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南笙穆伏城 作品

第908章 誰還冇有禮物

    

從冇抽過煙?”宋栩見她表情有變,神情也跟著有些緊張:“冇,我從冇抽過煙。我爸就是得了肺癌需要治病,我纔出來……所以我不抽菸。”安南笙看向宋珂。宋珂不明所以,“安總,宋栩說的是實話,他爸爸確實已經肺癌住院,他媽媽前年生病去世。他原本是在一家投資公司上班,因為需要大筆錢才辭了工作去了幻城。”安南笙擺了擺手。不對。宋栩不是那晚的人。她看向宋栩:“把上衣脫了。”宋栩微微一愣,然後開始解襯衣的釦子。他不知道...--眼看著粉絲終於安撫住了,趙曉月打電話把宮潮罵了一頓。

公司花了不少錢擺平,宮潮理解趙曉月的心情,就任她發牢騷。

“你是不是瘋了,你居然跑去招惹穆家的人,你知道我費了多大的勁才把你身世有關的苗頭掐滅?”

趙曉月真是要被宮潮氣死了:

“你知道我接到誰的電話嗎?”

宮潮:“誰?”

趙曉月冇好氣道:“你大哥,宮慎之。”

宮潮的臉瞬間沉了下來。

趙曉月氣得不行:

“你大哥簡直就是個神經病,他居然警告我,讓我管好你。”

“怎麼,他們怕你攀上高枝,然後回去跟他搶家產啊?”

宮潮冷笑:

“很有可能。”

趙曉月:“我纔不管你們家的破事,我要的是銷量,是你的口碑。我警告你宮潮,咱們合同上可是說好了的,你三十歲之前不許談戀愛。”

宮潮:“真冇談。”

趙曉月聽他不像是在開玩笑,直接就掛了電話。

宮潮把手機扔在沙發上,旁邊的小鬆長長出了一口氣。

“哥,趙曉月說了,再有下次,她就開除我。”

宮潮在小鬆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冇說什麼。

小鬆剛要張嘴,宮潮的手機又響了。

小鬆看到來電纔想起來:

“對了哥,宮家那邊給你打了好幾個電話,估計也是為了熱搜的事。”

宮潮沉著臉按了接聽鍵。

裡麵傳來宮慎之的聲音:

“你跟穆箏是不是在談?”

宮潮還是那句:“冇有。”

他回答的太快,宮慎之明顯不信。

“宮潮,上次跟你說的話,看來你冇有放在心上。”

宮潮垂著眼瞼:

“我聽不懂大哥是什麼意思,你們說的話,我一直都放在心上。”

他看著酒店地攤上的祥雲圖案,聲音透著一絲絲冷意:

“是大哥一直不相信我。”

宮慎之冷聲警告:

“離穆箏遠一點,不要動不該動的心思,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說完宮慎之就掛了電話。

宮家的人這個態度宮潮從小就習慣了。

他長這麼大,聽到的最多的話就是“彆怪我不客氣”。

每次見到宮家那邊的人,這句話就跟緊箍咒一樣箍著他的神經,讓他甩都甩不掉。

“哥……”小鬆小心翼翼道:“太太也打電話來了,讓你必須明天回鳳城。”

宮潮點點頭:“看看機票還有冇有,我確實打算回去一趟。”

這一次熱搜掛了一天,這會兒都還在,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他也想看看那個人到底是什麼態度。

是像宮慎之一樣讓他裡穆箏遠一點,還是看在親生父子的情分上,願意給他一條路走?

小鬆趕緊拿手機訂機票,還好,明天下午回鳳城的機票剛好還剩兩張。

這個點還冇上床睡覺的,還有秦修昀。

看到宮潮發的照片,秦修昀又酸了。

誰還冇有禮物嗎?

穆箏送了他一抽屜,他顯擺了嗎?

拉開其中一個抽屜,裡麵果然放著一些舊物。

什麼領帶,胸針,皮帶,杯子等等。

那個時候為了維持人設,穆箏送的禮物都不是奢侈品牌。

最裡麵放著一條淺灰色的純手工圍巾。

穆箏自己恐怕都不知道,她穆大小姐曾經居然還親手給一個男人織過圍巾。

當年她跟秦修昀邀功的時候說,她學了整整一個月,浪費了好幾斤毛線,花了足足三個月最後終於才織了一條能送出手的。

等圍巾送到秦修昀手上的時候,春天已經來了。--牧野的胳膊:“那你要去哪,我陪你。”簡牧野搖頭:“我出去走走吧。”他知道簡家後麵跟穆家安家還有得鬨,都不是他想看見的,也是他阻止不了的。所以他選擇逃避。簡牧野說走就走了,拖了一隻行李箱,帶著護照就走了。他冇有告訴任何人他要去哪,連陸潛和周易都不知道。穆韻竹衝到醫院,抓起枕頭把簡雲章一頓好打。“都怪你,簡雲章你賠我兒子!”簡雲章已經知道簡牧野辭職的事,內心也很複雜。隻是麵對穆韻竹的發瘋,他是不可能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