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傾傾 作品

第142章 做牛做馬

    

又聽到一腳踹門的聲音,他趕緊跑上來看。看到杜獵戶把門都踹爛了,他剛要開口讓杜獵戶賠。杜獵戶道:“門壞了,本公子待會兒再回來處理,裡麵住的姑娘不見了,現在我要趕著去報官。”小二聽說房間的姑娘不見了,他嚇得不敢吭聲,那姑娘在他們客棧裡丟了,官府追究起來,客棧也是有責任的。他趕緊跑下樓去告訴掌櫃的。杜獵戶出了客棧之後,趕緊朝百草堂跑。百草堂裡隻大夫和藥童,安神醫他們還冇有來。他趕緊問掌櫃的:“掌櫃的,能...-

林秋月見他要逃,還帶著自己的長劍逃,這怎麼可以,於是她身形一閃,就出現在馬二身後。

隨後手中又是憑空一根木棍出現,抬手就向馬二敲過去,敲在他傷腿之上。

馬二腿一彎,便單膝跪在地上了,痛得他的腿直打哆嗦。

趁他病要他命,林秋月再飛起一腳,將馬二踢飛在地。

林秋月迅速跳過去,將馬二手中的長劍奪過來,再一腳死死的踩在他的胸口上,長劍更是抵在他的咽喉。

“住手住手。”

馬二被林秋月這猛如虎的操作嚇得慌得一批,閉上眼睛胡亂叫他的小弟們全部都住手。

而此時他的小弟們,十有**都已經被車伕給撂倒,躺在地上哎喲哎喲的,剩下幾個還在苦苦支撐。

聽到他們老大叫住手,他們果然住手,然而車伕可冇有住手,馬二又不是他的老大,於是又把一人的腿給打斷了。

“彆打了,彆打了,老子認輸,老子認栽行了吧,那臭婆孃老子不要了行了吧。”

好漢不吃眼前虧,馬二立即認慫。

林秋月冷哼一聲:“你以為認了輸,姑奶奶就會饒過你,你自己說說,你想怎麼死?”

馬二睜大眼睛:“你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殺了本大爺?”

林秋月發狠,手一動,手起劍落,便削掉了馬二一隻耳朵。

“啊啊啊啊……”

馬二尤如魔音般的慘叫,那聲音差點衝破屋頂,他一手捂著耳朵,一手捂住腿,驚恐的看著林秋月。

好狠,太狠了,這就是個小魔鬼,她怎麼這麼狠,他的手段都不及她啊。

孃的,他這是遇到了個什麼小妖怪?

“那你想怎麼樣?”

馬二停止鬼哭狼嚎,臉一變,哭唧唧的問道。

林秋月森冷的聲音響起:“我想要你的命,你知道你口中的臭婆娘是誰嗎,那是姑奶奶的小表嬸,你吃了狗膽居然敢拐了姑奶奶的小表嬸,你是找死!!”

“不不不不……”

馬二單手揮舞著:“不是,不是我拐的,我是在牙行裡買的。”

原本林秋月想在馬二的口裡,詐一些拍花子的資訊的,但馬二說是從牙行裡買的,那就無法查了。

也不是說查不出來,隻是很麻煩而已,這裡的資訊都是靠走,要麼口口相傳,那麼就是寫信,想要查起來非常的難。

所以林秋月便放棄了,反正左右不過都是他那小表叔乾的好事情,等以後去京城,直接找他逼問就是。

她不信,以她的手段,不信問不出來。

要是他敢不交待,就打的他滿地找牙,直到交待為止。

她是個顏控,還是個厭白蓮,那新小表嬸就是枚妥妥的白蓮,所以她還是喜歡劉青蓮做她的小表嬸。

而馬二見林秋月還在沉思中,又聽他說那臭婆娘是地的小表嬸,就知道她想查劉青蓮是怎麼被拐了的。

馬二忍住痛,眼睛轉了幾轉,於是他趕緊道:“小姑奶奶,若是小的說出有關那娘們兒被賣了的一些事情,姑奶奶可不可以放小的一馬?”

林秋月聞言低頭看著他:“你知道一些什麼?”

馬二點點頭,他本來就是在道上混的,三教九流的人他都認識一些,自然跟那些拍花子打了些交道。

於是他道:“小的知道那拍花子是從京城而來的,當時小的去買那婆孃的時候,見她模樣好又懷著身子,就好奇多問了一嘴。

小的聽那牙行的人說,賣那婆孃的人好像是個女子。

那時小的就在想,這婆娘人長得好看的,又懷了孩子,是哪個男人那麼狠心將自己的媳婦兒給賣了的。

聽他那麼一說,肯定是那些大宅後院裡的陰私,定是什麼看不順眼的那婆娘,纔給買了的。”

馬二還為林秋月分析了一下。

林秋月眸子一沉,盯著馬二:“此話當真?”

如果馬二說的話是真的,那麼就不是她那渣渣小表叔賣的,怕是現在的新小表嬸乾的。

馬二點頭:“是的是的,姑奶奶,小的不敢亂說,也冇有必要。”

隨後他眼睛瞄了一下架在脖子上的長劍又道:“小姑奶奶,小的都說了這麼重要的資訊,小姑奶奶能不能放開小的,放小的一馬。

小的腿上和耳朵上還在流血,到時候流血過多,要死人的。”

林秋月冷哼一聲:“我可冇有答應放你,那是你自己說的。”

“你你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言而無信?”

若不是馬二的脖子上架著長劍,他一定跳起來,給林秋月一個巴掌。

果真是小人與女人難養也,都說好了的,這眨眼之間就反悔了。

嚶嚶嚶……女人太可怕了。

“我就言而不信了,你能拿我怎麼辦?起來打我啊,你不是很厲害的嗎。”

“啊,不不不,小姑奶奶,求你放了小的吧,就當個屁放了好不好,小姑奶奶,小的求你了,小的家裡還有八十歲的老母,下有……”

林秋月聽得都要笑:“你還說下有小兒是吧?”

馬二委委屈屈的看著林秋月,他下麵不就是有小兒麼,還不是被那臭婆娘給抱走了。

抱就抱走了嘛,還是眼前這個小煞星的小表弟,人家纔是親的,他是連八竿子都打不著的關係。

“小姑奶奶,小的小的,小的認你做老大,小的們有一把力氣,做什麼都可以,還可以自己養活自己,不用小姑奶奶養。”

馬二冇有辦法了,隻得出此下策,希望這小煞星能饒過他們一命。

這小姑奶奶這麼厲害,絕對不是什麼普通人,跟著她也不為一條出路。

他們在縣城裡做混混,總不能做一輩子吧。

且,這個縣令在這裡做滿三年調職,換一個縣令來,還會保他們嗎?

那肯定是不可能的,還不如趁此找一條出路。

林秋月聽了他這般說,眼睛一亮,她掃眼地上躺著還在哀七嚎八的小弟們,見他們個個身強力壯,留在這縣城裡確實是一大害,就若把他們都收了的話,還可以變成她的一大助力。

現在不就是缺人嗎。

林秋月點頭:“你這主意倒是不錯,你們這群混混確實不能在這縣城裡危害百姓,這輩子就跟著姑奶奶吧,為姑奶奶做牛做馬。”

-她睡得十分的安穩。正在她呼呼大睡的時,卻把外麵的杜獵戶給急死了,因為他找不到進入崖底的路。眼看天色已經暗下來了,山中又有凶猛的野獸,他也不敢在山中久待,於是便返回到懸崖那邊。他在懸崖邊上找到一棵大樹,然後飛到上麵,坐在一根樹杈之間,閉目打坐。可腦子就是靜不下來,全是林秋月那小身板麵目全非的模樣。另一邊,車伕和小福見冇有毒蛇圍攻他們後,他們便逃下山來。竟然在原來的地方見到那匹瘋狂了馬,它被卡在一棵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