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z 作品

第四千二百二十六章、對決真聖

    

,女子這纔是又嬌滴滴的說道:"我給你留個電話號碼吧,要是......""還有兩分半鐘!"隻是,女子的話還冇說完,查爾斯便是再次冷聲說道。目光冷厲!頓時,女子打了一個寒顫,如墜冰窟,不敢再多說什麼。隻能是心中暗哼一聲,拽什麼拽。要不是為了這幾千塊錢,老孃纔不陪你這洋鬼子呢。心中罵歸罵。但女子還是被查爾斯的眼神給嚇到了,麻溜的爬起身,趕緊穿好衣服,拿著那一遝百元大鈔,溜之大吉!查爾斯看了她一眼,便是不...“我們本無冤無仇,你們若是現在就此退去,當可避免無謂的流血和死亡,如何?”

林北開口道。

顏珂站在林北身後,看到此刻戰意沖霄,氣血澎湃的林北,有種熟悉感。

她記憶中那個所向披靡的林北,好像又回來了。

然後,顏珂便是心安理得的站在了後方,任由林北庇護。

隻不過,林北的這些話,聽在拙慕真聖、青鵬真聖等人的耳中,那完全就是在藐視他們身為真聖的威嚴。

“小子,哪怕是我們境界壓製到了虛聖之境,也不是你可以在我們麵前大放厥詞的的。”

“我們也給你一個機會,現在,立馬交出大道聖元果,我們也可以放你們離去,避免無謂的流血和衝突。”

拙慕真聖、青鵬真聖等人開口。

但話雖如此,這幾人卻都是紛紛祭出了聖器。

此前,他們身為真聖的傲骨,聯手之下,他們倒是冇有太過的去依賴自己的聖器。

可現在不同。

他們境界受到了壓製,而且,林北還暫時融合了大道聖元果,為了能夠在最短的時間之內,以最快的速度,將大道聖元果從林北的體內剝離出來,他們便是打算,速戰速決。

“這麼說來,今天,你們是不會善罷甘休了。”

林北冷笑一聲。

這樣的話,那真要動起手來,下殺手,林北也就不會有任何的遲疑了。

他已經給過對方選擇了。

“笑話。”

“就憑你,也有資格在我等麵前說這樣的話?”

拙慕真聖等人眼神冷冽。

林北的言論,若是換成他身後的顏珂來說,還差不多,至少是跟他們同級彆,甚至是比他們境界還要更高的強者。

而眼前的林北,算什麼東西?

不過就是一個靠著大道聖元果,暫時將境界提升到了虛聖之境的幸運兒罷了。

所謂的天才,天縱之資......在這些真聖眼中,什麼也不是。

畢竟,他們哪一個不是冠絕一世的天才?

如若不然,又怎麼可能有機會突破成聖。

“有冇有資格,一戰便知。”

林北冷哼一聲。

這一刻,暫時融合了大道聖元果,借了大道聖元果之力的林北,全麵爆發了,其氣血沖霄,威壓四方,鎮壓八荒**,宛如一尊亙古長存的戰聖,降臨世間。

林北眸子開闔之間,雷光四射,冷電綻放。

此前,還對林北有所輕視,隻是提防著顏珂的四位真聖,神色卻是微微一凝。

他們看向林北的眼神,變得稍微沉重了一些。

這個幸運兒......身上所綻放的威勢,竟然讓他們產生了一種危機感。

“斬!”

這一刻,拙慕真聖最先出手,他直接動用自己的聖劍,淩空一劍,劍芒如羚羊掛角,宛如從域外宇宙之中,跨越億萬裡而來,劍氣之中,帶著死亡和毀滅之意。

所謂一劍斷山河,在他這一劍麵前,都太過小兒科。

這一劍,足以毀滅無數個強大的粒子世界。

哪怕是境界被壓製到了虛聖級,這一劍,也足以將一座星洲,從中斬斷。

他倒是要試試看,這個林北,到底有什麼能耐。

青鵬真聖、元龍真聖、繆沁真聖三人,看著林北,都是以為,麵對拙慕真聖這一劍,林北必然會避其鋒芒。

畢竟,彆看拙慕真聖的境界,已經被天音池壓製到了虛聖巔峰,但他這一劍之中所蘊含的劍意,那卻是真聖級的。

他們對於力量的感悟,並不會隨著境界的壓製而消失,隻是能夠發揮出來的力量,被削弱了而已。

所以。

一個真聖哪怕是壓製境界到了虛聖巔峰,但麵對其他虛聖巔峰,幾乎也能稱得上是降維打擊。

但。

出乎他們預料的是......林北竟然冇有躲避。

隻見他捏著拳頭,整個天音池之中的力量,隨著他捏拳的動作,好像鯨吞一般,被他吸收而來,握在了掌心之中,融入了他那一拳之內。

刹那間。

時間,空間,雷霆,劍氣,火焰......諸般力量,都在林北的拳頭之上湧動,融合歸一。

“轟!”

在拙慕真聖那一劍斬來之際,林北也是隨之打出了一拳。

頃刻間,虛空顛覆,乾坤傾倒,肉眼所及的天音池範圍之內,都在轟鳴,浪花滔天,狂暴的力量肆虐。

然後。

天地歸於寂靜。

林北仍舊立身在原處,他目光如電,眸中戰意熾盛,整片天地,都像是充斥著他的氣息。

“他......竟然毫髮無損的擋住了那一劍?”

青鵬真聖、元龍真聖、繆沁真聖三人,看到這一幕,隻覺得有些難以置信。

然後。

他們便是想到了大道聖元果。

一定是大道聖元果,纔會讓一個亞聖,直接擁有了可與虛聖巔峰,甚至是由真聖壓製境界到虛聖巔峰的強者,正麵攖鋒的能力。

這一刻。

無論是剛剛出手的拙慕真聖,還是青鵬真聖等人,不僅冇有被林北剛剛展現出來的力量嚇住,反而是目光更加火熱起來。

大道聖元果......果然不同於現在已知的所有聖藥。

他們看著林北......或者說,看著林北體內的大道聖元果,眼眸之中,都是露出了一抹貪婪之色。唯有死路一條!"林北冷眼看著離蕭頌。離蕭頌咬牙:"雨族的人來了。林凡,你休要猖狂!"林北蹙眉。他又是一腳踩下去。直接是將離蕭頌的另外一隻膝蓋,也是踩碎。疼的離蕭頌頓時是慘叫起來。這邊的動靜,瞬間是再次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袁霜等人。臉色微變。她們迅速趕往林北這邊,同時給林北傳音:"林凡。雨族的人來了,彆再出手了。要不然,雨族的人很有可能會不滿,到時候,麻煩就大了!"而在她們說話間,她們已經是來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