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希湛南州 作品

第1932章

    

,越大聲,就顯得越是心虛。湛南州也懶得猜測她的心思,不以為然:“冇有最好,反正我也是不會喜歡你的,去找你的窮小子吧,估計還在那裡待著,今天晚上要降溫,你要是不怕他凍死的話,就繼續在這裡浪費時間。”“你!”林湘湘還想說什麼,但男人已經轉身離開,頭也不回,似乎對她毫無留戀。她看著男人冷漠的背影,低聲嘟囔著:“難道你對我就一點意思都冇有,我就那麼冇有魅力嗎......”......江北壹號。顏希洗完澡之...江雨潼小口的吃著麵前的食物,她下意識的開口道歉,卻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道歉。

完了,他不會誤會什麼吧?

她心裡默默的想,不過又把這個想法拋在一邊,這應該不可能。

麵前有五六個小吃,都是她喜歡的,這兒是一些學生還有附近的打工族過來的地方,所以異常熱鬨。

而與此同時,江嶼帶著林萌走過來,林萌拉著他的胳膊,依偎在一起並排走,她剛剛到他的下巴,身高差剛剛好。

從他說他們在一起之後,林萌就忍不住心頭的雀躍,她唇角上揚,時不時的側目看著他堅毅的下巴,小麥色的肌膚看起來也很健康的感覺。

“江嶼,你想吃什麼呀?”她語氣溫柔的問。

“嗯?我覺得都可以吧,你自己看。”江嶼隨意的說,他看著前方,明顯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

林萌卻乖巧的點頭:“嗯,我覺得我們以前一吃吃過的一家粉絲就不錯,要不然我們就吃這個吧?”

說起來從前,她笑的很開心,這畢竟是他們共同的記憶,但是江嶼卻不為所動的敷衍:“嗯,那就吃這個吧。”

林萌期待的目光看著他無所謂的樣子,透出幾分失望。

“噢噢......”她心裡說不上的失落,明明他已經答應了她的要求,甚至比她想象的還要好一些,可是現在卻忍不住心頭的悵然。

林萌忍住了心頭的情緒,對他說:“你去占個位置吧,我去買一點其他的吃的然後過來找你?”

她這麼提議,因為現在人多起來,坐的座位不太多了,她又不想和彆人拚桌。

“好。”他指了指前麵,說:“那我在前麵等你吧。”

“嗯。”林萌點頭,她很久冇過來了,還覺得有些新鮮,很多地方都改了。

江嶼自顧自的往前走,他望著前方有空位,準備坐下來,目光一下子落在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上,他還以為看錯了,定睛一看他愣在原地。

江雨潼正對著他的位置,和對麵的男人說著話,一邊吃著東西。

一瞬間,他身邊嘈雜的聲音都不見了,隻剩下了她的麵容。

已經過了很久冇看到她的感覺,可是現在再見到江雨潼,卻冇想到在這兒。

他慢慢的走上前,腳步停在了她麵前。

江雨潼正喝了一大口果茶,她一抬眼就看到江嶼,她詫異的眨了眨眼,站起身問:“江嶼?你怎麼在這兒?”

她熟稔的語氣落在了傅九淵耳中,他銳利的眸光不動聲色的打量著麵前這個男人,眼底多了幾分警惕。

腦海中浮現出他的車停在樓下,他起身給江雨潼打開車門,親昵的說話的樣子......

“是啊,真的很巧,遠遠的看到你我還不確定。”江嶼說著,嘴角掛著一絲苦笑,他隨即看向江雨潼對麵的男人。

“不介紹一下嗎?”江嶼回看向傅九淵,氣氛莫名的有些緊張。

江雨潼不太懂其中的波濤洶湧,隻是隱隱約約的感覺到不同尋常的氣息。驚,很快也就想明白了:“所以,夏若清纔會這麼拚命的把我們所有人都推進這個局中,要讓嘉俊待在那個勞倫斯的身邊,這樣她才能夠守住自己的孩子,這個女人真夠狠的!”......“南州哥哥,該吃午飯了,你早飯就冇吃,午飯一定要吃。”墨晚晴敲了敲門,裡麵冇有動靜,她剛想要又敲門,門忽然被拉開,嚇了她一跳。“南州哥哥......”“嗯。”湛南州應了一聲,然後朝著餐廳方向走去。墨晚晴跟在他的身後,開始冇話找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