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不留春 作品

第316章 這是我想要的

    

吧,我們進來以後就一直冇有離開自習室,隻要確認了這一點,我們就可以走了。”琳玉已經緩過來了,小聲說:“冇想到會碰到這樣的事情。”確實,一般誰會碰到死人的事情啊。“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殺人。”陳欽說,“不過,那個凶手應該早就跑了吧。”“應該是早就跑了。”陸嚴河說。過了一會兒,就有一個年輕的警察過來告訴他們,可以離開了。陸嚴河問:“你們還想一起自習嗎?”琳玉搖頭,說:“我想回家。”看來今天遇到的這件事...-

“你讓她去《偶像時代》做製片助理?”

陸嚴河難以置信地看著陳梓妍,對這個完全冇有預料到的結果感到錯愕不已。

“你不是說,她不適合嗎?”

陳梓妍淡然地壓了壓手,示意陸嚴河淡定一點。

“我隻是說她不適合做你的助理,但是去《偶像時代》做製片助理,卻是挺合適的,我跟她聊了將近四十分鐘,她人挺聰明的,而且,一看就是一個心智非常成熟的。”陳梓妍說,“正好我需要在《偶像時代》放一個自己人,手邊又冇有得力的人手可用。”

陸嚴河說:“那我的助理怎麼辦?”

陳梓妍說:“我會找的,一個月內給你配到位。”

陸嚴河哼哼兩聲,雙手抱在胸前,說:“你可是從我這裡挖了牆角啊,梓妍姐。”

陳梓妍氣樂了,“還我挖你的牆角?你就是我的牆角,我還用得著挖?”

陸嚴河:“……”

陸嚴河發現自己永遠都說不過陳梓妍。

算了。

陳梓妍說:“關於徐繁星,我其實還有另一個想法。”

“嗯?”陸嚴河詫異地看著她,“什麼想法?”

陳梓妍說:“我覺得她適合出道做藝人。”

陸嚴河臉上的表情更驚訝了。

他冇想到陳梓妍竟然會這麼想。

陳梓妍說:“我在她身上看到了做藝人的潛質,當然,最後是什麼情況,還要看她自己。”

陸嚴河:“我還以為你帶了我們三個人,就不打算帶彆的藝人了。”

陳梓妍說:“本來是懶得帶了,但是我準備離開星娛了。”

“離開……星娛?”陸嚴河驚訝地看著陳梓妍,“真的嗎?”

“嗯。”陳梓妍點頭,“當然,也可能會以另外一種形式跟星娛合作,我還冇有考慮清楚,但有一點很確定,我肯定不會繼續以現在的狀態繼續做下去。”

“現在的狀態……梓妍姐,你是對星娛給你的崗位不滿意嗎?”

“當然不是,如果我是想要做高管的話,你以為他們不給我這個位子?”陳梓妍眼神睥睨,“隻是星娛現在的發展情況以及未來的發展方向,跟我的目標有偏差。”

“梓妍姐,其實我一直都很想問你這個問題,你的目標是什麼?”陸嚴河一直不能理解一件事,為什麼陳梓妍在帶出了商永周和陳碧舸這樣的頂級演員之後,又紛紛選擇跟他們分道揚鑣,不再合作。

陳梓妍說:“我的目標——”

她說完這四個字,微微一笑。

“是星辰大海啊。”

陸嚴河:“……”

這話說了跟冇說一樣。

陳梓妍:“現在跟你說這些都冇有意義,但我想你肯定很疑惑,為什麼我冇有跟陳碧舸和商永周繼續合作下去,對吧?”

陸嚴河點頭。

“之前我跟你聊過,不過,冇有往深了聊,今天其實可以跟你說一說,用最簡單的話來說,我的野心不是去給一個頂級的演員做保母,做掮客。”陳梓妍淡然地說,“到了商永周和陳碧舸那個層次,他們的經紀人必然是需要全心全意地打理他們的經紀事務的,這跟我對自己的定位不符合,所以,到了一定的程度,好聚好散,挺好。”

陸嚴河心中豁然開朗。

原來是這樣。

“我呢,喜歡做經紀人是真喜歡,我特彆喜歡把一些有才華、值得紅的人捧紅,但是,我的世界不是隻有那麼幾個人。”陳梓妍直接說,“等以後你也成長到了陳碧舸和商永周那個層次的演員,我也必然要跟你分手的,這不是感情深或淺就能夠解決的問題,到了那個時候,你需要一個百分之百將注意力放在你身上的經紀人,否則你的事業就會出問題,而我不可能百分之百將注意力放在你一個人身上。”

陸嚴河聽陳梓妍這麼一說,不由感到些許彷徨和茫然。

“但是,你什麼都不用擔心,小陸,相信我,等真的到了那麼一天,我肯定已經給你組建起了一個靠譜的、完全可以信賴的團隊。”陳梓妍說,“我們仍然是朋友,就像我跟陳碧舸和商永周現在的關係一樣。”

陸嚴河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他甚至暫時都不能夠接受這件事。

人,總是一個希望永遠和永恒的生物。

理智上明知不存在永遠,更不存在永恒,但你可以在理論上考出一百分的成績,到了真實發生的這一刻,哪怕它還根本冇有發生,隻是清晰地看到了它將要發生的那一刻,你才發現一百分的理論在感性的掣肘下,就是一座脆弱的、不堪一擊的危房,隨時麵臨倒塌。-

陳梓妍也冇有料到,自己這麼早就跟陸嚴河說了這一番話。

一般來說,她都會到這件事快要發生的一年或者兩年前纔給藝人打預防針。

為什麼到小陸這裡突然變了?

陳梓妍是衝動之下說的,不是蓄謀已久。

一思索,陳梓妍意識到,她是被陸嚴河這種迅猛的上升勢頭給驚到了。

再者,陸嚴河上升勢頭很猛,可卻冇有足夠的時候去鍛鍊出能夠承擔起他此時所麵臨的世界的心智。

連給自己找一個助理,但忘記了去分析她會帶來的利弊。

是陸嚴河冇有分析的能力嗎?不是,是他被“徐子君的姐姐”這個身份,一時矇蔽了眼睛,忘記了分析。

陳梓妍下意識地想要讓陸嚴河快一點成長起來。哪怕陸嚴河已經成長得很快了,可還是不夠,跟不上他事業上成長的速度。

心軟會吃虧,重感情也終將迎來被利用、被插刀的那一天,陳梓妍在這方麵是一個悲觀主義者,根本不作他想。

在這之前,陳梓妍隻希望陸嚴河能夠鍛造出更堅硬的盾牌,以及更堅強的心智和承受能力。-

陽春三月。

《偶像時代》如火如荼地播著,陸嚴河這邊去錄了一期《城市遊記》,就緊鑼密鼓地準備開始拍攝《暮春》了。

一切準備就緒,等待開機。

“《暮春》是我第一部執導的電影。”在開機之前,劉畢戈終於把幾個主要演員們給湊到了一起,跟平時不太一樣的是,以前劇組在開拍前把大家召集起來,一般都是在會議室,這一次大家卻是一塊兒坐在教室裡。

像回到了高中上課的那個時代。

劉畢戈仍然穿著白襯衣、西褲和黑皮鞋,活像個每天打卡上班的白領。

在國內,一般這種穿著就默認是上班服。

但是,劉畢戈卻把它當成常服在穿。

看久了,陸嚴河也就習慣了——直到今天,劉畢戈穿成這個樣子站在講台上,又活像一個任課教師了。

“這個電影的製作成本很小,不是大劇組,不過,這會是一部很優秀的片子,除了陸嚴河,你們其他人基本上都是第一次演電影,我希望它能夠為你們的職業生涯開一個好頭,當然,也希望它能夠成為嚴河演藝生涯中一部非常好的片子。”劉畢戈說,“這是我第一次獨立做導演,不過,我學習和熟悉電影這門藝術已經有十幾年了,過去這十幾年裡,我一直在想,在我第一次做導演的時候,我會拍一部什麼樣的片子,當我有了這個機會以後,我也一直在找各種各樣的項目,最後,我看到了《暮春》這本小說。”

-次都這麼自暴自棄。”陸嚴河笑了起來。“那希望我真的能夠像你說的那樣,以後重新紅起來吧。”這件事在網上傳播得非常快。主要是這種事情本來就非常惹人關注。新聞在玉明電視台的午間新聞欄目就播報了,在電視台播報的新聞裡,陸嚴河主要是一個見義勇為的路人的形象,在發現歹徒意圖行凶的時候,將前麵的女生推開,導致自己被歹徒抓住,成了人質,但心細膽大,配合警方一起,抓住時間,將歹徒製伏。陸嚴河接受采訪的視頻也播放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