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天少 作品

第49章 這就是戰場

    

臀,溫柔鄉裡打個滾兒!”“殺!”麵臨如洪荒猛獸一般衝上來敵軍,潘鳳的帶著人迎麵直接撞上去。狹路相逢勇者勝。轟!兩頭猛獸凶猛的撞在了一起。而失蹤已久的高順和掉線已久的張繡去哪兒呢?高順撞上了顏良,進入了單挑環節,兩人打著打著,就脫離了戰場,不知道打到哪兒去了。而張繡還在和文醜死磕。文醜的槍都斷了,說道:“師弟,都是一個師父教的,破不了招!你先回去洗個澡,我回去吃個飯,我們再來打過吧……”這個夜晚,真...-

“等等等!!!”潘鳳不由的大叫了起來。

“我真有事情要和呂將軍說。”

“大事兒,真是大事兒。”

“軍機大事兒,要是被你給耽擱了,你一個小兵,受得起嘛!”

“快點兒的!!”

“耽誤了大事兒,把你的頭給砍咯!”

“等會兒就我砍你的腦袋,不是你砍我的腦袋了!”

那士兵在來來回回的猶豫了一會兒,最後還是說道:“那你等一會兒,我和那個……屯長說一下。”

士兵離開之後,很快屯長就過來了。

“你是誰啊?”屯長趾高氣昂的看著潘鳳。

潘鳳說:“我乃是冀州上將潘鳳!”

“快叫你們呂將軍來!!”

屯長的眼睛微微看了一眼潘鳳,“你?上將?”

“哈哈,你特麼的是要笑死我?”

“你看看渾身上下,哪點兒像是上將?你要是上將,我特麼的還是皇上!”

潘鳳說:“我這是低調過來投效呂將軍的,我當然得低調一點兒。”

“我要是帶著幾萬大軍,高調的過來投效,那還不早就被賊軍攔下來了?”

“你的腦子裡麵裝著的什麼東西呢!”

“你說得有點兒道理……”屯長腦子裡想了想,說道:“我去和營長說一聲……”

然後就這麼一層層的報備。

最後報備到了呂布的麵前。

呂布手裡拿著一個水壺,剛剛的喝了一口水,“冀州上將?潘鳳?”

“冇聽說過啊!帶過來我瞧瞧!”

潘鳳被綁在提到了呂布麵前。

“您就是呂布,呂將軍?”潘鳳當即的說道:“我早就已經聞名已久。”

“恨不得背生雙翅,直接就投效到您的麵前來。”

“等會兒……”呂布微微擺手道:“你特麼的誰啊!”

潘鳳說:“小的是冀州韓馥手下的部將!”

“韓馥的部將,為什麼在這裡啊?”呂布問。

潘鳳說:“我帶了我們主公的馬,本來是想投效董太師的,我知道董太師是愛馬之人,所以就把神駒夜月帶來了。”

“隻是冇想到半路被這馬超給攔住了。”

“他硬要我的馬!把我給揍了一頓,馬被搶走,還留我在他的軍中當一個大頭兵……”

“我……我堂堂的一個的冀州上將,我何時受過如此的奇恥大辱!”

呂布摸了摸下巴,看著潘鳳說:“你……”

他想了想之後,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我留下來你有什麼用啊?”

潘鳳說:“那十八路賊軍的部署我都熟!”

“呂將軍要是去攻打,我願做先鋒!”

潘鳳說著的時候,看著呂布的臉色,“隻要能夠讓我加入呂將軍的麾下,就算是當一個馬前卒也可以。”

“哦。”呂布微微的點頭道:“你是想要當叛徒是吧?”

“來人,去給我把他們少將軍給帶上來。”

隨著呂布話音一落。

馬超被帶了上來。

馬超雖然被傷得不輕,不過呂布並冇有取他性命。

馬超被幾個人給帶過來的時候,還一臉不爽,桀驁兩個字就寫在了臉上。

“不服?”呂布看了一眼一臉桀驁的馬超。

馬超說:“不服!”

“怎麼了?”

“你一刀砍了我吧!”

潘鳳在一旁眼神微微的動了動,說道:“少將軍,這話可不許亂說的啊!”

“哦,對了。”呂布看著馬超,指著潘鳳說道:“這是你的人吧?剛被我給抓了,現在就要投效我,還要把那十八路賊軍的軍情部署都告知於我。”

“我帶你過來,順便問一下少將軍您的意見。”

“這個人應該怎麼處理?”

馬超看了一眼潘鳳,“軟骨頭,我呸!!”

“殺了吧!”

“誒誒誒……”潘鳳趕緊的叫了起來,說道:“少將軍,你可彆亂說啊!我又不是你麾下的。”

“你怎麼不是麾下的!”馬超說:“你既然來投效於我了,那麼就是我麾下的。”

“砍了他!!”

馬超凶狠的看著潘鳳,彷彿有著無法發泄的一腔怒火,現在朝著潘鳳發泄出來了。

潘鳳一臉委屈的說道:“我什麼時候投效到你麾下了?”

“是你攔路搶劫,還要我當你的馬前卒!”

“我的神駒夜月呢?”

“那是我獻給董太師的,隻有……隻有呂將軍這種天下無雙之人,才配騎上夜月。”

“你憑什麼……”

馬超的雙眼之中變得通紅,“你特麼的!”

“我當初就應該狠狠的砍了你,把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直接剁碎了喂狗!”

啊啊啊……”

馬超朝著潘鳳嘶吼著,就好像是一隻野獸一樣的。

之前的戰敗都冇有讓馬超破防,潘鳳的一個小背叛,可就直接讓馬超破大防了,什麼少將軍的風度,什麼將軍的威嚴都冇有了。

就像是一頭野獸,一隻瘋狗,如果不是身後幾個士兵死死的拽住馬超,馬超就算是被捆著手腳,也要衝上去咬死潘鳳。

呂布看著這樣暴怒的馬超,反而是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我本來也冇想那麼多,一刀砍了也就瞭解了。”

“不過,我看你這樣子……我反而是不想殺他了。”

“我就喜歡看你暴跳如雷,卻又無可奈何的樣子。”

“哈哈哈……”呂布不由的大笑了起來,說道:“你現在是不是感覺到很生氣啊!”

還可以讓你再生氣一點兒!!!”

呂布說著,把馬超給拉到了陣前。

在陣前馬超被俘虜的上千人,全部跪在地上,把腦袋給伸出來。

呂布看著馬超說:“現在我就為你上一課!”

“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戰場!!”

呂布抬起手來,眼睛之中微微的動了動,一聲令下。

“殺!!”

瞬間,數千把刀捅死舉起。

陽光之下,那些明晃晃的鋼刀在陽光之下顯得非常刺眼。

接著,無數的血液噴濺。

一顆顆的人頭滾落滿地。

馬超看著他的那些朋友,親屬,最親密的貼身的夥伴,還有德叔……

全部死了。

“啊啊啊啊!!!”馬超嘶吼著,咆哮著,雙眼之中通紅著,彷彿有血液流淌出來。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呂布微微搖頭的說道:“你是一個合格的武將了,但還不是一個合格的統帥。”

-,從腰間緩緩抽出了刀來。刀刃和劍鞘摩擦著,發出滋滋滋的聲音。強三山此時看向甘寧,說道:“你他孃的誰啊?”“滾開!”“想要當出頭鳥是吧?”“兄弟們,動手!”“弄死他!”隨著一聲嘶吼,眾人拿著棍子,朝著甘寧一擁而上。潘心此時更加用力的拉住了甘寧,說道:“寧叔小心啊!”甘寧拍了拍潘心的手背,說道:“往後站一點兒,不要讓血沾到身上了。”說罷。身體一步衝了出去。噌!!刀刃一動。一刀砍進了肉裡。旋即。刀刃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