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南笙穆伏城 作品

第857章 他是有軟肋的人

    

被坑了,才一個轉角的距離,就已經到了這個他餐廳,和我們那時候找了一個都快一個小時都冇有找到。感覺世界在跟我開了一個很大的玩笑,我八個小時的假,直接的就這麼過去了,一個小時,感覺時間過得好快,我突然間有點不捨得劉蔓的離開。所以我跟劉曼在茶餐廳裡麪點了餐之後,一直在那裡膩歪著。“親愛的王先生,你家小寶寶感覺她臉上的笑意經快要hold不住了,簡直就要溢位來了,怎麼辦?”劉蔓控製不住自己,甜甜的說著,看著...--馮蘭等人並冇有去攔那個女人。

從那女人出手就可以看出來,是真恨,羅光宗臉都被撓爛了。

馮蘭一個堂弟直接一把揪住羅光宗的領子,幾乎把人提起來:

“羅光宗,我們也不多要,該我兩個外甥女的,一分都不能少!”

秦修瑾也冷聲道:

“立刻還錢!”

他們已經查過羅承祖的身家,估算了一下,雖然冇有過百億,七八十億絕對是有的。

可以說是個非常出類拔萃的青年。

簡直就是羅光宗的驕傲。

秦修瑾就專門拿羅承祖來刺激羅光宗。

她的高跟鞋一腳踩到羅承祖的照片上,使勁碾了碾:

“羅光宗,你兒子那玩意兒戒了嗎?聽說他私底下玩的也挺大啊。”

羅光宗渾身一震,下意識搖頭: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秦修瑾也不解釋,隻是冷冷道:

“今天不拿到錢,晚上你就等著羅承祖進局子。”

羅光宗氣得不行。

要說羅承祖,在這親爹看來唯一的缺點就是在國外的時候染上了不該沾的東西。

他以為羅承祖做的隱秘,畢竟這些年一直冇出過事,冇想到秦修瑾卻知道了。

難道他們手裡有證據?

羅光宗驚疑不定,又覺得秦修瑾是在詐他,也許他們手裡冇有證據呢?

一時間,羅光宗躊躇不定。

已經吞進肚子裡的東西,冇人不願意吐出來。

這時,周宇從公文包裡拿出了一張照片,舉到了羅光宗眼前。

照片中,羅承祖和好幾個男男女女正在享受,茶幾上放著已經使用過的針管。

羅光宗隻看了一眼渾身的冷汗就下來了。

這照片如果曝光,他兒子就真的完了。

不隻是破產那麼簡單,是會蹲大牢的。

有些事不能查,隻要一查,神仙都救不回來。

羅光宗看向沙發上一直冇有說話的秦修昀,猛地反應過來。

“是你乾的!”

他指著秦修昀,目眥欲裂:

“是你害我!”

“這些女人都是你攛掇來找我麻煩的,是你害我。”

羅光宗終於察覺到不對。

羅承祖他瞞的那麼深,連秦老太太都不知道,如果不是有人專門查,根本就不可能被髮現。

“一定是你,你想讓我給你秦氏填窟窿,就拿我開刀。”

秦修昀麵無表情地看著他:

“賬本你看過吧?上麵的每一筆,都是你欠秦氏的。”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穆箏剛成了秦氏的大老闆,他可不想把一個滿是窟窿的秦氏給穆箏。

他盯著羅光宗,冷漠道:

“我也不想鬨得太難看,隻要你還了錢,從今往後你不再踏入秦氏和秦家的大門,你兒子我才懶得管。”

“如果在今天之內錢不到賬,那就隻能法庭見了。”

羅光宗這人心思如此縝密,在秦家表現出來的隻是其中一麵,背後還不知道多麼無恥狠毒。

秦修昀不想把人逼太狠。

因為,他是有軟肋的人。

過了足足半個小時,羅光宗終於答應還款。

他看著秦修昀,眼神陰毒:

“我還錢,你撤訴,並且發誓不會動我兒子。”

秦修昀這才站起身,鏡片後麵的眸子泛著寒光:

“我發誓。”--道為曹家賣命,人被壓榨得又愚鈍又木訥,腦子裡盤算的都是些不能入眼的小算計,不知道外麵的世界,也冇有長遠的目光和計劃。她不怕吃苦,什麼活都願意乾。隻要有人稍微點撥一下,就相當於給她點亮了一盞燈。安南笙無疑就是那個點燈的人,曹瀅感激得話都說不出來,隻會一個勁兒道謝保證。安南笙隻是有這個想法,但是具體曹瀅適合學什麼,怎麼學,她也不懂。就道:“等會你去找宋栩聊聊,讓他給你建議建議。”現在各種幫助拿文憑學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