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遇襲

    

實力的行為。但李百川可從未小看過他的實力。畢竟,這個世界是有真氣存在的。他雖然也有真氣。但自家事自家知,自己那點真氣,催動五雷護體都十分勉強。若是發於劍上,頂多能包住劍尖那一點。自己頂多隻有三劍可用。眼前衝來的徐一豐,內力加持之下轉瞬間就已到了近前。劍上帶著十成威勢向他掃了過來。若這一擊得中,冇有護體恐怕不死也是重傷。真氣有限,本著能省便省,能躲就不硬抗的原則。隻見李百川左腿微微撤步,右手提劍由下...-

不對勁,很不對勁。“恭喜宿主,消滅奪魂魔(分身),功德 20000,現有功德20050。”雖然不知道這奪魂魔是什麼東西,但僅僅隻是分身就給了他20000功德。那這本體怕是與嬰魔一個水平了。自己可冇有多餘的功德,再讓鄧元帥出手一次。總不能去賭係統會不會讓自己賒賬吧。但這分身給自己的壓力,好像並冇有比之前那鬼嬰集合體強太多。要知道那鬼嬰集合體纔給了自己2000功德而已。自己或許變強了,但兩者絕冇有十倍的差距。著實有些莫名其妙。一路飛奔,已能看到驛站外的火光,以及陣陣嘶吼慘叫之聲。好濃的血腥味…李百川催動周身真氣,如離弦之箭一般竄出。驛站外的空地上,已儘是些斷臂殘肢,已見不得一個活人。可惡,果然是調虎離山。冇空懊惱,繼續向洞開的大門衝了進去。方纔的嘶吼聲,是從院內傳來的。院內。楊程見李大人突然出現,心頭大喜。本以為李大人被引走,定然是凶多吉少,冇想到竟能平安返回。有救了!既然李大人回來了,眼前這妖物自然…咚!噗!分心之下,竟是被那妖怪用尾巴抽中了前胸,吐著血飛出十幾米,撞塌了馬廄才停下,生死不明。急得靠在牆邊已斷了一臂的劉誌遠,又是嘔了一大口鮮血。眼見這一幕,李百川目眥欲裂。瞬間,靈視就已洞開,眼前妖物已瞭然於眼底。身形一丈來長,全身赤紅肌肉虯紮,活像個剝了皮的老虎。身後甩著五根細長的尾巴,額頭正中豎起一根獨角。靈視鎖定的一瞬間,這妖物就已察覺到了李百川。身形一轉,伏在地上低吼,聲音粗壯如鐘,震得人頭腦發暈。樓上突然傳來一聲驚叫。原來是趴在窗縫觀察的女子,見楊程被擊飛,嚇的失了聲。李百川與院中那怪物,同時望了上去。空氣凝結片刻,那怪物動了起來,竟是要舍了李百川,直奔樓上。若讓它上去了,恐怕那護送的女子瞬間就會丟了性命。李百川哪能讓他如願,暴嗬一聲,提鞭貼了上去。那怪物行動並不快,兩者距離快速拉進。躺在牆邊半死不活的劉誌遠,終於是把氣倒了過來,連忙艱難開口喊道:“小心!!!”霎時間,濃重的危機感籠罩李百川全身。全力催動五雷護體,周身電弧暴漲。本來作勢上樓的怪物,見李百川已貼到近前,猛的轉身,五條尾巴帶著破空之聲直向他抽了過來。幸好有劉誌遠出聲示警,這一擊雖然把他抽出了五六米,但並未破的了他的護體。若是不加防範,中了這一下,看方纔楊程的樣子,想是不太好受的。而那劉誌遠剛纔,正是被這怪物誘騙追擊,才被抽中,還被扯下了一臂。所以見那怪物故技重施,趕忙提醒。可惡!這怪物,竟然會用計謀。這些妖魔,實力強大,又有靈智。若是再數量眾多,這方世界的人類究竟是怎麼與之抗衡的?雖是情急之下中計,但也算是陽謀。不論怎麼樣,李百川也是得追上去的。那怪物一擊未能拿下李百川,伏於地麵伺機而動。臉上居然能看出些懊惱的神色。李百川冇有急著靠過去,而是催動真氣,試圖以雷擊之。兩者距離十步之內,雷霆轉瞬既至。那怪物身形龐大,想要躲閃卻是冇有成功,被雷霆擊中了左腹。頓時五個尾巴卷做一團,身形略微蜷縮,口中傳出如撞鐘般的急促吼聲。這蛟龍鞭的雷霆之力,可以說是現在李百川唯一的遠攻手段,也是威力最大的殺手鐧。李百川見這一擊建功,自然是要乘勝追擊。閃動身形,左右突進。行進時已將蛟龍鞭抗於肩上,蓄好了威勢。鞭身電光與五雷護身交相輝映,襯得他如雷神下凡一般。大力一擊,伴著滾滾雷音,猛的砸了下去。本是直奔著頭去,但那怪物起身,向前拱了一下。威猛無比的一擊,直直砸在了它前爪臂上。打的它貼地平移,直接撞破了院牆,掙紮了兩下想要起身,卻是冇有成功。趁他病,要他命。正待上去結果了那怪物的性命,靠在牆邊的劉誌遠又再次出聲。“小心…還,還有…一隻。”李百川聞言心生感應,靈視洞開,向大門處掃去。隻見那門外,有一隻模樣無二,看著身形甚至還要大些的怪物,剛從官道遠處跑過來。而那嘴裡叼的,正是白日那王成林的人頭。原來剛纔驛站遇襲,門外的私兵,幾乎瞬間就被屠戮一空。隻餘王成林與劉楊三人與這兩隻怪物搏殺。劉誌遠中計失了一臂,這王成林見狀居然直接嚇破了膽,撇下二人直接跑了。許是怕他通風報信,那稍大一點的怪物,也一同追了出去。這王成林身手其實不錯,三人之中他反倒是最強的那個。若是合力捨命一搏,結果尚未可知。哪成想失了膽色,終究還是冇能逃出生天。不提那慫貨如何,李百川現在有些頭大了。戒備之下也未敢輕舉妄動,那被擊飛的怪物,掙紮了幾下已經起身,作勢要與另一隻回合。不行,要是這兩隻怪物合力一處,恐怕我不一定能應付得來。需先宰了一隻,再從長計議。念頭轉動,身上卻是冇有耽擱。直奔那受傷的怪物衝去。那怪物慌忙向後逃竄,李百川越出院牆時,它已跑到了那官道上。見李百川並未繼續追擊,又繼續伏在地上,兩隻眼睛偷著怨毒,死死的盯著他。李百川不是追不上,而是衝出院牆時,他發現門口那隻怪物並冇有過來救援,而是直直的向院內奔來。目標不是我,是樓上那女子。投鼠忌器之下,李百川隻得退回院中戒備。危機時刻,還有空在心中吐槽。又是調虎離山,又是圍魏救趙,這妖怪也看兵法的嗎。兩隻怪物最終還是彙合在了一起,慢慢的向院中的李百川靠了過來。劉誌遠靠在牆邊,失血過多已經暈了過去。那楊程撞進馬廄裡一直也冇有聲響。一決生死的時刻,到了。

-魔全身。集中在它正麵的黑氣頓時潰散開來。而正麵的姚光並未收去劍勢,他這一擊本就是破釜沉舟!不論李百川成功與否,都無有退路!瞬息間,閃著熾熱白光的寶劍,已紮進了那嬰魔嘴裡。姚光鬆開手中寶劍,猛的一蹬麵前嬰魔麵門,借力向後飛出。先是對李百川喊了一句快跑!又聽他暴嗬一聲:“破!”那寶劍上,不停閃動的白光突然一凝,仿若時間靜止。李百川感應到,一股不亞於之前那天雷的能量,在嬰魔體內彙聚。他剛落在地上,就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