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南笙穆伏城 作品

第905章 小心討好的臉

    

覺睡醒就已經快中午了。摘了眼罩,頂著滿頭半長的捲髮發了幾分鐘的呆。上一次夢到地震……還是安南笙結婚穆伏城回來那次。愣了愣,宮言之突然掀開被子連鞋都冇穿就跑了出去。到了客廳,一個急刹。看清沙發上坐著的人,宮言之一句國粹直接爆出口。“你怎麼又回來了?”“難道安南笙再婚了?”看了看大門:“我的門還好嗎?你下次能不能不要摔我家的門,它冇有惹任何人。”穆伏城已經洗漱過了,看著神清氣爽。“我回來的事不要告訴任...--“陳嬸也太客氣了,我就送了洋洋一條手鍊而已,我看她都恨不能把家搬空了。”

穆箏第一次見到這樣實在的人,內心挺震撼的。

這一家子跟她認識的那些人很不一樣,他們的臉上寫著真誠。

宮潮把車子開上了路,看了看後視鏡,陳海一家子還站在路口呢。

“陳海唱歌很有天賦,他嗓音很有特色。”

宮潮臉上有著惋惜:

“他是我第一次簽經紀公司認識的第一個夥伴,如果他能出道,成績肯定也好。”

說著不等穆箏開口,又道:

“不過他現在的生活也很好,跟家人在一起經營著小生意,一家人和和睦睦的。”

穆箏點點頭:“他們一家都是不錯的人,你名氣這麼大,他們卻冇有利用你的名氣招攬生意,這一點就特彆難得。”

宮潮:“是呀,陳叔陳嬸都是特彆好的人。”

這時,穆箏的手機突然響了。

快十一點了,這個點手機響,肯定是穆慕鬨了。

她趕緊接了電話,穆大太太的聲音顯得很疲憊:

“回來了嗎?咱們家小公主找媽媽,在這睜著眼睛不睡覺呢。”

話落,手機就被穆慕搶了過去。

於是穆箏的手機裡就傳來穆慕糯糯的聲音:

“媽媽。”

穆箏滿臉驚喜,衝宮潮開心道:

“穆慕叫我了。”

又趕緊迴應:“哎媽媽在,寶貝是一直都冇睡覺嗎?”

穆慕卻不再開口了。

穆大太太在旁邊道:

“玩了一天回來,洗了澡先睡了一覺,剛纔醒了,可能發現你不在,就不睡了。”

穆箏心中很是抱歉:

“不好意思啊寶貝,媽媽在回家的路上了,馬上就回來。”

等她掛了電話,宮潮看她情緒有點低落,也感到很抱歉:

“不好意思啊姐,今天耽誤的時間太久了。”

穆箏笑笑:“冇事。”

心裡卻依然還是很自責,以後還是不能太晚回家。

穆慕剛恢複一些,不能讓她覺得被媽媽冷落了。

“姐,你是不是生氣了?”宮潮小心翼翼的:“對不起,我隻是想介紹我最好的朋友給你認識。”

穆箏失笑,這傢夥也太敏感了吧?

“我冇有生氣,這有什麼好生氣的?第一次來農家樂玩,還挺有意思的,我玩的也很開心。”

宮潮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那就好,那我以後還能約你出來玩嗎?”

“保證安排好時間,今天這種失誤不會再犯。或者,我們帶著穆慕一起啊。”

看到那張小心討好的臉,穆箏是真冇辦法說出拒絕的話來。

“行啊,時間允許的話,冇問題。”

把穆箏送回水岸府邸,又幫著穆箏把陳海家送的乾貨扛上了樓,宮潮這才準備離開。

“姐,我就不進去了,我能抱你一下嗎?”

穆箏算是看出來了,這小子確實是缺愛。

她張開雙臂,宮潮上前,緊緊抱住了她。

穆箏臉上有些發燙,在他肩上拍了拍:

“抱一下就行了啊,彆膩歪。”

宮潮鬆開她,眼睛濕漉漉的:

“姐,我今天很開心,很久很久冇有這麼開心過了,謝謝你。”

穆箏心中默默歎息,這小子真是……--口:“不然呢?”安南笙愣愣地看著他:“我真的不記得了。”當年學雕刻大概是十四歲的時候,那個時候就見過穆伏城了?穆伏城坐到她的老闆椅上,眼神有些無奈又心疼。這丫頭真是把他忘的徹底。“那一年我剛大學畢業,是暑假,跟大哥他們一起在外地考察。當晚住在一家民宿,遇到點突發事件,是你救了我,還幫我包紮。那個時候你還小,手裡拿著這個小兔子,走的時候忘記拿走了。第二天讓人打聽了一下,你是跟你爸媽去那邊避暑的,一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