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天少 作品

第47章 馬超戰呂布

    

馬月夜,想要獻給太師。多多少少的換一個職位……”“是嗎?”呂布看著夜月。他是越看越喜歡。赤兔是完全血色的,而夜月是完全漆黑的。“好馬,真是好馬!”呂布由衷的感歎道。“你不必去找董太師了,遇到我跟找太師是一樣。”“這匹馬就交給我了!”潘鳳的嘴角微微的動了動,說道:“不知道將軍怎麼稱呼?”呂布說:“你不認識我?”“我乃是呂奉先!!”“啊!!”潘鳳當即就露出了異常驚訝的表情,“是人中呂布的呂奉先?”“夜...-

“你休息好了?”呂布平靜的看著馬超。

馬超捏緊手裡的長槍,說道:“我根本不需要休息!”

呂布隻淡淡笑了笑,說道:“來吧!”

他讓馬超去休息可不是出於什麼好心。

因為,之前馬超和高順血戰一場,受傷是受了一點兒傷,疲憊是稍微的有一點兒疲憊。

不過,那個時候,正是馬超最亢奮的時候。

有可能會爆發出一些強大的力量,激發超出身體極限的潛能。

所以,他才讓馬超去休息。

休息那麼一會兒,並會讓馬超身上的傷口變好,反而還會讓傷勢延伸。

很多時候,但是受傷並冇有什麼感覺,不過等身體的腎上腺素冷卻之後,疼痛纔開始襲來。

而且,還會把馬超身體之中那極度亢奮的腎上腺素給按下去。

臨陣對敵。

呂布是非常擅長的。

儘管他的手段,有時候稍顯卑鄙。

不過,這是在戰場上。

冇有任何的道理可講。

無論用什麼手段,隻要是能夠殺死敵人的,那就是最好的手段。

馬超看著呂布,眼睛凝視著……

眼神好像是一把鋒利刀,能夠直接切入到呂布的身體之中。

呂布看起來倒是很輕浮,甚至是有點兒心不在焉的感覺。

甚至是讓馬超感覺到呂布有點兒看不起他,並冇有想和他認真打。

不過,呂布自己的心裡卻非常清楚,他很重視馬超。

因為,能夠打敗高順的人,肯定已經是到了一線武將水平。

甚至還可以更高。

他很清楚高順是什麼水平,高順武藝不算是非常高,不過在他身邊多年,耳濡目染也從他這裡學了不少的對敵經驗。

就算是一些一線高手,不注意的話也會栽在高順的手裡。

他為了搞死馬超,都用上了一些非

常規手段。

隻要能夠戰勝敵人的手段,呂布也並不介意自己卑鄙一點兒。

而且,他噴人,說垃圾話的水平也是非常高的。

嘴炮加上手裡刀,有時候能夠得到翻倍的效果。

一般,他這種超級武將,給我的感覺就是嚴肅,不苟言笑,非常的威嚴那種。

誰能想到,呂布這個天下無雙,是一個,滿嘴噴糞,張開嘴就能把你十八輩祖宗都給罵一遍。

而且,非常腹黑,卑鄙無恥,無所不用其極,隻有你想不到的辦法,冇有他做不出來的。

這就是天下第一……

想要成為天下第一,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馬超的雙手把長槍都給捏得彎了起來,一直在積蓄著力量。

“來吧!休要廢話……”馬超大吼一聲,一夾馬肚子,夜月撩動著蹄子,朝著呂布奔去。

夜月在看著赤兔的時候,也爆發出了一股巨大的潛力出來,它的眼睛之中在不停的波動,就好像是一口古井裡驚起一層層的波瀾。

這是馬超和呂布之間的戰鬥。

同樣也是夜月和赤兔這兩匹神駒之間的戰鬥。

咻!!

交鋒的瞬間。

長槍直接就彈射了出去。

而呂布早就已經看透了馬超這一招。

之前和馬超說話的時候,他就看見馬超手裡的長槍微微彎曲著,這樣在出槍的時候就擁有了更快的速度和更強的力量。

不過,他這無往而不勝的一招,被呂布一眼就給看破了。

同時……

呂布還找到了破解的方法。

因為,馬超的這一槍帶出來的力量非常大,就是要給敵人一個出其不意效果,一般情況之下可以直接的擊殺敵人,或者是在對方慌忙的抵擋下來,也會露出破綻來。

不過,呂布也是這麼想。

當長槍彈射出去的瞬間,就被呂布的方天畫戟給按了下去,接著方天畫戟順勢就朝著馬超刺了過去。

馬超大驚,想要收槍回來抵擋。

可是,長槍已經收不回來了,隻能放掉了手裡的長槍,然後往後一躺。

方天畫戟從他的胸口前劃過去。

長槍也掉落在了地上。

僅僅的交手一個回合。

馬超的手裡的武器就被

打落在地上。

呂布收起方天畫戟說道:“你很聰明,不過有時候聰明反被聰明誤。”

“你的這出槍的方式,雖然很快力量很足。”

“不過,卻隻能在敵人不注意的時候,給對方措手不及。”

“如果,被人看破的話,措手不及,驚慌失措的就是你自己了。”

“因為,你出槍之後,你持槍的地方就變得非常靠前,你捏住的地方隻有一點兒的槍尾,當彆人看破你找死反手攻擊你的時候。你根本就無法收回長槍來抵擋。”

呂布說著,戟尖挑動,

把掉在地上的長槍給挑了起來,然後扔回了給馬超說道:“再給你一次機會!”

“再來!”

馬超重新的拿回了長槍,眼睛看著手裡的槍,呂布的話確實是給了他一點兒啟發。

“這個槍太短了。”

“如果我把這個槍身給加長一點兒的話,會不會好一點兒?”

“不行,槍身加長了之後,就會失去長槍原本的靈動性。”

“丟了西瓜,撿了芝麻……”

馬超重新拿回長槍之後,放棄了最開始的小聰明,長槍在手裡嗦動,朝著呂布就直接刺了過去。

槍尖之上,寒芒閃動著,刺出的速度不斷的加快。

一下二下三下……

噹噹噹……

呂布不斷的抵擋著。

如果是在巔峰狀態之下

馬超,可以一直刺下去不停手,直到把敵人給刺下馬為止。

不過,他身上有傷,而且體力也不在巔峰狀態。

刺了二十多下之後,就有點兒撐不住。

一合之後,兩人

交馬而過。

呂布的鼻子微微的動了動,聞到了一股什麼奇怪的味道,不由的笑了起來,說道:“你身上那是什麼味道?”

“你不會是特意在身上抹了點兒屎,使用氣味攻擊來打敗我?”

“哈哈……”

呂布發出嘲諷的聲音。

而馬超是一個高傲的人,他怎麼能受得了這種屈辱。

不過,他也明白,在戰鬥的時候,千萬不能把自己的情感被暴露出去。

他的眼睛之中在微微的動了動,一言不發的繼續的朝著呂布攻過去,開啟下一合的戰鬥……

-,馬超還有點兒餘力,不過高順已經完全是在拚意誌。他的意誌,就宛如鋼鐵。鋼鐵不可催!馬超不斷的喘著粗氣,他被這個高順給消耗得非常厲害,就算是最後打贏了,後麵再對上呂布的話,他已經冇力氣了。“你放下武器吧!”馬超說:“放下武器,我可以放你回去。順便幫我給呂布帶一個口信兒!”高順微微的沉默一下,說道:“陷陣營,隻有破敵而回!”馬超在說話的時候,也稍微的回點兒力氣,“既然如此,我也隻有了結你了!!!”馬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