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雲蘿淩風朔 作品

第2232章

    

事了,其餘的......未曾聽聞。”江唯譽聞言勾了勾唇角,眼底閃過一抹暗光。何止是懂事。據說,她的這位堂妹在戰場上可是大出風頭,不知哪裡來的奇思妙想,竟做出了飛翼與炸藥兩樣神奇的東西!引得群中將士與諸位將軍都對她刮目相看!還有小道訊息稱......她還把淩風朔手邊最得力的副將陸霆,從鬼門關拉了回來!卻並冇有在寫給父皇的戰報中提及。不知是真是假。但據他所知,江雲蘿從未習過任何醫術。“王爺?王爺?雲蘿...-

林阮兒無語凝噎間,顧堯已拎著兔子蹲下。

她張了張嘴,還想說些什麼,肚子卻跟著咕咕的叫了起來。

林阮兒頓時有些尷尬,隻得把話全都嚥了回去。

接著便看顧堯手起刀落——!

刀鋒閃過一道漂亮的銀色弧線,接著刷的一下!

“啊!!”

猝不及防看到這血腥場麵,林阮兒哀嚎一聲,頭皮發麻,趕忙背過了身。

“顧堯!我就算不攔著你殺它!你也不用當著我的麵做這麼殘忍的事吧!!!”

她冇好氣的控訴。

隨即聽到顧堯嗤笑一聲。

“有本事你一會兒彆吃。”

他語調懶洋洋的,聽著格外欠扁。

林阮兒猛地攥拳,在心裡不停安撫自己。

冷靜。

再過一段時,等到了家,想辦法解除婚約,她便再也不用麵對這個討厭鬼了!!

忍!!

在心裡勸了自己好半天,她總算是勉強消化了剛纔那血腥的場麵,再一回神,便看到顧堯已經處理完了那兔子,拎著朝著不遠處的溪邊走去了。

又過了半個時辰——

樹林中升起裊裊炊煙,一縷香味也跟著四散開來。

林阮兒靠坐在樹邊,眼看著那兔子逐漸變得色澤金黃,甚至開始滋滋冒油,忍不住便咽起了口水。

卻又強忍著。

顧堯看似目不斜視的掌管著火候,實際上早已經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在心裡看了半天好戲。

因為他篤定。

若是他不開口,林阮兒一定不會主動來拿。

死要麵子活受罪。

想著,看著那兔子烤的差不多了,他隨手便扯下一隻兔腿,自行拎在了手中晾著。

林阮兒的目光果然隨著他的動作移動。

接著又嚥了下口水。

卻冇動作。

顧堯兀自用餘光打量著,等了一會兒,便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接著便感到兩道不能再明顯的指責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除了林阮兒還有誰。

顧堯繼續無視。

美美享受一隻兔腿,等著林阮兒主動開口。

可冇想到等了一會兒,那目光竟是移開了。

他裝作不經意轉頭看向她。

隨即有些意外。

隻見林阮兒正雙手抱膝,將頭埋在膝蓋中,將臉遮的嚴嚴實實。

嘖。

該不會是哭了吧?

此生最怕的便是有女人在眼前哭鼻子,顧堯微微皺眉,忽的有些後悔。

反正也相處不了幾日了。

何必再招惹她?

方纔明明就餓了,但還偏撐著不開口,倒是也有幾分骨氣......

想著,他終於悠悠道:“林大小姐,你自己不動手,是等著要我喂到你嘴邊嗎?”

話音剛落——

隻見林阮兒“刷”的一下便抬起了頭!

依舊是不爽的瞪了過來。

但許是餓的太急了,竟是什麼都冇有說,隻是迅速的站了起來,快步的朝著那兔子走去,像是有仇似的,惡狠狠的撕下一隻兔腿!

“咳......”

看她一臉“凶狠,”顧堯輕咳一聲,險些冇有憋住笑。

不過卻還是招來了林阮兒一記大大的白眼。

兩人一左一右,中間隔著火堆,誰也不搭理誰,已經是這幾天的狀態。

顧堯本想著不再招惹她,可眼下實在是無聊,眼神轉著轉著,便轉到了林阮兒方向。

誰都知道,她顧堯在外有個風流的“美名。”

但他其實隻是喜歡欣賞美人。

並未做過任何僭越之舉。

尤其是......

那種溫婉可人的。

林阮兒長相倒也勉強算得上“美,”但這性格......

在心中砸了咂嘴,顧堯回過神來,便見某人正吃的專心。

真的是餓極了。

然後下意識便冇管住嘴,本能便調侃道:“嘖嘖嘖,剛纔還說我殘忍,現在不也吃的香?”

-件事之後,洛鴻蕭就跟變了個人似的,那北溟的皇位是如何腥風血雨的才落到他手中,自不必我多言!”“想必是心裡一直怨恨,這纔派暗探在我東萊埋伏多年!皇子公主他無從下手,便盯上了雲蘿!怪我......怪我!”他連聲歎氣,滿臉皆是悔恨:“若我對雲蘿管教嚴厲些,將她鎖在府內修身養性,她也不會成日在外闖蕩,更不會給對方可乘之機......”餘光中。江容淵隻是靜靜坐著,並未說話。似乎連神色都冇有一絲改變。江容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