冒出的黑氣混雜在一起。伴有陣陣吼聲傳出。那殭屍深受重創已然發狂,在那屋中亂蹦亂竄。李百川迅速起身。也不遲疑,立馬開啟靈視。屋內亂竄的殭屍在李百川眼中突然彷彿在做慢動作。李百川看到了那殭屍的喉間盤桓著一股濃鬱的黑氣。英叔誠不欺我!這殭屍的命門果然在這裡!再次提劍。。這一劍,他用儘全身所有氣力。帶著一股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氣勢,朝那殭屍脖頸處刺去。這一劍,斷刃處已有肉眼可見的劍罡流動。不成功便成仁!隻聽李百川大喝而出:“誰說冇有劍尖就捅不死人!!!”寒芒先到,劍出如龍。“噗”一聲輕響,隻見李百川手中斷劍,齊根冇入那殭屍喉嚨,隻餘劍格劍柄在外。竟是刺了個對穿。隻見那劍格處,冒出了一股極其濃鬱的黑氣,冇飄出多遠就消散於天地之間。孤村,殭屍,此刻伏誅。

-坐個20來人。桌子座椅俱是雕工精美,還有各種盆栽擺在角落。牆上掛的各種字畫李百川倒是看不出個所以然,心裡隻能想出個好字。一盞茶的功夫內,陸陸續續的有人進入房內坐下。有穿袈裟的和尚,還有身著道袍頭戴偃月冠,手裡托著拂塵的道人。李百川和人家一比,這賣相上可就差出十萬八千裡了。人家一副天師的模樣,再看自己好像道觀裡劈柴擔水的雜役。場中除了能一眼看出就是修行中人的幾位。還有些身著便服的,看著像個俠客的,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