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起屍

    

。現在裡麵卻多了一“人”,那人麵如冠玉,雙目緊閉。道骨仙風鶴頂龜背,虎體龍腮,雙眉入鬢頸修顴露,皇梁聳直左眉角一黑子。身長七尺有餘,頭頂華陽巾,身著白襴衫,腰間繫一條黑色的絲帶。身後還揹著一把形製古樸的寶劍。就在李百川以神識觀察這呂祖時,係統的聲音再次響起:“十連抽獎勵已發放。呂洞賓目前神力值:200。宿主可用功德為識海中神明投影提升神力值,同時獲得神明投影的獎勵。”李百川聽聞後,立馬將自己僅有的...-

李百川無奈的看著,滿臉崇拜一直在問東問西的牛寶。這牛寶自從剛纔看見他那幾手,已是把他當做大俠般的人物。一直獻著殷勤,想讓李百川教他兩招。見他這狀態,李百川心裡想到,這牛家老太爺屍身肯定有問題,**不離十今晚或者明晚就得詐屍。要是現在直接和牛喜順說,你爹要詐屍了,恐怕有些不妥。但看這牛寶,對自己這麼崇拜。心下想來,“你爺爺要詐屍了”可能要更好接受一些。隨即說道:“學功夫可不是一日兩日能成的,咱們先辦正事。”微微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家太爺,停靈這幾日,我要做些往生超度的法事。需勞煩小哥幫我尋一些相應用品來。”聽完這話,牛寶拍著胸脯,說是一切包在他身上。李百川隨即故作神秘,壓低聲音:“你且聽好,你要幫我尋一些糯米,雞血,墨鬥,鑿子,刨子,鋸線鋸,黑驢蹄子,黑狗血,柳樹枝……”剛開始牛寶還冇覺得有什麼,這越往後聽,越是覺得後背發涼…忍不住輕聲問道:“大…大師,這是什麼超度法事需要這些物件啊…您要的這都是…您可彆嚇我啊大師,今天晚上可是我守夜啊!”說到最後已這牛寶已是見了哭腔。看著牛寶已經自己把話說了出來,李百川隨即壓低了聲音,用手摟著牛寶肩膀將他拉近了些說到:“牛寶老弟,我見你一表人才,一身正氣,頗有我道中人風采。我與你一見如故,所以不忍騙你。我今天一進你家宅院,就發現你家太爺的屍身有問題!”那牛寶像是被嚇了一跳,身上一顫,嘴上也哆哆嗦嗦的,口條不似剛纔那般利索:“大…大…大…師,那…那我家太爺的屍身究竟,有…有何問題?”李百川假裝向屋內看了一圈,才又湊近牛寶耳邊,耳語道:“你家太爺,今夜恐怕要…”李百川稍微停頓,突然把聲音提了幾個調。“詐屍!!!”那牛寶被李百川這一嗓子嚇得驚叫一聲,直接癱坐在了地上。隨後趕忙抓住李百川的褲腿。“這可如何是好,大師一定要救救我牛家啊!我現在就去和阿爺說…”說罷這牛寶就要站起身來,準備將太爺要詐屍的事和牛喜順說去。李百川一把抓住牛喜順的胳膊以平緩的聲音說到:“不可,這事太多人知道也無用。就算告訴了你阿爺。無憑無據的,你阿爺會一把火把屍身燒掉?你若說了,反而可能會不讓我接近正屋,冇法提前做些佈置。”李百川拿手幫牛寶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全家安危,現在都繫於你一人身上了。你莫要驚慌,按我說的把需要的東西儘量找來。之後和你阿爺說,今日晚上我要為你家太爺做些往生的法事。隻許你一人同我守夜,其他人天一黑就去彆院休息,把門窗鎖閉好不許出來。記下冇有!”那牛寶也算是有些膽色,穩了穩心神,心中重複了幾遍大師交代的事。隨後向李百川拜了一拜,便出門辦事去了。隻是出了東廂房,路過正屋時,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那屋內的壽材。天色已近黃昏,門兩旁的白布隨風飄動。那正屋大門在牛寶眼中,變得像是要吞人進去的血盆大口。猛的背後打了個冷顫,趕忙快走兩步,好離這靈堂遠點。而那正屋中,靈堂中心壽材內,身著暗紅色刺繡壽衣的太爺,可能是因為初夏天氣稍顯悶熱,屍身還未腐爛,就已開始慢慢脫水。臉上的皮肉看起來緊繃乾癟了些。手上的指甲,因為手指上的皮膚失了水分,也好像變長了許多。就在這時,之前房頂上那大黑貓,竟然不知從哪裡遛到了棺材旁,身形輕盈的一竄竟是跳進了棺內。“喵~”許是不忍貓貓寂寞,老太爺的喉間發出了微微迴應。“嗬…”卻是將那黑貓驚的慘叫一聲,不知又竄到哪裡去了……正屋內發生的一切,李百川並不知曉。他現在正拿著手中鐵劍,心中想著之後廝殺的路數。畢竟隻是凡鐵,不知道能不能砍得動殭屍。冇過多久,牛寶回來說了聲一切都安排妥當。村長家眾人除他以外都已搬到彆院休息去了。既然已經安排妥當,該去見見那牛老太爺了。將鐵劍重新負於背後,李百川推門而出,同牛寶一起進入正屋靈堂內。這牛寶一副臉不太情願的樣子,想是聽過李百川的鬼話後,真心實意的想離這靈堂遠點。但畢竟有李百川這麼個“大師”在身邊,雖是不情願,但也哆哆嗦嗦的跟了進來。那正對門的棺材下麵,是用高板凳架起來的,富貴人家棺材也大些高些。棺身差不多到李百川胸口的高度,需踮著些腳才能看清棺內全貌。李百川靠近了些,稍微扶住,踮起腳向棺內看去。以肉眼觀瞧,並無什麼特異之處,隻是這指甲看起來稍微長了一些。隨後又打開靈視觀察。這牛老太爺屍身上附著一層淡淡的黑氣,李百川不知道那黑氣是什麼,但憑直覺如此現象,一定不是什麼好兆頭。除此之外,可能是因為還未詐屍。並冇有像之前遇到的“魅”那般看破些什麼,屍身就是屍身。不過現在天色還早,正午剛過冇多久,也不知入了夜會有什麼變化。村長家眾人雖然已經搬到彆院。但院門還未鎖閉,不時會有人來回走動,取些應用之物。現在想佈置些什麼還不太方便,隻能等天黑之後了。既然已經探查完畢,也冇有太大收穫,李百川隻好回到東廂房內繼續等候。又再次囑咐牛寶,不要忘記之前交代給他的事情。東廂房內,李百川除了瞪著眼睛等著天黑,他也確實冇什麼其他事可做。本來想趁著白日眯一會,但卻是怎麼也睡不著。雖然他已經儘量平靜接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钜變。但畢竟之前隻是普通人,明知離自己不遠處的屋子裡,可能有一具殭屍躺在棺材裡。怕倒是不太怕了,因為怕也冇用。但要他像冇事人一樣,還睡得著覺,卻是有點難了。硬是瞪著眼睛終於熬到了天黑,牛家人送完晚飯,都已聽從吩咐回了彆院屋內緊閉門窗。又讓牛寶將彆院於正屋大門從內鎖住。已是有點破釜沉舟的意思在裡麵了。李百川此時心中正盤算著,那牛寶還算聽話,就他一人我應能照顧的過來。要等打鬥時弄出了聲響,有旁人跑進場中添亂,到時候反而束手束腳。再說要是連這一關都過不去,也冇必要跑了,還不如早早死在這裡的好。散去腦中多餘思緒。李百川揹負鐵劍,拎著牛寶剛剛拿來的一袋糯米。電影中都是把糯米撒在地上,撒在門口,等那殭屍跳上去立馬中招。李百川也依照著電影裡的方法,快步上前把那一袋糯米全倒進了老太爺的棺材內。也算是解了之前看電影時,心中的一大槽點等了半晌,見也冇什麼冒煙,冒黑氣之類的特殊反應,這才上前踮起腳望向了棺內。隻見老太爺雙手交叉放在棺內,身上臉上全是剛倒進來的糯米。指甲已經微微發黑,嘴中也有兩顆尖牙露出。這纔剛入夜就有了變化?雖然之前心中早就做好了心裡建設,但畢竟是第一次親眼見到真的。還是不禁後背微微發涼,手臂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許是巧合,背後的鐵劍隨著身體擺動,輕輕發出“哢噠”一聲脆響。這聲脆響瞬間將李百川心中升起的淡淡恐懼擊散。腦海中顯出呂祖的飄逸身影。怕個球!小爺有呂祖親傳的劍術在身,大不了等會捅他十劍,百劍,千劍。還有靈視神通在身,一具屍體有什麼好怕的。心中思量著,要不彆等了,現在就捅他幾劍。又轉念一想,這還冇起屍,好像有點不妥。隨即收回身子,轉身準備出去取牛寶拿回來的墨鬥,先在這棺材上彈一圈再說。剛邁了幾步還未出門,突然覺得有風聲響起,又有些不知是什麼的東西落在了脖子上。伸手摸來拿到眼前一看。“嘿,糯米。”同時,身後傳來一聲悶響,“咚…”

-到的,唯一有價值的線索。夜色漸濃,隱隱有風吹拂而過。初夏夜的微風,本應涼爽快意。但此時此刻卻讓人遍體生寒。但肯定不包括姚光。他緩步向水井方向靠近,離那井口五六米時,不用什麼術法,就已肉眼可見有淡淡的黑煙湧出。也不冒進,先是站定身形。想到先用火遁之術探探虛實。神念轉動,以真氣勾動陽火,聚於右手劍上。正要向井口處甩出時,突生異變。一雙寸長的小手,自內伸出搭住井簷,不多時探出一顆略帶胎毛的嬰兒頭顱。這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