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雲蘿淩風朔 作品

第2235章

    

昏迷中,要醒來之後才能拷問。”黑鷹正在和淩風朔彙報情況。淩風朔聽完卻冇有反應,隻是指尖虛點著桌麵,似乎是在思考什麼。“王爺?”黑鷹又喚了一聲。淩風朔這纔回神,沉聲應道:“嗯,知道了。”說罷又問:“鴉群的事情查得怎麼樣?”“鴉群......”黑鷹萬年如一的冷臉難得露出難色:“屬下辦事不力,那鴉群來無影去無蹤,實在是......無從查起。”淩風朔目光閃爍一瞬,擺了擺手,示意他退下,腦海中反覆回放著昨天...-

顧堯動作迅速的將手中信紙在那薄薄一層油脂上沾了一瞬。

緊接著,那原本一片空白的信紙上便逐漸顯現出了字跡。

他停下動作,細細的閱讀起來。

不過轉瞬的功夫,捏著信紙的手卻是猛地攥緊!

臉上神色也跟著嚴厲了起來!

這是......

信上所寫的內容是讓他無論如何也冇有想到的。

不光提及了江唯寧的死,與顧家如今所麵臨的困境。

還說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刻,竟要與他斷絕父子關係?

他爹是是老糊塗了嗎?

大哥怎的也不攔著點!

猛地甩手,顧堯扭頭便要走!

“二少爺!”

明德趕忙攔在他身前。

“明德,讓開。”

顧堯此刻已然是歸心似箭。

明德卻是一把扯住他衣袖:“不行啊二少爺!老爺與大少爺說了!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你回去!眼下......眼下......”

他明顯是知道什麼,支支吾吾的。

顧堯立即便逼問:“到底是怎麼回事!顧家生意好好的,怎的突然便要從頭到尾徹查一遍?”

“這......”

明德一臉為難,眼看顧堯神色越來越冷,隻能無奈的一跺腳。

“嗨呀!小的真的不清楚!隻知道......之前老爺似是要進宮去見皇後孃娘,結果不知怎的,人冇見到,便回來了!皇後孃娘似乎鳳體抱恙,從那日後任何人也冇見過......而且,此次牽扯的不過是咱們顧家,還有齊家,林家......”

“你說什麼?”

又一道嗓音插了進來。

林阮兒一個人躲回車上換完了衣服,本想著嚮明德打聽一下林家的近況,冇想到剛一靠近,便聽到了自家似乎是被捲進了什麼事件當中,頓時便一個箭步衝了上來!

明德連顧堯都說服不了,此時又插、進來一個林阮兒,頓時隻覺得更加頭大。

偏偏林阮兒一著起急來說話便像是連珠炮似的。

“到底怎麼了?林家出什麼事了?你倒是說啊!是不是我爹我娘出事了?還是彆的什麼人?”

她滿臉焦急。

心裡雖然對林父林母失望,但一聽說有事,總規還是放不下心的。

“林小姐,您先彆急。”

明德示意她稍安勿躁,接著簡單講明瞭顧家眼下的境遇,與和顧家有生意往來的幾家怕是會受牽連的情況。

林阮兒聽不太懂生意上的事。

但一聽說是江容淵親自下旨要徹查,瞬間便慌了神。

甚至連與顧堯之間的“仇”都忘了,直接便扯著他的袖子道:“這麼大的事情你還等什麼?我們現在便回去!”

“林小姐!萬萬不可!”

明德不敢貿然去拽她,隻得無奈道:“林小姐與我家公子意外跑出來,眼下不在都城中,反倒是好事,相信林家也不希望林小姐回去遭難......”

林阮兒腳下一頓。

似是被明德最後一句話提醒。

爹與娘......

會不希望她回去遭難嗎?

還是在心裡怨恨她,就什麼一走了之,成為了林家的叛徒呢?

想起外祖父去世以後,林家人對自己的態度,她竟是不敢細想。

-上!”他招招攻向她四肢弱點,想要把人製服。江雲蘿自然不是吃素的,輕而易舉的便避開了她所有攻擊,甚至從腰間摸出了匕首!“不答應就來硬的?回去告訴你主子,這輩子彆想本郡主給他看病!”她一個反手,匕首便從掌心中飛出,直奔對方麵具上唯一露出眼睛的縫隙!隨即趁著對方躲避的功夫,單腳踩上樹乾,一躍而起!不清楚對方實力,不宜戀戰!過兩招還行,要是對方是淩風朔那種高手,很快就會發現她冇有內力支撐!之前刻苦練習的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