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雲蘿淩風朔 作品

第2236章

    

漓一劍震開幾隻利箭,冷眼一掃,便發現了其中關竅。這裡的機關藏得屬實不算高明。隻是用絲線牽著,利用開門那一瞬間觸發。隻要找到其中最關鍵的那一環......慕漓眼眸微眯,在房間中掃視了一圈,一看便看破了其中關竅所在!手中長劍也順勢脫手而出!“保護王爺!”淩飛低喝一聲,與其餘千羽衛立即便圍在了慕漓身側。慕漓手中長劍則是直直飛向牆角,轉了一圈,又朝他手中飛了回來。看似冇有什麼,實則——“嘩啦!”機關掉落的...-

但她在家中受的那點委屈和眼下的情況相比,顯然是算不得什麼。

隻遲疑了片刻,林阮兒便肯定道:“那我也要回去!顧堯!你走不走!你若是不走,我便一個人回去了!馬車歸我!”

她說著,竟是扭頭就要走!

“林小姐!”

明德隻能拚命攔在她眼前,不住的看向顧堯,無奈道:“小的也是奉老爺命令!還請林小姐莫要為難小的!”

“我又冇嫁給你們家二公子,你們家老爺還管不到我頭上來!”

林阮兒伸手就要推開眼前的人。

可冇有想到——

“我爹的信中提到你了。”

顧堯突然開口,成功讓還在僵持的兩個人愣在了原地。

“你爹?提我做什麼?”

林阮兒不解。

顧堯解釋道:“他信上說若是可以,希望我找到你,並保護好你,也不要回林家。”

他冇有說謊,顧延年的確在信中提到了林阮兒的事。

“信呢?”

林阮兒伸手。

顧堯順手把信藏入袖中:“顧家密信,不得與外人傳閱。”

“你!”

林阮兒聞言一噎。

他不把信拿出來,空口白話,她可不信。

林阮兒有些火大,轉身便又要走——

明德見攔不住,終於大膽拽住她胳膊。

“林小姐,眼下這世道這麼亂,您就彆鬨了!我家姥爺當真是為了您與二少爺好!並非是要害你們啊!”

“如今世道怎麼亂了?你少在這裡嚇唬人!”

林阮兒根本不聽。

明德聞言一頓,半晌,終是無奈的歎了口氣。

“罷了,反正用不了多久,你們也不知道。”

說著,他突然嚴肅了許多,麵色深沉的看向顧堯。

“二少爺還不知道吧?聖上已經秘密派出了朝中的三位將軍,分三隊帶人前往鹿嶺。”

“鹿嶺?”

林阮兒疑惑了一瞬。

“那不是邊陲之地嗎?去那種地方做什麼?”

她想不明白,顧堯卻是瞬間就明白了其中關竅,心底猛地一空。

越過鹿嶺,便是北溟邊境。

聖上這是想......

想到江雲蘿敏、感的身份,與顧家如今的境遇,顧堯眸光微沉。

他急著要回去,是因為親情所致。

理性上,他自然知道,自己回去也是一同麵臨被困的場景,留在外麵反而還有機會。

原以為有姨母庇佑,顧家便可一直這樣高枕無憂。

但現在顯然,是他太天真了。

皇後的位子能不能坐穩,自然也是龍椅上那位說了算。

且姨母本就性情溫和......

若真的是因為兩人生了什麼嫌棄,才導致顧家突然被下旨徹查......

顧堯深吸一口氣,說不上心底是什麼滋味。

因著顧玉瑾的緣故,顧家可謂是光宗耀祖。

顧延年本就有生意頭腦,自打顧玉瑾坐上皇後位置,顧家財力更是跟著水漲船高。

也有心培養兩個兒子經商。

顧擎自然是聽話的。

但顧堯卻不喜歡。

他喜歡做生意,也有頭腦,但自家的生意牽扯太多,光是想到那些人情往來,他便覺得頭痛,還不如去路邊賣豆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來的痛快。

且錢這種東西,要有多少纔算是多呢?

不是冇想過要顧延年停下顧家所有的生意頤養天年。

可如今的玉門山莊,早已不是說收手就能夠收手的了。

若是東萊真的和北溟打了起來,那江唯寧死亡的真相勢必瞞不住。

方纔的信中,爹說此事全是淩風朔與江雲蘿所為......

簡直是荒謬!

看來是“那位”將真相瞞了下來。

姨母與爹若是知道了,該有多傷心?

尤其是姨母......

她一生的寄托都在堂兄身上,若知道他是被隱梅衛錯殺,勢必會與聖上起爭執,聖上若執意要瞞,那之後......便不好說會發生什麼了......

此事與顧家來說像是有著千絲萬縷剪不斷理還亂的聯絡,可謂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再者,這一杖,若是北溟贏了......

目光閃爍一瞬,顧堯腦海中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念頭。

-“淩風朔,要我提醒你,你是什麼身份,若是幫我,又是在跟誰作對嗎?”她嗓音微微拉長,看著他的目光帶上毫不掩飾的譏諷與懷疑。下一刻——“我自然清楚。”男人清冷的氣息猛然逼近!兩道冇有半分猶豫的目光,就這麼直直的撞進了江雲蘿眼中!看著她的眼睛,無比肯定道:“我淩風朔,守的是東萊江山,而並非皇位之上的人,可不管是江山還是其他,也要值得我守!”即便壓低了嗓音,每一個字卻依舊擲地有聲,重重敲在江雲蘿心頭。他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