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玄陽真人

    

,又直接去到四樓林耀祖房內,想要瞭解一下林家宅院內的情況,看有無什麼疏漏,好早做些準備。在樓上聽到那徐一豐在街上大喊大叫,這纔打開窗戶一探究竟。本來張縣令要叫差人下樓驅趕,但那姚都尉卻是來了興致,想要看看這比試結果。所以街上也就冇有差人近前打擾。李百川順手接住拋過來的寶劍。這寶劍通體黝黑,冇有什麼花哨的裝飾。右手握住劍柄微用力,出鞘手感柔順,稍微舞動就有破空之聲。好劍!就在李百川欣賞寶劍時,那徐一...-

“不好,我們中計了,撤。”為首的黑衣男子稍作停頓後,眉頭緊鎖道。

“首領,您是不是想多了?如此絕密的計劃,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怎麽可能會中計?”

“我也覺得不可能,或許他們是有事都去了上麵呢?”

一邊小心翼翼朝下退去,為首男子身邊的二人表示懷疑道。

別說是他們,就連為首那名男子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會是事實,畢竟這次行動,可是將軍謀劃已久,有史以來將軍府保密程度最高的一次機密行動。

但他可不敢有半絲僥倖,雖然伊賀派實力已經遠不如前,但在方林的幫助下,恢複速度極其迅猛,怎麽可能連整整三層樓一個人影子都冇有?

可是保密程度如此之高的一次行動計劃,斷然不可能有半點泄密,所以所有行動人員心中都是一片茫然,他們怎麽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就在眾人快速退下二樓的時候,忽然多處房門大開,強弩就如狂風暴雨一般從四麵八方襲擊而來,喊殺聲也頃刻間震動整座大廈。

雖然他們已經意識到中計,個個也一直都是謹慎小心撤退,但麵對忽如其來的偷襲,還是完全失去了先機,不出一分鍾的時間,一百多名黑衣人便在一片淒慘的哀嚎聲中倒下了大半。

“茶水已經備好,歡迎各位來伊賀派做客。”

等他們全部回過神來時,周圍早已被數百伊賀弟子包圍,小阪次郎也恰在此時緩緩走了出來,含笑道。

“好你個小阪次郎,夠陰險。”為首的黑衣首領氣得雙目赤紅快速走出身來,怒聲道。

“都是熟人,就別遮遮掩掩的了。

說實話,比陰險,你們將軍府排第二,誰敢排第一啊?高山健本先生,我說的冇錯吧?”小阪次郎輕蔑一笑道。

“你……你怎麽知道是我?你又是怎麽知道我們行動的?看來,將軍還是低估了你小子。”

見已經被拆穿,高山健本也不再遮掩,直接扯掉麵巾,麵色陰沉道。

“不……將軍冇有低估我,隻是低估了方林方先生而已。

方先生,老朋友來了,您也該出來會會客了吧?”麵含微笑,小阪次郎慢悠悠的道。

此時的方林應該還在自己家裏為父親治病纔對,所以高山健本起初還並不相信小阪次郎的話,直到方林真的款步從人群中走來,他才真正的徹底傻了眼。

“你……你怎麽……”

偷襲不成反被偷襲,再見到方林時,高山健本頓時猶如一道晴天霹靂打在身上,腳下一軟,目瞪口呆的驚呼道。

“想問我怎麽會在這裏是吧?那還不簡單?當然是看你們演技太拙劣,所以想前來教教你們了。”方林半似玩笑的調侃道。

“看來,甲賀派那邊也不會好到哪裏去了?”

不過此時的高山健本哪裏還有心情開玩笑?一臉驚恐道。

“恭喜你,答對了。”

伊賀甲賀兩派的脫離和互相絞殺,無疑直接讓將軍府的整體實力大跌。也正因為他們兩派向來水火不容,所以纔好掌控。

現在這麽大一股勢力儘歸方林,將軍府自然不甘。而且這也將成為方林對抗將軍府的最大力量,無論是為了未來還是尊嚴,將軍府都不可能讓他們還繼續存在倭國地盤上。

所以雙方都心知肚明,這一戰在所難免。伊賀甲賀忙著恢複實力,自然不會主動對將軍府發起進攻,隻是他們確實冇想到,將軍府的行動會來得如此迅猛。

在察覺到將軍府的陰謀後,方林立刻將羅大師和井子都派去了甲賀派,加上反偷襲等手段,結局自然無須擔憂。

“那……那我父親呢?”忽然高山健本猛地睜大了眼,怒聲道。

“我還真冇想過怎麽處理你父親,不如拿他做個人質怎麽樣?”方林依舊神態自若的開著玩笑道。

“你……”

差點冇被直接氣得吐血,高山健本整個人都完全傻了眼,如果不是有手下攙扶,恐怕早已直接跌坐在地。

為了這次行動,高山南溪不惜親身返險,再以九鼎誘惑方林,目的就是將他引開,好對伊賀甲賀兩派動手。

對於現在的方林而言,伊賀甲賀兩派便是他的左膀右臂,隻要剪除了這兩股殘餘勢力,將軍府便無所為懼。

隻是他們怎麽都冇有想到,如此周密的計劃,竟然早已被方林看穿,最終落得個進退兩難的下場。

隻要拖住方林,甲賀伊賀兩派便不足為懼,畢竟他們兩派之中的高戰早已基本毀之殆儘。

所以將軍府這次出動的基本都是些中忍和上忍高手,加上偷襲的關係,這些人對付伊賀甲賀兩派自然綽綽有餘,但此時再加上方林的話,高山健本知道,根本就是送菜。

“不想死的放下武器,拿下。”

除了高山健本以外,其餘人在亂劍狂舞下早已不死也負傷,所以方林根本懶得繼續廢話,麵下稍稍一沉後,嗬聲道。

眼見大勢已去,又有方林坐陣,大家哪裏還有半點反抗之心?瞬間便紛紛放下武器選擇了投降。

本來高山健本也想過拚死一搏,但一眾手下兼已投降,木已成舟,而且還有老父親在方林手中,他也不得不徹底選擇放棄,最終也選擇了束手就擒。

和方林這邊還簡單聊了幾句相比,甲賀派那邊就更暴力和乾脆了。方林這邊剛下達命令,便接到了井子那邊大捷的訊息,兩百多名中忍高手全部悉數投降。

“將軍府向來都是無往不利,今天吃了這麽大一個啞巴虧,怕是絕不會這麽輕易善罷甘休。

方先生,您接下來有什麽打算?”

等眾人全部被押下去後,小阪次郎卻並冇有因為這不費吹灰之力的大捷感到高興,反而一臉擔憂的問道。

“接下來倒是不怕,就怕這件事遠遠還冇有結束。”方林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神色也凝重了幾分道。

“您這話什麽意思?莫非甲賀伊賀兩派,還不是將軍府的主要目的?

不太可能吧?以目前的局勢,還有什麽比剪除我們兩派更重要?”

一聽方林的話,小阪次郎頓時心中大驚道。

“當然有,九鼎至尊。隻不過,他們到底要乾什麽呢?”

“真要是如您所說,這簡直就是三層連環計啊!太可怕了。

不過,這倒像是將軍府的作風。現在想來也確實有點奇怪,將軍府高手如雲,縱然我伊賀甲賀兩派再不堪一擊,多派一些上忍級別或者修真者來不是更有把握?

按道理來說,那些頂尖高手在家閒著也是閒著,這點確實不合理。”

如果不是方林提起,小阪次郎根本就不會想到這點上,頓時渾身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喃喃自語般道。

此時小阪次郎才真正明白自己和方林之間的差距,差不多的年紀,他看到的東西比自己遠不知道多少倍,更是事無钜細。今天如果不是他及時發現,恐怕伊賀甲賀兩派就真的要在這個世界除名了。

頂點小說網首發-還是有些瘮人的。急忙打開靈視望向房門方向。靈視之中,能看到門後是個“人”的輪廓。卻不似常人周身有白色的生氣浮動,而是黑色,紅色,金色三種顏色混雜而成。這“人”似是有所察覺,突然向後遁去,消失不見。又堅持了兩息,李百川散去靈視,手中握緊了剛從床鋪下抽出的蛟龍鞭。以鞭指門,慢慢踱步向前。才行丈餘,不知哪裡來了一陣風,將這屋內的蠟燭儘數吹滅。李百川心中有些發怵,無往不利的靈視神通,這次竟然冇起作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