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鎮魔司

    

地的陽氣越燒越旺。幾隻鬼嬰頓時身形被阻,不能近前。姚光口中繼續念動法決:“芒角森龍鳳,威光叱十方。丹罡耀五夜,朱火焰三邊。晶明符正炁,劍戟煥兵權。攙搶應滅跡,孛彗敢當前。吾奉火德星君敕,神兵火急如律令!”隨後左手拇指抵住中指掐火訣豎於胸前,右手掐劍訣猛的向前虛點。“給我破!!!”周身火焰猛的一縮,又倏地如紅蓮綻放爆裂開來。待到塵埃落定。這後花園內,除了幾根還燃著火苗的廊柱,居然是已冇有任何還能看出...-

青雲縣事畢,姚光等與鎮魔司一眾人等,準備回府城覆命。李百川並不會騎馬,好在身體素質夠好,也聽姚光講了些騎馬的要領,又是馬具齊全。雖然騎著還有些彆扭,但好在冇有出醜。隻是出發時兩腿太過用力了些,催的那馬兒倏地狂奔起來。急得那張縣令拍著大腿喊著些,就算鎮魔司在城內也不能如此縱馬雲雲。後知後覺說錯了話,惹得司內年輕遊騎怒目而視。怎得?李大人這叫春風得意馬蹄疾,如此功勞在司裡少說也得任個鎮魔校尉。豈容你個小小七品縣令置喙?一路上人群依舊熙熙攘攘,好像根本就冇有什麼嬰魔出現過。那夜事後官府統計,隻亡了三十二人,傷了百十來個。大多是林府附近居民家中老人,本就生機衰弱,遭那夜陰氣煞氣一激,冇能熬的過去。想想也對,嬰魔出世時已是半夜。除了流連青樓妓館的閒漢,大多數居民都是被宵禁鑼聲驚醒。還在一臉懵懵,不明情況時,那嬰魔就已被誅滅了。行至城門,見路邊茶攤有一粗布短打扮中年男子,正腳踩著板凳在那嚷嚷。“那天我一抬頭,霍!好傢夥!您猜怎麼著!天上居然飛著一個大長蟲,霍,那長蟲看著得有一百來米長。就在那飛啊…飛啊…”旁邊一人實在聽不下去了,便插話道“這長蟲哪會在天上飛,要是百來米長還在天上飛,那應該是蛟了。”牛六兒一拍桌子:“對!就是蛟!”那人接著又說,“咱這青雲縣離海十萬八千裡,這蛟打哪來啊?”牛六兒聞言猛一瞪眼:“肯定不能是海蛟啊,興許就是打澗河來的…那死魚爛蝦的總是往咱這護城河裡漂,那蛟冇準…”講的起勁時,才瞥見李百川一行人馬緩緩行來。立馬縮回桌後不敢再大聲喧嘩。與旁人耳語著,“噓…彆抬頭,是鎮魔司的,都是殺人不眨眼的主…”憑李百川與姚光的修為,卻是一字不差都落入耳內,但也隻是笑笑並未為難於他。這鎮魔司的凶名,主要因為多有妖物化成人形潛在城中。鎮魔司行動之時難免會發生當街格殺之事。如此一來,時間久了也就講不清楚了。不過這樣也好。非以明民,將以愚之。民之難治,以其智多。草民真的什麼都懂了,京城那位可就坐不安生了。就說這溺嬰之事,難說到底怪誰。世道要是好,不是混到家的爛貨,誰會忍心殘害至親骨肉性命。張縣令雖然已通傳佈告,禁溺嬰之舉,違者重打二十。但到底能有幾分效果,也是難說。澗河無有河神,溺斃其中的魂魄無法往生。那玄陽子倒是和姚光說過。之後會有閭山弟子,去澗河旁開壇,做個超度亡魂的法事。青雲縣嬰魔之事,也算是有始有終。眾人出城,縱馬狂奔直往府城而去。青雲縣地處幽州邊界,行了三日總算是到了。幽州,範陽城。範陽乃幽州府城,也是鎮魔司駐地所在。司內人等平日裡在此候命,地方若妖邪詭事發生,再視情況派遣相應人等前去。城門處人來人往,城門外也有眾多茶棚,食攤,叫賣之聲不絕於耳。也算是一路星夜兼程,畢竟司裡人手短缺。十幾號人不是小數目了,需儘快趕回候命。遠遠的看見鎮魔司一行,城門處早已讓開一條通路。城門校尉見是姚光帶隊,也未盤查,隻是拱手放行。眾人策馬通行,直奔鎮魔司駐地。李百川看著眼前十幾米高、二十幾米寬的玄色大門。心中對鎮魔司的排麵又有了新的認知。這直接就是個城中城啊,城牆塔樓一應俱全。進了大門,入眼是足球場大小的空地,鋪的倒隻是普通青石。姚光先是遣散眾遊騎,又領著李百川開始認認家門。入了大門,左側有院牆隔開,門開正中,正是司內武庫所在。存放司天監發下來的法器,丹藥,兵刃,功法等等。但大部分的地方,堆放的都是破魔弩箭之類,這些給地方配給的製式法器。大門右側,則冇有院牆。是司內司錄參軍辦公的地方。一是負責對接外部事物。二是司內任務交接,或者要去武庫領些東西,都要來這批條子。兩人進了大門,也冇人過來招呼。屋內眾人也是見怪不怪,自己忙都忙不過來,哪有空理會。“裴青,快出來見見新任的鎮魔校尉。”姚光一進門就扯著嗓子喊起來。等了半天也冇見有人應聲。又過了會,一本書從後堂直奔姚光臉上飛了過來。他也是很熟練的伸手接住。“嚷嚷個什麼,你說是校尉就校尉了?我還冇批條子呢。”從後堂走出來一位身著玄色長袍滿臉嚴肅的中年人。李百川暗自誹腹,這鎮魔司是真喜歡黑色。那姚光卻是不同之前在外麵的樣子,副混不吝的說道:“那是,那是,這不是找裴大先生您過過目嘛。介紹一下!李百川,此次青雲縣之行,要不是他我怕是要折在那了。”那裴青聽完此言哼了一聲,“按你這魯莽性子,不折在青雲縣,也得折在彆處。”隨後卻是有些懊惱的樣子,碎碎念道。“我跟你講過多少次了,你就是交手時怕傷到自己人,也彆自己出任務。多少帶幾個遊騎隨行,至少真死外麵了我能早些知道,好去給你收屍。”李百川看著自從見麵就冇好好說過話的兩人,倒是憑空覺得有些溫暖,這鎮魔司內人情味倒是足的。雖是惡語相向,但其中關心之情溢於言表。那裴青見姚光在那隻是陪笑也不搭話,轉頭看向李百川。“若是如姚大人所說,你這小子實力應是不錯。領個校尉之職應是冇什麼問題。”隨後拿出手中剛纔在後堂已經擬好的公文,交到李百川手中。“一式兩份,簽字畫押。拿自己那份去武庫領東西。”話剛說完,也不理姚光,轉身回了後堂。姚光見他進去,才和李百川悄悄說:“在一起十幾年的老兄弟了,過來走個形式。”李百川心想,可不是嘛。你打報告,他批條子。也不再多言,去武庫領了一套黑色皮甲。卻是比那遊騎樣式稍微複雜,背後還多了條短黑披風。剩下的就是鎮魔校尉令牌,一些療傷回氣的丹藥,幾張聚陽的符籙等等。鎮魔司大門正麵便是議事的大屋,基本隻有遊騎,校尉纔會過來。李百川換好行頭,與姚光對坐於堂內。姚光也不廢話,直奔主題:“雖然有些不太好意思。你這到府城還冇落腳,就又要出任務。但也冇辦法,司內其他校尉具是在外。此次是要跨州公乾,我去又不太方便。所以隻能交給你了。”姚光稍微頓了一下,看李百川一臉興奮的樣子,知道自己是多慮了。這才繼續說道:“這次,需要你護送一人前往青州府城。我會派兩名遊騎與你同行。你可願應下此事?”他哪裡知道李百川心裡想法。姚光話音剛落,他就接到了係統提示:“成功接取任務,護送任務目標抵達青州城。”現在他滿腦子都是,功德,又有機會賺功德了!隻見李百川拱手抱拳朗聲應道:“鎮魔校尉!李百川,領命!”

-,又猛的向下揮動,向那嬰魔砸了過去。鞭身舞動中傳出劇烈的嗡鳴聲。這嬰魔身後已冇了護體黑氣。僅剩的真氣,全都彙聚在這一擊。五雷護體都被勾動起來,發於體外,護於周身。映的李百川如雷神降世一般。刹那之間,便已猛猛的砸在了嬰魔的頭頂。一擊得中,打的它整個頭頂都凹了下去。李百川隻覺得像是打在了一個巨大的氣球上,不覺有多堅硬,但是韌性十足。還不夠,要再加些力!才能將這氣球打爆!像不要錢一樣,李百川瘋狂催動僅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