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護法神

    

實講明自己來意,是為那村長家喪事而來。村長家辦白事,在村裡那可是大事。其中一位青年,聽聞李百川是來幫忙的道士,趕忙下了哨塔領李百川去那村長家中。這村內說大也不算大,這村長宅院建在村內東北方向,地勢要比周圍高一些,二進院子還在西邊接了個彆院。好不氣派。二人從村口走過來冇幾步路就到了。院門大敞四開,想是為了方便來客悼念。入眼都是些白布,紙花,輓聯之類。那青年領著李百川進了院內,正有一看起來四十來的歲婦...-

李百川再醒過來時,已是躺在縣衙偏房床上。剛想抬手,就覺得周身筋骨痠痛無比。好像剛剛被泥罐車撞過一般。那嬰魔…多虧了識海之中那位鄧元帥。當時形勢危急,係統的聲音突然響起:“警告,警告,有神明投影強行突破限製。”這次播報隻響了一次就戛然而止,過了一會才又繼續,隻不過又恢複到了之前那種清冷淡漠的狀態,“已無法修正,可消耗20萬功德,使鄧元帥依托宿主元神顯聖,出手一次。宿主功德不足,此次功德可為負數。是否同意。”靠!拿那個什麼鄧元帥冇轍,就來剋扣我是吧?但已是危急關頭,自己也冇辦法去賭。賭自己如果選擇不同意,識海裡那個什麼鄧元帥是否能強行出手。負就負吧,能有機會反敗為勝,已是奇蹟了。同意!……“恭喜宿主完成高難度任務:“拯救青雲縣,功德 200000。現有功德2560。獎勵神明十連抽一次。”“小道童魂魄已被其他人召回,支線任務失敗。無懲罰。”這狗係統是算好了的呀,扣那二十萬就是自己這次任務的獎勵。不過這次能活著就已經很幸運了,要不是有識海中的鄧元帥出手,後果不堪設想。再看這後麵的十連抽,心中大概已有了猜測。閉目沉入識海空間,依舊還是白茫茫一片。兩位大神的投影依然如故,未有什麼變化。先是望向了那鄧元帥,怎麼看怎麼親切。這哪裡是什麼神明投影,這是親爹啊。這是自己隨身攜帶的“老爺爺”啊。我的金手指終於到賬了啊!再看了看呂洞賓,自己都要掛了也冇個聲響,吞了我那麼多功德才教我個劍術。摳門!又靠近些,繞著兩位轉了幾圈。最後恭恭敬敬的對那鄧元帥拜謝了一番。也依舊冇有什麼迴應。投影依舊隻是投影,不像是有自主意識的樣子。這鄧元帥突然強行降臨,又對自己施以援手。既然有投影,那肯定也有本體。難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他們注視著?自己又究竟是為何來到這個世界?係統的目的又是什麼呢?對於心中升起的疑問,李百川現在一點頭緒都冇有。索性也就不想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走一步看一步吧!“係統,我要使用十連抽!”李百川散去心中疑惑,開始研究起了現在最重要的事。變強!總不能每次都這般好運吧。要是如此乾嘛還要這個係統,直接讓我成神不就好了。抽獎已啟動。冇有中獎,……恭喜宿主抽中護法神——鄧元帥。目前神力290。這次係統已不像第一次那般熱情了。匆匆播報完成,就冇了聲響。李百川現在滿頭黑線,果然跟他猜測的一樣。這十連抽,先上車後補票是吧!係統也算是通過這種方式,解決了這次錯誤。“把所有功德供奉給鄧元帥!”李百川一點都冇猶豫,開口就是梭哈。“鄧元帥為護法神,無法直接受宿主供養。護法神將神力值計算方法如下:所有已召喚投影,神力值排名前五的平均數。”怎麼又出來個護法神?“不能供養?那護法神能做什麼?”這變故讓李百川猝不及防,急忙追問到。“宿主可通過消耗功德與特殊物品,或達成特殊條件,召喚護法神顯聖。不同護法神需求各有差異。鄧元帥:雷部正神以宿主元神顯化,出手一次:需獲得蛟龍鞭認可,消耗功德200000。以宿主元神顯化,顯聖十秒:需獲得蛟龍鞭認可,消耗功德500000。以投影出手需要…本體降臨需要…”李百川聽到後麵本體降臨的需求時,已經徹底被驚呆了。先不提那消耗功德的恐怖數字,單說後麵那個需要擁有神雷玉府法印。這聽起來就是很不得了的東西好不好!這完全是冇法達成的吧!倒是這元神顯化,還靠譜一點。話說回來,自己是什麼時候被蛟龍鞭認可了?想來應該是當時喚來天雷,去劈那鬼嬰集合體時的事。而這鄧元帥也是那時強行降下投影的。就差功德了,功德真是個好東西啊。要是自己功德攢得夠多,管他什麼妖魔鬼怪,鄧元帥一拳兩個小餅餅。轉念又想到自己眼下這點可憐功德,還是先彆做夢了。剩下這點功德,還是先提升自己實力吧,也冇得什麼選擇了。“把所有功德供養給呂洞賓!”話音剛落,點點金光自李百川飄向了呂祖。這次係統倒是痛快,話音還冇落就執行完畢了。“呂洞賓神力值提升,目前神力值:310。劍術(高級)已升至最高級,劍術(宗師)。恭喜宿主!您天資過人,已將劍術修煉到極致。在呂祖的點撥下,您領悟到了禦劍(初級)。呂祖對你的好感度再次略微提升。”稍微整理了一下突然出現的記憶,或許也可以稱之為“經驗”?這劍術(宗師)倒是冇什麼好說的,代表他的劍術已經學到了凡間的極致。可以開辟獨屬於自己的劍道,這點係統幫不上忙。要通過自己積累,領悟獲得。畢竟係統冇辦法直接改變他的意誌……應該是冇辦法的吧。想到這時,打了個哆嗦,感覺身上的汗毛都微微豎了起來。撇了一眼場中的兩尊投影。不論係統如何,這鄧元帥雖不知因何緣由,但應是站在我這一邊的。自己也不算是任係統魚肉吧。不敢再細想,繼續整理。再看這禦劍,雖然聽起來跟劍術差不多。但實際上確實天差地彆。禦乃駕馭,控製之意。除了額外增強了自己劍術的威力。修煉到一定程度時,更是能像傳說那般禦劍飛行。或是飛劍一出,取人首級於千裡之外。自己現在這禦劍(初級),隻能控飛劍於身周十米的樣子。不過,若是配合上自己的靈視。那豈不是方圓十米之內無死角的攻擊?想到這裡,李百川不禁興奮了起來。自己總算有點修行中人的樣子了!

-腹部這種要害,都放了空門。這一擊隻打的它如蝦米般猛的弓腰。兩隻眼珠,好像要爆出眼眶一般,讓本就猙獰的臉上,更添恐怖之色。但卻是緊緊的閉著嘴,鼓著腮,愣是冇把那妖丹吐出來。隻見它喉結一動,李百川聽得“咕嚕”一聲。以那猙獸為中心,一股強大的氣流將李百川又推回了院中。靈視之中,那猙獸周身能量,已把他漲得像皮球一樣。雖然這皮球在不斷漏氣,但比之前不知是強了多少倍。事實也是如此。幾乎冇有停頓,在能量暴漲的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