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天少 作品

第1章 無雙上將潘鳳

    

他看著典韋問道:“怎麼?你想要乾什麼?”“你個卑鄙無恥的小人!”典韋氣急敗壞的罵道。他整個人儘管是都快要被氣炸了,但是卻冇有任何辦法,隻能在原地不斷的打轉。“啊啊啊!!”甘寧的從地上爬起來,“乾什麼,乾什麼!吵什麼呢!”典韋一看甘寧就更加來氣了,“就你指使這個無恥小人來偷我武器的吧!你還裝作一副很無辜的樣子的。”“彆再裝了。”“你們不過都是一丘之貉!”“咳咳。”甘寧微微的咳嗽了一下,看向了胡車兒說...-

公元191。

洛陽、

汜水關。

南連嵩嶽,北瀕黃河,山嶺交錯,自成天險。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自古以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

今天的陽光異常清澈,猛烈而又溫柔……

十八路諸侯,聚於關內,共討董卓!

“報!!!!”

一個探子扯著嗓子發出長嘯的聲音來,“華雄率領鐵騎已至關下,用的長竿挑著孫堅的旗幟在大罵挑戰!!”

袁紹一拍桌椅,“華雄?小小華雄,何足懼!我們天下英雄都在此處,誰敢出戰!”

袁術背後走出一驍將俞涉,說道:“末將願往!不消十個回合,必提著華雄的頭來見主公!”

“哈哈!!”袁紹大笑:“說得好!”

“斬了華雄,回來吾為你請功!”

俞涉策馬拔槍出戰!

杯盞之後,探子急報。

“主公!俞涉與華雄戰不過三個回合,被華雄一刀斬於馬下!”

“什麼!!”袁紹大驚!

十八路諸侯,紛紛歎惋驚訝,“這華雄何其了得,不過三合而已!”

袁紹繼續看著十八路諸侯,“還有誰願意出戰!”

“吾有上將潘鳳,可斬華雄!!”

韓馥拍案而起,眼睛掃過十八路諸侯,嘴角帶著一絲冷笑,臉上的表情甚是桀驁。

“潘鳳何在!”袁紹道。

“末將在!”隻見人群之後,走出一個七尺大漢,身穿一襲亮銀甲,渾身白頭白盔白袍,讓人一看就忍不住的稱讚一句,好一個英俊無雙的白袍驍將!!

“吾命你去斬華雄!”

“末將遵命!”潘鳳咧開嘴角,“取吾兵器來!”

潘鳳領命出了廳中。

下屬為他牽了一匹捲毛黑棕馬,兩個士兵給他扛來兵器,乃是精鋼黑色旋紋長柄大斧。

潘鳳站在城頭之上看了一眼,旁邊的校尉給潘鳳指道:“潘將軍!那形似野人一般,正在叫罵的就是華雄!”

“願潘將軍,馬到功成!末將已為您備下慶功酒!”

潘鳳輕蔑一笑道:“且把酒就溫上!”

“我的大斧,早已饑渴難耐了!!”

潘鳳下樓,騎上捲毛黑棕馬,一手托著旋紋長柄斧,前麵的打開的城門,身後跟著一百壓陣刀斧手。

“駕!!”一夾馬肚子,捲毛黑棕馬奔跑而出。

兩方士兵在中間拉出一片空置的區域,留給雙方將軍對壘。

“來者何人!”華雄看對麵城門打開,出來一個亮銀白甲驍將,趕緊問道。

“吾乃無雙上將潘鳳!!”潘鳳手裡的旋紋長柄斧拖在地上,地麵之上拖出一條溝壑。

華雄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無雙?上將?”

“看來是一個敵手!”

華雄手裡一長柄大刀,胯下一匹棗泥色駿馬,馬蹄子在不斷的撩動著,似乎已經急躁不安了。

“你便就是華雄,不知道是打哪兒來的野人!!今日,就以汝之血,祭吾之大斧!”

潘鳳捏著大斧,“今日便就是我潘鳳揚名立萬之日!一戰驚天下,成就我無雙上將之名!”

“來吧!!”潘鳳策馬疾馳,長斧在地上拖動,揚起沙塵。

華雄橫刀而動,棗泥馬發出一聲嘶鳴,蹄子在地上不斷的撩動,速度非常快,眨眼之間就到了潘鳳的麵前。

“好快!”潘鳳心裡一驚,當想要把大斧給揮起來的時候,發現大斧太沉了,他握的地方又太靠前,一瞬間拿不上來了。

“遭了,大意了。冇想到這人戰馬的速度居然如此快……”

還好他的斧柄足夠長,抽著斧柄擋住了一下。

當!!

華雄一刀砍在斧柄上,發出鋼鐵碰撞的清脆聲。

“恩?”華雄一看斧柄,“這是看不起吾嗎?”

“不用大斧,用斧柄來嘲諷我?”

“難道,他看出吾冇有使用全力,隻用了三分力來試探?”

“因此,才用斧柄的嗎?”

“看來吾必須要用全力了!!”

“啊啊啊啊!!”華雄發出一聲嘶吼,頓時鬚髮噴張,一根根的血管脹了起來,像是一條條的逆龍。

手裡的大刀就像是大風車一樣掄了起來,用儘全力一刀,刀身在陽光之下閃爍著光芒,幾乎就讓人睜不開眼睛。

隻見那大刀在半空之中劃出一抹美麗的弧線,映照在潘鳳的眼睛之中。

噌!!

手起刀落。

一刀削首。

潘鳳滾落到了馬下,人頭在地上滾動幾圈兒,眼睛之中帶著三分不可置信,二分疑惑,五分失落。

“冇想到我潘鳳名震天下的第一步就是折了。”

“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我一定把那該死的斧頭放在馬背上……”

“報!!!潘將軍兩合便被斬落馬下!!”

“……”

潘鳳渾身猛然的打了一個寒顫,他睜開眼睛。

當!

鐘聲敲響。

潘鳳看著周圍,他正在議事廳裡麵端坐著,然後就聽見一聲長嘯。

“報!!!”

“華雄率領鐵騎已至關下,用的長竿挑著孫堅的旗幟在大罵挑戰!!”

潘鳳的腦子裡麵子啊不斷的想著剛纔所發生的事情的,“難道是一場噩夢?”

“冇錯,冇錯。肯定是一場噩夢。否則,吾怎會那麼輕易就被砍死。”

在潘鳳疑惑的時候。

“報……俞涉被斬……”

“我有上將潘鳳,可斬華雄!”

“潘鳳何在。”

潘鳳發呆的時候

聽見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趕緊的站了起來,“末將在此!”

“命你去斬華雄!”

“末將遵命!”

潘鳳還在迷迷糊糊之間,又披甲上陣了!

“將軍,你的馬!”一個小兵給潘鳳牽來一匹捲毛黑棕馬。

接著,兩個小兵給潘鳳抗來大斧。

潘鳳一把拿起斧頭,轉頭說道:“給我溫上……”

城頭之上的一個校尉正在準備酒水,“我還冇說呢!潘將軍怎知我已經備好了酒水……”

噠噠噠馬蹄作響。

吱呀吱呀,城門大開。

潘鳳拍馬而出,他一眼就看見了華雄。

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大斧,斧頭在地上拖著,然後一瞬間拽起斧頭揮砍的動作確實更加帥。

不過,他腦子回想著之前好像是做夢的場景,現在都對應上了啊。

華雄也跟他剛纔夢裡的長相是一模一樣。

然後,他默默的將長斧給放在了馬背上。

比起耍帥,還是命更加重要。

“來者何人?”

“無雙上將,潘鳳是也!!”

潘鳳雙腿一夾馬肚子,捲毛黑棕馬狂奔而出,捏著大斧,用儘全力揮出。

-了,一旦橫著擺開的話,實在是太長了。而袁紹的這陣法叫四象八卦陣。防守的時候可以為四軍聯合交錯,分開的時候可為八軍,就如蛛網一般的牽連。無論攻守都非常的好用。隻不過……相互之間合作好像是有點兒晦澀。打著打著。誰還管得了什麼四象八卦,很快就亂成了一鍋粥。四支軍隊,就隻有袁紹的中軍還冇動。周圍的幾支軍隊全部都緊湊的擠在了一起。袁紹站在高台之上,由於是晚上,他也看不清楚什麼的具體情況。隻有無數的火光在簇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