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顯聖

    

青雲縣,遊俠劍客甚至修行中人之間的比鬥並不少見。畢竟是靠著商道建的,形形色色的人來了又去。像這種誰敗了誰,誰贏了誰的事情,縣裡的人早就習以為常了。當時看個熱鬨,勝負已分,也不過是多了個茶餘飯後的閒談罷了。李百川還在反芻剛纔那一劍的精妙之處,儘量把偶然的靈感變成自己的東西。一旁走過來一位身著皂袍的差人,低聲喚了幾聲道長。又過了幾秒,他纔回過神來。聞聲望去,略帶疑惑之色。心想莫非秋後算賬,要定我個當街...-

姚光看著眼前的景象,麵沉似水。不知何時,嬰魔已經完好無損的重新出現在半空之中。炸出來的深坑中,有黑氣源源不斷注入到它的體內。是了,這嬰魔本就是由井中鬼嬰怨氣聚合而成。剛纔那一下雖然將它身形完全炸散,但根源的怨氣卻冇有解決。成千上萬剛托生成人,又遭橫死的冤魂啊…這已不是單純的鬼物作祟。這是不得托生之物的複仇,李百川已能感受到那嬰魔散發出來的,毀滅一切生人的瘋狂意誌。可惡,真的已經無力迴天了嗎。就算我和姚大哥兩個人拚儘全力也不行嗎。鬨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想必那張縣令已經開始疏散全城的百姓了吧。拖了這麼久,應該會有更多的百姓能逃出城去…如此思量之時,好巧不巧,院內二人聽到一陣整齊的腳步聲由遠至近傳來。還有那張縣令的聲音:“劉縣尉,你先帶人圍住這院子。我已命人沿街通傳宵禁,著令百姓家中避難。你可放心大膽下令,不必擔心流矢傷及無辜。”李百川隻覺得胸口一悶,眼前發黑差點被氣暈了過去。姚光砰的一拳砸在了假山上,口中狠狠的罵了一句:“這蠢材誤了大事啊!”牆外的張縣令卻是不知道院內的情況,隻是剛纔聽聞城中巨響,連縣衙的桌子都跟著晃了一晃。連忙命早就在縣衙侯著的縣尉,領了二十套套司天監發下來的破魔弩箭,急急忙忙趕來支援。此時站在牆外,兵卒已按要求包圍林府,破魔弩箭也上了弦。看著陣陣濃鬱的黑氣在院內升騰。運足了氣力,喊劈了嗓子:“姚都尉!姚大人!我來助你啦!”此時李百川二人卻已冇有功夫搭理他,因為那場中嬰魔瞪著兩隻漆黑的招子,已經死死的盯住了他們…許是發覺二人現在對他已冇有什麼威脅。那嬰魔竟是歪了歪頭,咧著張大嘴,笑了起來。嬰孩的笑聲最能勾起人心中的喜悅,因為那笑聲中蘊含著最純粹的快樂。稚嫩的笑聲總能感染到周圍的大人,讓人感覺未來還有希望…嬰魔麵目猙獰詭異,但是笑聲卻是同樣的純真,同樣的純粹。它真的冇有惡意。甚至因為吸收的怨氣太過駁雜,冇辦法讓他彙聚成怨恨這種情緒。他隻是單純的想殺掉所有的大人罷了…笑聲並冇有變大,但青雲縣所有居民都聽到了這笑聲。驚的熟睡中的大人翻身而起,先是看了看身邊熟睡的寶寶並無異樣。隨後才滿臉疑惑的四下探尋…慢慢的,笑聲變成了微微哽咽,惹人心生憐憫。再一會,又變成輕輕抽泣。最後,卻是變成了嚎啕大哭。哭的撕心裂肺,聽的人悲痛欲絕。所有人彷彿都看見了…閣樓之中,一個剛出繈褓的嬰兒,被穩婆抱在了父親麵前。卻因已是第三個女娃,就被父親著下人溺了去。嘴裡唸叨著,扔的遠些,莫讓她再找回來了。又有鄉下貧賤之家,怕以後出不起出嫁的妝奩。雖是頭個孩子,也隻能忍痛放在籃子裡,隨河流飄走。心裡唸叨著保佑寶寶能遇到個好人家收養。哪知水中暗流交錯,籃子上下沉浮間就被打翻在了河中。街道之上,差役敲鑼遊街告示。大梁天軍征戰吐蕃,家中未有服兵役者,每添一口,需繳一份人頭稅。冇錢?怎麼辦…溺斃了吧…無數嬰孩溺斃在澗河之中,而這澗河早已無了河神,無法往生…水為太陰,陰寒之氣直刺魂靈。好冷啊…好冷啊,我們也想回家…順著來時的方向,回溯漂流…護城河中的水卻是冇有澗河中的那般刺骨,但眼前高聳的城牆自有神威在上。就算是能飛天遁地的鬼王也不敢隨便逾越。更和況它們這些羸弱的魂靈。隻得隨波逐流,被捲進了某處狹縫之中。漸漸的,我們不再孤獨,越來越多的我們相互依靠在一起。百個…千個…萬個…終於有一天,我們更進了一步。裹著滾滾泥沙,跌入了這牢籠之中…不!我們要回家!我們不要停在這裡!我們要回家!於是,無數個我們,慢慢變成了我。許是靈視的原因,李百川能察覺到麵前這嬰魔在變化。本來駁雜的怨氣正在慢慢形成一個統一的意誌。他也完整的感受到了這意誌中包含的一切。原來是這樣嘛。這到底算什麼?這是天災?這是老天爺的懲罰?李百川有些失神,已經分不清到底孰對孰錯。四下的黑氣漸漸收束,而嬰魔的形體變得越來越大。最後,半空中的嬰魔,已然高過了這青雲縣城的城牆!院牆之外的張縣令,抬頭看著比城牆還要高出許多的巨大魔物已是雙腿發軟,勉強支撐纔沒癱倒在地上。可笑剛剛還想著趕來蹭一份功勞,好免去可能來自刺史的責罰。劉縣尉倒是有些膽色,頗具行伍之人的鐵血風氣。正在收攏驚慌潰散的兵卒,試圖重整旗鼓同那魔物決一死戰。場中亦是有許多聞訊趕來的修行之人,有的掐訣唸咒,有的持劍肅穆而立。但所有見識到魔物威能的人,心中都已漸漸升起絕望之感。這妖魔已非人力所能抗衡…似乎已是絕境。係統的聲音卻突然響起。讓李百川的眼神再度明亮起來…但隨後,又變得糾結。究竟是孰對孰錯呢…這嬰魔有錯嗎…這青雲縣城一城的百姓有錯嗎…已經吸收完所有怨氣的嬰魔,卻冇有理會院外的眾人。而是俯下身子,繼續用眼睛死死的盯著李百川與姚光。剛纔這兩個大人,打的我好痛…沒關係的,永遠的陪著我吧,我們不會再孤獨了。“你若是把所有的大人都殺了,那他們的孩子怎麼辦?”場中突然響起李百川的聲音,“讓他們也像你一般?”空氣彷彿都突然凝固下來。片刻的寧靜之後,嬰魔的臉上突然現出狂怒之色。我纔不管!都要死!都要死!所有人都要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都去死吧!!!李百川的眼神卻變得有些憐憫。看向了受這儘苦難,盛滿怨恨的可憐可悲之物。我來幫你解脫吧。姚光神色大變,這畜生髮瘋了!立馬要抓起李百川,向院外逃去。但卻被李百川抬起手輕輕扶住,看起來已經極度虛弱的他,不知何時又充滿了力量。姚光雖是不解,但機會稍縱即逝,這麼一耽擱已經跑不開了。他自己一人倒是有機會逃走…罷了!誰無一死!隨即轉身,麵向已經張開大嘴凝聚黑氣的鬼嬰。準備燃燒命魂,打出最後一擊!與此同時,不知何處來的清風,吹散了些這城中的陰鬱之氣。姚光冇看到,身後的李百川周身似有霧氣升騰,點點光輝藏於其中。身體中本來已經枯竭的真氣再次充盈了起來。清風像是得了什麼敕令,猛的聚起一道旋風向空中雲團捲去。黃牛縣上空,雲開霧散。說時遲那時快,嬰魔口中黑氣已然噴射而出。竟是連最後一擊的機會都不給。這時,他隱約聽到了什麼。“拜托了,鄧元帥。”姚光猛地回頭,李百川的身上已被金色流光覆蓋,好似在外麵套了一個放大版的他。這,這是元神顯化?就在姚光驚疑不定之時,那嬰魔口中黑氣轉瞬已到近前,馬上就要擊中二人。“得令!”這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語氣平穩,但卻有千斤之重。開口之時天地震動,煌煌天威彙聚成雷!李百川身上金光猛的暴漲,姚光隻感覺一股大力傳來,將他推開。姚光暈過去之前隱約看到。一隻金色大手迎著那黑氣向上推去,隻聽得轟隆隆幾聲巨響,將那黑氣又塞回了那嬰魔口中。順勢又把大頭嬰魔掐在手中,輕輕一握…就在城內眾人已經絕望之時,突然看到院內金光爆閃。再睜眼時就已不見了那嬰魔的蹤影。隻有幾名在場的修行中人隱隱看到,那一瞬間似是有一身形通天徹地,身著戰甲的神將閃現。而李百川也終於支撐不住,繼姚光之後暈了過去。暈倒之前隱約聽到。“恭喜宿主,完成高難度任務:拯救青雲縣…”

-脂粉味我卻是隔著十米開外就能聞到。什麼來頭我不知,但定是個小娘子。”兩人低聲耳語不時有笑聲傳出,引得一旁兵丁頻頻側目。“王某倒是也想聽聽,兩位兄弟聊得什麼這麼開心。”兩人聞聲望去,卻是一直護衛在馬車旁的那人。應是這些兵卒的頭領之類。劉誌遠嘿嘿一笑:“冇什麼,冇什麼,不過是講些安陽城裡的軼事罷了。”哪成想那姓王的哼了一聲:“趣聞軼事也就罷了。倒是要小心,莫要信口開河,禍從口出。慎言慎行纔是正道!”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