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天少 作品

第48章 槍仙

    

去。雙手從後背之上的,拔出了短戟。在這種亂戰的情況之下,雙手武器就是最好的。韓龍的體力已經在輪番的攻擊之下被消耗得差不多了。而太史慈一直都在遠處射箭,他體力儲存得很好。拔出短戟,一劈,一掛,一刺,一撩……衝到了麵前的幾個士兵倒在了他的腳下。太史慈雖然是一個弓兵。不過,他的近戰也是一絕!太史慈準備衝出去的幫助韓龍的時候,身體一下頓住了。一回頭,身後綁著一個潘鳳。揮戟斬斷弓弦。他拿著雙戟幾步衝進人群,...-

馬超確實不弱。

就算是受傷了,也是真的一點兒都不弱。

槍法不斷的挑動。

有好幾次都差點兒的傷到了呂布。

兩人之間的打鬥速度變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光是遠遠的看著就感覺到眼花繚亂,眼睛之中看見的好像是流星隕落,接著的又是好像是有著一隻隻的花蝴蝶,在眼前不斷的撩動,看一會兒之後,就覺得眼睛好像是被針給狠狠的紮得生硬的疼。

潘鳳使勁兒的揉了揉眼睛。

“厲害,厲害啊!!”

潘鳳的手在下意識的比劃著。

“這一戟劃過去……”

“這招我知道,名叫天外飛仙。”

“我我我我……這一槍厲害。這一招叫流星隕落……”

“這招就是傳說之中槍出如龍嗎?快如閃電……”

“這招叫什麼?從來冇有見過,我願意稱之為星光璀璨……”

潘鳳在一旁解說著。

很快,他的解說引起了周圍的一堆人的側目,他的解說比前麵的打鬥還要精彩。

“這招叫什麼?”一個士兵在一旁問道。

潘鳳說:“這叫你都不知道?”

“這叫銀鉤畫!”

“這一招的來曆還有一個故事。”

“傳說在幾百年前,由一個槍仙創造。、”

“那個槍仙叫什麼?”

“槍仙叫自如來!”

“他身世坎坷,本來一個世家公子,不過後來被人給殺了全家,然後被賣去一個大戶人家當奴隸。”

“他是一個

大戶人家的孩子,並不擅長武藝,不過卻異常的擅長書法。”

“他在當奴隸的時候,天天捱打,不過這家的主人也是一個書法大家。”

“他天天看那家主人寫書法,看得如癡如醉……”

“結果看得太入迷了,被主人家給打斷了一隻手。”

“後來他喜歡上一個女孩……”

“結果那女孩被人虐殺。”

“國仇家恨啊!”

“他拿著毛筆一

朝入道,從書法之中領悟出一招槍法。”

“這招劍法就叫,銀勾如畫!”

“槍是直的,怎麼勾呢?”

“因為,他被打斷了一隻手,他隻有一隻手,槍出的時候好像是毛筆寫書法的時候一樣,能夠拐彎兒,彌補了他隻有一隻手的缺陷……”

“在一個雨夜之中,槍尖亮起銀色,銀槍如畫,黑夜如墨,槍尖沾墨,在黑暗之中作畫,打敗了屠殺他全家的仇人,最後抱著愛人的屍體,歸隱山林……”

潘鳳在陣前講起了故事來,關鍵是周圍的那些士兵們聽得是如癡如醉的,把周圍人的注意都從馬超和呂布戰鬥之上給吸引了過來。

“啪!”

潘鳳一拍巴掌說道:“閒話不多說。”

“我們先看回戰場來。”

“我們看少將軍的這一槍其實是非常的巧妙啊!”

“不僅出槍的時間出其不意,那個角度也特彆的刁鑽,如果對手不是呂布的話,早就已經死在了這一槍之下。”

“呂布的這一戟也是大有來頭的啊!”

“這本來是一招刀法的,是由幾百年前的一位刀仙創造的。”

“不過,這呂布,居然把這一招刀法給融到了方天畫戟之中!!”

“好險啊!如果少將軍不收槍一下的話,可能就要命了。”

“哎呀……少將軍這一槍實在是太冒險了啊!被那呂布給挑了一下,不過還不是傷在要害部位……”

“前一百招,這呂布其實一直都是在試探。”

“現在不一樣了,打了一百招之後,呂布摸清楚了少將軍的招式之後,開始反擊了!!”

“少將軍已經漸落入下風了。”

“呂布的方天畫戟看起來有幾十公斤重,不過在他的手裡像是一片落葉……不不不!!他這一招就叫狂風捲落葉,好快好快,大開大合……”

“呂布的這招是什麼?龍捲風摧毀馬廄……”

“少將軍已經敗了啊!招式已經全出,而且套路也被呂布都給摸透了!”

“而呂布他的招式都還冇有全出,現在纔剛剛的露出獠牙來,就好像是一隻蟄伏的野獸,現在纔剛剛開始亮出獠牙,露出爪子來!!”

“恩?”

“恩??”

周圍的眾人猛然

看向潘鳳。

潘鳳怎麼說著說著就有點兒不對勁兒,開始偏向呂布了。

“你特麼是在站在那邊的?”

“敢說我們少將軍的壞話!”

潘鳳一臉無辜的微微攤開手掌,說道:“我……我不過就是說了一句公正的實話而已。”

“好吧,我不說了……”

……

馬超渾身不斷的冒汗,感覺到一條手臂已經完全的麻木了。

而另外一條手臂,已經基本上使不上勁兒了。

而呂布看出了馬超的一條手臂受傷了,剛開始的時候確實能夠活動自如,並冇有什麼影響。

不過,隨著戰鬥越加的激烈,越加的持久,他的手臂就撐不住了。

而呂布也朝著這條受傷的手臂猛攻!!

而呂布的招式也開始變得簡單了起來。

就是一戟一戟一戟的不斷的朝著那條受傷的手臂使勁兒的猛掄,猛砸!

馬超隻聽見了哢嚓一聲。

手裡的長槍斷了。

他的手臂也斷了!

呂布手裡的方天畫戟橫掃出去。

啪的一聲。

就直接馬超給拍下了馬。

“籲!!”呂布拉著馬韁,赤兔的雙蹄抬起,呂布在馬背之上橫刀立馬……

陽光之下,畫戟落在馬超的麵前。

“小馬兒,你還差點兒火候!”

“如果,是你爹來,肯定不會這麼大!”

“不過,你還年輕。再給你幾年的時間,在戰場上洗禮一下,你有機會超過你爹。”

“不過……”

呂布揮舞起手裡的方天畫戟,長嘯一聲,“殺!!”

在呂布身後的數萬兵馬,直接就掩殺了過去。

馬蹄聲呼嘯著……

喊殺之聲響徹震天。

馬超被挑下馬之後,士氣已經跌落穀底。

一輪衝鋒,就把西涼鐵騎給沖垮了。

在亂軍叢中,潘鳳偷偷摸摸的準備溜走,不過……

冇跑掉。

在人群之中被俘虜了。

“喂喂……”潘鳳被綁了起來,跪在了地上,“輕點兒,輕點兒,自己人。”

“我們是自己人啊!!”

“呂布,呂將軍在那裡,我有話要說。”

一個士兵推了他一把,“說什麼,等會兒下去和閻王說吧!”

-他才知道這是一個要命的活兒啊。整個風城被無數的黑山軍個圍成了鐵桶一般。這怎麼能進得去啊!再說……進去了之後,又該怎麼出來啊?許攸也不是草包,他看過之後,讓人去找在附近的山民。能夠進城的地方,就隻有後麵大山了。而山民肯定是有辦法進入城裡的。他對那些山民還挺瞭解的……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許攸也不吝嗇金錢。很快就找到有人有辦法進風城了。等人到了之後。許攸看著那人問,“汝有何辦法?”那人說道:“錢呢?”“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