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陽葉雲舒 作品

第2229章 終戰

    

啦你!”“切!”米蘭瞥了瞥嘴,“蕭陽,你這老婆調教的不行啊,結婚這麼長時間了還這麼羞澀,我要是你,就給她來點刺激的,壯壯膽!”蕭陽擦了把額頭的汗,這米蘭,還真是啥話都能說出來啊!稍微洗漱了一下,蕭陽就和葉雲舒兩人靠在沙發上,拿著一個平板電腦,看個不停。“我說,你倆商量什麼呢?”米蘭把腦袋湊了過來。“我倆正商量著去哪旅遊呢。”葉雲舒指著平板上的那些旅遊攻略,“米蘭,你以前喜歡到處跑,給個建議唄。”“...-

打破天地屏障,打破道的規則,以開天之力引天道恒星入場!

此刻,大道青蓮綻放,日月驅散邪魅,蕭陽腳踩天道恒星,周身星辰環繞。

手握日月摘星辰,當應如此!

九重天道,鈞天破,九重劫。

九重劫難下,一切都將重新書寫!

蕭陽跟通天教主所在之處,靈氣逐漸變得稀薄。

蕭陽身後巨山崩碎,靈台被毀,仙神虛影消失,一切歸於平靜,萬仙陣,消失!

通天教主盯著眼前人,開口道:“你欲改寫這天地規則,讓這天地精氣流失,創造一個冇有道法的世界,可惜,縱然是這,又如何,哪怕不靠道法,你們一樣毫無勝算!”

通天教主說這番話,有著十足的底氣。

此時此刻,在那扇虛空之門中,無數身影湧現而出,他們手持仙劍,劍法犀利,就算冇有氣,光憑手中寶劍,也足以無敵!

九重天劫下,靈氣被抽乾,天空正在裂開,在那裂縫當中,有火焰燃燒出來,這火焰要燃儘整片天空!

天道虛空中,天道星辰黯淡。

在蕭陽體內,兩道虛影複現而出,竟是兩股天道意誌!

此刻,大道被改寫,原本的天道意誌,也將消失。

時間,空間,五行……

“嗬嗬,試圖改變一切,不過,這又怎麼樣?缺少了天道意誌,你們更冇有機會。”通天教主雙手揹負身後。

“其實,薑兒所看見的,並不是未來,而是過去,在時間的長河中,我們一次次的失敗,我覺得,正是因為冇有孤注一擲的勇氣,纔會導致失敗。”蕭陽看著眼前這尊傳說中的大神,“你截斷了時間長河,不想讓我們有再來的機會,也剛好,給了我們拚儘一切的勇氣,至於你說的冇有靈氣後,我想,我們的勝算,會更大一些。”

“哦?”通天教主麵露好奇之色,“你的底氣呢?”

“底氣嗎……”蕭陽微微一笑,“你聽說過,光明島嗎?”

蕭陽話落,手臂揮舞,在蕭陽身後,同樣出現一扇又一扇的大門,在這大門之中,一道又一道身影走出,他們身穿黑衣,臉上戴著黑色鬼臉獠牙麵具,手持彎刃。

在這些身影當中,還有不少異樣的麵孔,一人渾身白衣,持劍,整個人如同一把出竅的利刃,讓墮仙都不儘多看兩眼,是劍臨天,劍道第一人。

還有一人,身穿金甲,霸氣無雙,乃是獸王。

“咯咯,小蕭陽,我們來了。”波姐等人,儘數出現。

地心世界的高手,也加了進來。

“咳咳,老了,老了,最後再打一架。”祝元九在祝靈的攙扶下走了出來。

各個古武世家,皆現身。

手持玉簫的麻衣,戴著鬥笠現身。

而走在後方一人,肩上扛著一把黑色大刀。

“那啥,通天教主是吧,自我介紹一下,老子白池,等等取你狗命!”

“把我也記一下,紅髮。”

“我是亞曆克斯。”

“伊紮爾。”

“薑兒。”

“我莉莉絲,月神,跟你不是一個係統的。”

“我費雷思。”

“我特爾,海神,對你的大羅金仙位很感興趣。”

一道又一道身影走出,密密麻麻的身影,身上雖然不像是截教道眾有著那種滔天氣勢,但每個人身上,都帶著一股一往無前,帶著戰意昂揚。

最後,大門深處,一道佝僂的身影出現,他身穿黑色風衣,雖然年邁,但同樣有著昂揚戰意,他雙手持細劍。

“我,皮斯,見過閣下!”

老皮斯,再次重出江湖。

天空中,切茜婭看到此幕,深吸一口氣,身影緩緩落下,站在老皮斯身旁,同樣發出清脆的聲音。

“我,切茜婭!”

蕭陽看到此幕,將手伸向懷中,一枚散發五彩光芒的戒指被蕭陽拿出,隨後一拋,丟向切茜婭。

“這裡!”麻衣也輕揮手臂,那暗金色的聖戒,在空中拋出一個弧線,落於蕭陽手中。

蕭陽看著手中這枚光彩流轉的聖戒,深吸一口氣,緩緩戴在手上。

這一刻,光明島十王集結!

這一刻,聖戒再次戴於蕭陽之手!

在蕭陽戴上聖戒的那一刻,密密麻麻的身影在同一時間,全部單膝下跪,齊齊發出聲音。

“見過君王!”

這聲音直衝雲霄!

光明島的神話,還在延續!

蕭陽目光看向那虛空之門。

“各位,此次一戰,冇有時間,冇有歲月,何時殺完,何時結束,我就一句話!”蕭陽深吸一口氣,大喝道,“敵寇一日不除!我等,永不還鄉,殺!”

“殺!”

眾人起身,喊殺聲震天,在這一刻,腳步邁動,殺向那虛空大門處。

天空中,火焰仍舊燃燒,燒儘了一切靈氣,無論是誰,在這一刻,都無法做到繼續禦空。

通天教主盯著蕭陽,“這就是你的底氣嗎?看來並不怎麼樣。”

“你試試就好了。”蕭陽微微咧嘴,隨後一個健步衝上前去,以最原始的方式,一拳砸向通天教主麵門。

天空火焰燃燒,這裡喊殺聲震天。

在場冇有人能逃過這場戰鬥。

而在那潔白之處,陸衍吐出一口鮮血,口中大罵道:“這老玩意不要臉,他嗎的,不就仗著比我多活幾十萬年嗎,你等我徒弟無敵之後,老子也活幾十萬年!”

陸衍從地上爬起來,罵罵咧咧。

李庸才搖了搖頭,雙拳綻放光芒。

白江南引英靈入體。

張為天如同瘋魔,周身纏繞黑氣,引魔神入體。

盛淩雲掐一截龍脈,這龍脈,就是源自於那銀市地心,代表著一方氣運,是大殺器。

而玄天,手持黑色重劍,消耗九顆星辰,以太陽精火淬鍊而成。

“屠仙早已無趣,今日,就屠聖吧。”玄天黑髮飛揚。

無鋒重劍所帶來的壓迫力,連這道人之祖,都不得不認真對待!

“殺!”

喊殺聲,同樣響起,這裡的戰鬥顯得寂靜,這是最高層次的體現,哪怕一個細微的動作,都蘊藏著無儘的道韻,也就是在第五維度,若是在第三維度,這些人,揮手即可覆滅星辰,若在第四維度,一招,也能毀掉一個修仙世界!

這是最終一戰!

-。就在邱風走到大門口時,幾名身穿研究服的研究員也從大門口走了進來。“咦,邱教授,是你啊。”門外走來的研究員,看到邱風,打了聲招呼。邱風抬頭一看,看到來人,他臉上的怒意都下意識減少了很多,帶上一副笑臉,“趙老師,是您啊?冇想到在這見到您。”跟邱風打招呼這人,名為趙泉,在建築科技的領域,可以說是炎夏第一人,邱風雖然被人稱作教授,但在這趙泉麵前,還不夠看,要知道,趙泉的助手,那成就都比他邱風要高很多,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