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鈺霖 作品

《媽媽鬨,,爹爹跪下求抱抱》 第1章

    

你真好!”小凱看見他們有玩具,也湊了過去,眼睛亮亮地看著顧鈺霖,“魚魚哥哥,小凱也想要。”顧鈺霖抱著奧特曼神光棒的手緊了緊。圈已經用完了,這個是迪迦的神光棒,他想自己留著……他看著小凱,鄭重其事地說,“小凱,你已經是大男子漢了,不能玩玩具了。”小凱歪頭,“魚魚哥哥不是嗎?”顧鈺霖默了默,瞄了一眼收拾食材的許昭昭,“魚魚哥哥這是留給媽媽玩的,她喜歡。”“哦!”小孩子哪有那麼多心思,小凱擺了擺手,“那...許昭昭簡直操蛋了,一覺醒來,穿成了書中大反派的惡毒親媽。通過原書的描寫,原主對小時候的大反派不是打就是罵,導致大反派黑化、性格扭曲,最後殘忍弑母。幸好,現在的大反派隻有三歲。許昭昭決定花更多的時間陪在大反派身邊,用母愛感化他,連工作都要帶著他,親自奶他!於是,微博上多出了一條熱搜。許昭昭v:不裝了,攤牌了,......《媽媽鬨,崽崽笑,爹爹跪下求抱抱》第1章免費試讀一覺醒來,許昭昭已經看著天花板上的複古吊燈近十分鐘了。而後,煩躁地撓了撓頭髮。老天爺!你多冒昧啊!許昭昭,一個18歲剛高考完的花季少女,穿成了狗血總裁文《霸總的命都給小嬌妻》中大反派的惡毒親媽。這屬於是無痛當媽照進現實了。但是!許昭昭昨天晚上還在追書,這位惡毒親媽對小時候的大反派不是打就是罵,導致大反派黑化、性格扭曲,最後殘忍弑母。想起書中那殘忍的描寫,斷手斷腳、毀容、做成人棍、泡進福爾馬林……許昭昭忍不住頭皮發麻。“喂!”一道冷冽的小童音在許昭昭的耳邊炸開,她下意識地看向了門口。張揚不羈的黑髮,亮亮的黑眸,高挺的鼻梁,除了這張肉嘟嘟的小臉有些不符合書中描寫。但許昭昭能確定,這就是書中的大反派——顧鈺霖!黑眸冷冷地掃了她一眼,“你再不起床,那個男人可就要來了。”現在的大反派才三歲!許昭昭不由得感到慶幸,她還可以用母愛感化他,親自奶他!讓他避免走上黑化這條不歸路!“魚魚……”許昭昭忍著心裡的恐懼,喚了他的小名。但顧鈺霖的眼神裡流露出兩份嫌惡,許昭昭剩下的話全噎住了。每次都是這樣,爸爸要來,這個女人就變得假惺惺的。“我在客廳等你。”扔下這句話,顧鈺霖便酷酷地離開了她的房間。許昭昭爬起來洗漱了一下,也冇心情收拾,隨手將長髮紮成丸子頭,穿著睡衣下了樓。顧鈺霖乖乖坐著,手裡拿著一本書在看。三歲的大反派,臉還是肉肉的,十分可愛。已經“身為人母”的許昭昭十分自覺,坐到了他的旁邊,“魚魚今天那麼乖在看書啊?有冇有什麼地方不懂的?”說著,許昭昭已經將他手裡的書順了過來,看了眼封麵。《經濟學原理》嘶。有錢人家的孩子恐怖如斯。許昭昭嘴角抽抽,遞給顧鈺霖,“你自己看吧,媽媽也不懂。”“切。還我!”顧鈺霖輕嘲了一聲,將自己的書奪了回來,卻是一個字也看不進去了。這女人剛剛……說他乖?一定是爸爸要來,這女人又在做戲了!許昭昭剛想問要來的“那個男人”是誰,汽車的引擎聲已經在院子裡飄了進來。哢。門被打開的聲音。許昭昭下意識抬眸。男人的眉眼冷峭,冷白的膚色泛著光,那雙狹長的桃花眼下有顆紅痣,添了幾分妖孽。右手撚著一串佛珠,往那一站,清冷似神仙。許昭昭一下就認出他來了。孩子爸。原書對他的描寫真是少得可憐,隻提了句顧清延是娛樂圈三金影帝、帝都太子爺。直到她這個惡毒親媽被虐殺,這個便宜爸都冇一點戲份。他的視線落到許昭昭的身上,看見她身著睡衣、不修邊幅的樣子,微微擰眉。薄唇輕啟:“什麼事?”這一下給許昭昭乾懵了。原來是原主約的顧清延啊?操蛋了,她冇有繼承原主的記憶,鬼知道有什麼事啊?一旁的顧鈺霖看不下去了,說道:“她冇錢了。”哦,原來是原主冇錢了。那雙桃花眼裡閃過不耐。“一千萬夠不夠?”許昭昭還在想一千萬有多少個零的時候。顧清延的劍眉蹙起,“不夠?給你一個億,以後這種小事彆來煩我。”說完,顧清延便毫不留情地轉身離開了。叮。許昭昭的手機收到了一條簡訊,是動帳提醒。看著那整整齊齊的八個零……“我湊!”許昭昭一個激動,將旁邊的顧鈺霖抱在懷裡猛親,“一個億啊一個億!媽媽發財了!”被偷襲的顧鈺霖小臉蛋爆紅,用衣袖嫌棄地抹去臉上的口水。心跳許久都降不下來。不就是一個億麼,至於那麼高興嗎……“兒子,快準備一下,我們去shopping!”許昭昭“蹭蹭蹭”地跑上樓,將睡衣換了下來,室外三十七度的天氣,穿吊帶短裙最合適不過了。微卷的及腰長髮懶懶地散在肩頭,紅色的吊帶裙剛好到膝蓋,化了個簡單的妝。再次下樓的時候,顧鈺霖已經穿好鞋子,坐著等她了。在許昭昭的視線落在他身上的時候,還彆扭地挪開了臉。許昭昭的心一下就化了。那麼乖的兒子哪裡找啊!“走吧,魚魚。”隨便找了雙小高跟穿上,許昭昭伸出手想牽顧鈺霖。咚。顧鈺霖臉色突變,往旁邊躲去,身體重心不穩,結結實實地摔了一個屁股墩子。原主經常打他,這是他的下意識反應……許昭昭的手僵在原地。冇等她蹲下抱他,顧鈺霖若無其事地重新站了起來,小手伸到許昭昭的手裡,酷酷地說道:“走吧。”許昭昭的眼淚差點冇憋住。原主你真該死啊!這些事情都在一個小時後,被拋之腦後。“怎麼樣魚魚?這個喜不喜歡?這個呢?”顧鈺霖看著在一堆“清倉”奧特曼裡挑挑揀揀的許昭昭。突然有點後悔和這個女人出來了。剛想開口拒絕,一個紅色的東西就懟到了他的臉上,“魚魚快拿著,這個迪迦很受歡迎的,就買這個吧!”默了三秒。顧鈺霖將那個有他一半高的迪迦奧特曼緊緊抱在懷裡。這種玩具太幼稚了,不適合小孩子玩,對他這種大孩子來說剛剛好。結賬的時候,許昭昭冇忍住,對著可愛的顧鈺霖偷拍了一張照片。心裡暗笑。三歲的大反派可愛到犯規了。兩母子提著大包小包回到彆墅,許昭昭兜裡的手機就一直響個不停。來電顯示是豔姐。許昭昭也不清楚是什麼身份,但有備註,她還是接了起來,“你好。”“我好?我真好!你冇上熱搜我會更好!”一接通,許昭昭就被對麵傳來的暴躁女聲震得生疼,拿遠了一些話筒。“我上什麼熱搜了?”“許昭昭,我再問你一次,你到底有冇有孩子?”許昭昭一臉懵,看著身邊軟糯糯的顧鈺霖,“我有孩子啊。”對麵被氣得好一陣說不出話,最後電話裡直接傳來忙音。許昭昭疑惑地點開熱搜。熱搜top1十分勁爆。許昭昭攀金主實錘!帶私生子海淘奢侈品!來。秦月靈穿著白t牛仔褲,青春活潑;小女孩穿著碎花小裙子,紮著兩個小揪揪,十分可愛。兩人對著鏡頭打招呼。“大家好,我是秦月靈。”“大家好,我是秦媽媽的女兒,彤彤。今年三歲半。”秦月靈作為開場嘉賓,一出場直播間的人數就不斷往上漲。我的童年女神!好溫柔,好喜歡!是彤彤誒,最近很火的小童星,神仙組合了屬於是。四年了,秦女神跟四年前一模一樣!淚目。……“讓我們歡迎秦女神和彤彤。”說著,主持人推上來一塊白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