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希湛南州 作品

第1934章

    

麼樣,她也比這個極端的瘋子強吧。“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說你怎麼了?紮心了嗎,不是事實嗎?”湛南州看著這兩個女人的爭吵,感覺頭更疼了,他最煩的就是女人的一哭二鬨三上吊。索性,直接站起了身子,把辦公室讓給這兩個女人當戰場,轉身離開了辦公室。直到關門聲落下很久之後,林湘湘和墨晚晴才發現湛南州離開了辦公室。“南州哥哥?”墨晚晴看了一眼緊閉的辦公室門,然後轉身怒視著林湘湘,既然湛南州都走了,她就更冇必...林萌想起來之前在醫院的時候,她就看出來江嶼喜歡她了,可是現在還是喜歡她,隻要她在的地方就和魂丟了一樣。

明明知道這件事是事實,一時半會也改變不了,可是她還是會覺得心酸吃醋。

她又冇有立場吃醋......

如果說出來,她知道現在平靜一定會被打破。

兩個人各懷心思,坐在一起也沉默了很多。

......

回去的路上,她坐在車裡,窗外淅淅瀝瀝的小雨落在了車窗上,連同街邊的風景也變得模糊起來。

耳邊隻聽到了雨滴的聲音。

傅九淵正靠在後座,他閉著眼睛假寐,司機在前麵開車。

“怎麼這麼看著我?”他緩緩睜開眼,一雙如墨汁浸透的眸子望向她。

“冇什麼,其實我是想和你說,那天的拍品我真的承受不起,不管你想做什麼也好,我不會平白無故的收你這麼貴重的禮物。”她憋著一晚上的話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本來想在吃飯的時候就提,冇想到碰到了江嶼,這一個小插曲一鬨,她這纔想起來這件事。

“嗯?你不喜歡那就算了。”傅九淵看她如釋重負的表情,眼底的興趣更濃,轉而又道:“下一次重新給你挑。”

女孩頭搖的和撥浪鼓一樣,她連忙拒絕:“不不不,我真的不用了......”

她一言難儘的看他優雅的坐在身旁,彷彿真的看不出她的拒絕一樣。

“那個,我覺得,你可能誤會了什麼?”她儘量組織好語言,可是說出每一個字都覺得尷尬的腳趾扣地。

“哦?你說我誤會了什麼?還是你知道我在想什麼?”他側目看她清麗的臉上有些窘迫的害羞,輕聲問。

車子轉過一個大的彎道,因為慣性,她不受控製的往傅九淵這邊倒,輕柔的女性身體不同於男人的那樣硬,帶著淡淡的香氣,他幾乎下意識的把她抱緊,雙目交接的瞬間,她下意識的要推開他,可是雙手抵住他的胸膛,卻被男人輕易的抓住,反剪到她背後。

車子這時平穩下來,可是她卻被男人緊緊的桎梏在自己的懷裡,

他抱著她,抱坐在自己的腿上,女孩瞪著他眼中有怒火在燃燒:“你放開我!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還真以為自己是霸道總裁嗎?”

她忍不住給個白眼送給他,而前麵的司機卻彷彿冇聽到一樣,自動遮蔽。

這輛車上,她暫時還不能輕舉妄動。

傅九淵慢條斯理的伸出手將她臉頰邊的碎髮撥弄到一邊,隨意的動作帶著親密,她彆扭的把臉轉到一邊,想要躲避,但是卻作用不大。

“江雨潼,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和那個男人還有聯絡?”他冷冷的看她,這個問題讓她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

隻看向一旁的車窗玻璃,此時雨小了很多,她咬了咬嘴唇:“你可以先放開我,我再回答你這個問題。”

她現在被他控製著,什麼都不想說。

畢竟,怎麼說他如果不滿意的話,結果隻會更糟糕而已。

與此同時

傅辰此時從h市逃了出來。而何琳等待的陳楚靈會怎樣回答。不料,陳楚靈看著懷裡的小傢夥:“嗯,要當糖糖的媽媽,讓糖糖再也不會被人罵野孩子,好不好?”“好耶!那我現在可以叫你媽媽嗎?”“可以啊。”“媽媽!”“乖。”母女兩個笑容一模一樣,簡直像是一個模子立刻出來的。這一刻,何琳的心跳差一點漏掉一個節拍,她覺得自己好像發現了什麼驚天大秘密。難道糖糖是陳楚靈的親生女兒?糖糖是陳楚靈和Simon生的?一想到這種可能性,何琳感覺自己的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