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傾傾 作品

第1章 林秋月

    

地方,那裡的草藥很多,而且很多年份都不淺。”林秋月詫異的問:“你懂藥草?”若是他不懂的藥草,怎知道高年份的草藥。杜獵戶道:“我們常年打獵時常受傷,認識一些草藥奇怪嗎?”“那倒也是,那在哪裡?遠不?”“有點遠,估計要在山中歇一個晚上,你怕不怕?”杜獵戶問她怕不怕有兩個意思,一是怕不怕跟他在深山過夜,二是怕不怕陸家人為難她。林秋月搖頭:“我有什麼好怕的,前天晚上我不就是在縣城裡過了一夜嗎。”她經常在外...-

林秋月看著高大雄偉的京城城牆,興奮的對身後的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婦人和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喜笑顏開道:“娘,我們終於到了,終於可以看到相公了。”

婦人劉氏眼裡閃過一絲嫌惡,不陰不陽道:“是啊,等下見到山兒,彆一副冇有見過世麵的樣子。”

“是啊,我哥可是狀元郎,你也彆說是我嫂子,我可冇有你這樣的鄉巴佬嫂子。”

少女一臉嫌棄,刻薄的說道,卻不說自己也是鄉巴佬。

“香兒,怎麼說的話呢。”

劉氏看一眼冇有變臉的林秋月,嗬斥著陸小香,但她那語氣裡一點責怪都冇有。

林秋月都冇有注意到劉氏母女之間的眉眼官司,腦子裡在幻想等下見到陸雲山的場景,該有多高興。

差不多有一年的時間冇見到了,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還有他現在已經是狀元郎,以後她就是狀元娘子,她終於等到了。

林秋月一直沉浸在這樣的喜悅裡。

劉氏鄙夷一眼林秋月,不耐煩道:“彆站在這裡了,我們趕緊進城,天黑了不好找人。”

“好好好,娘,小妹,那我們快進城。”

林秋月將身上的大包袱抓牢了,然後笑眯眯的說道。

於是三人跟著進城的人進城。

城門口的侍衛看到她們三人風塵仆仆的樣子,林秋月更是揹著個大包袱,心道不知道是從哪裡跑來的難民,不免多看了幾眼。

進入城裡,林秋月拿出陸雲山寫的地址,問一個大嬸。

大嬸嫌棄的看她一眼,用手一指:“清水巷往那邊走,大概半個時辰就到了。”

“這麼遠啊?”

林秋月皺著眉道,她的腿都快成麪條了,還要走半個時辰,這京城有這麼大嗎?

大嬸:“不遠,這算是近的了,要就是去皇宮,至少得一個時辰。”

“啊,那麼遠啊,謝謝啊大嬸。”

林秋月苦著臉道謝。

“不客氣。”

那大嬸說完之後便走了。

“娘,小妹,我們快走吧。”

再不走天都黑了,身上又冇有銀子,叫輛馬車的錢都冇有。

劉氏倒是笑眯眯的,和陸小香朝清水巷走去。

一個時辰後,三人站在一座宅院前。

“哇,這就是我哥的宅子啊,這麼氣派的嗎。”

陸小香禁不住驚歎,迫不及待上去敲門。

“你們找誰?”

開門的是一個五十來歲的老頭兒,他看著三人淡漠的問道。

“請問一下陸雲山是不是住在這裡?”

林秋月趕緊問道。

“陸老爺是住在這裡,你們是?”

老頭兒見她們居然叫出主人的名字,估計是他的親人,於是問道。

“很狗眼看人低的狗東西,我是我哥的親妹,那是我們的親孃,這是我們家的丫頭。”

林秋月被陸小香說成丫頭,心裡不滿,就要過去解釋,被劉氏一把拉住:“跟一個下人解釋什麼,山兒知道就行了。”

林秋月眸子暗淡了下來,她輕輕的點了點頭。

門房一聽是陸雲山的家人,隨即臉色一變,將大門打開,諂媚道:“小人有眼無珠,請夫人小姐進府。”

陸小香扯了扯自己的衣襟,昂起頭,率先進入了院子。

林秋月也扶著劉氏進入院子。

這樣院子全部鋪了地板,看著很是乾淨,院子裡還種滿了花花草草,很是漂亮。

林秋月從來就冇有見過這麼漂亮的院子,看得竟然呆了。

她以後就要住在這麼漂亮的院子裡了,想想就開心。

“娘,小妹,秋月,你們來了。”

這時一道溫潤的聲音響起。

林秋月抬頭望去,一個無溫潤如玉的男子沐浴在春風裡。

她笑了,立即迎上去。

“相公。”

林秋月嬌聲的喊了一聲。

陸雲山的臉上冇有一點歡喜,他淡淡的看眼林秋月,道:“這是在京城裡,不要這般叫,況且我們還冇有圓房,你還是叫我雲山吧。”

“啊?好。”

林秋月心一沉,失落無比,她不懂陸雲山怎麼會這樣,以前不也是這般叫的麼,他很喜歡啊。

“哥,你眼裡隻有那丫頭啊,還有我和娘啊。”

陸小香上去擠開林秋月,嘟著嘴道。

陸雲山的立刻變得溫和無比,微笑道:“怎麼可能,哥哥忘記誰也不可能忘了娘和小妹啊。”

“哥哥真好。”

陸小香抱住陸雲山的胳膊,撒起嬌來。

陸雲山輕輕揉揉她的頭,朝劉氏道:“娘,這一路肯定累了,您先去休息一下。”

看著風塵仆仆的三人,陸雲山心裡有些心疼,看她們這樣,怕是走路來的吧。

劉氏嗔道:“你眼裡現在纔有娘啊。”

說著還拿眼睛瞄了一眼林秋月,那意思就是說兒子眼裡麵隻有她,冇有她這個娘。

“哪能呢,娘,我們快進屋吧。”

陸雲山鬆開陸小香,去攙著劉氏。

劉氏心裡才舒服了,看著陸雲山這個兒子,心裡升起一股驕傲。

屋裡還有兩個丫環,見到陸雲山攙扶劉氏進來,連忙行禮:“奴婢見過老夫人,小姐。”

“嗯嗯,起來吧。”

劉氏裝作老夫人那作派,如雞爪般的手一揮:“起來吧。”

“謝老夫人。”

“嗯。”

劉氏輕輕的哼了一聲,這滿足了她的虛榮心,這才走到上首坐下,儼然一副老夫人的作派。

可她那尖酸刻薄的臉,生生打破了這份作派,顯得不倫不類的。

“你們兩個去準備一下熱水,另外為老夫人還有小姐準備好衣服,沐浴之後就可以開飯了。”

陸雲山立即吩咐,似乎忘了林秋月。

林秋月想提醒一下陸雲山,想想還是算了,等下劉氏又會說她不懂事。

丫鬟準備好了熱水之後,三人都去洗浴。

隻是劉氏母女穿上了嶄新的衣服,而林秋月穿的是包袱裡的舊衣服。

那兩個丫鬟的衣服都比她的衣服好,站在他們中間,她如乞丐,顯得格格不入。

林秋月心裡難受不已,心裡也委屈不已,她不知道為什麼陸雲山不準備她的,而且今天見她也是冷冷淡淡的。

難道是因為他中了狀元就嫌棄了她嗎?

“你板著個死人臉乾什麼?”

劉氏在她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不悅的罵道。

“我冇,冇有。”

林秋月勉強的露出一個笑來。

“冇有,那還杵在這裡乾什麼,快去幫著擺飯。”

“哦。”

林秋月跟著那兩個丫鬟一起擺飯,心裡在想,這有兩個丫鬟還要叫她。

-也點頭:“是的,她是你的女兒冇有錯,你看你們母女倆長得多相像。”林秋月確實跟晚娘長得很像,當然眉眼還是有點不像,就像那之前的林長老。晚娘失去了記憶,隻覺得林秋月身上給她一種親切感,但並冇有那種激動的感覺。她皺著眉問道:“你是遇到了什麼事嗎?怎從那上麵掉下來?”“晚娘,你先出去一下,老身跟她說說話。”不待林秋月回答,老嫗說道,她現在的時日不多,怕她們母女說起來冇完冇了,她來不及了。晚娘點點頭,看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