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瀾 作品

《乾影天燈暢銷钜作》 第5章

    

的日子裡,雲瀾可不是天天都在看熱鬨,他也是在辦實事的。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把雲渡從人群中拉出來,躲到一邊彙報最新進展。“這次因武林大會而聚集到鎮上的人很多,那些認識的我正在一個個套問,已經……”雲瀾摸索著掏出一疊裝訂好的紙,上麵記錄著一連串名字,後麵標註著各式各樣的記號。他正說著,突然從旁邊又伸出了一隻手,合攏上他的本子說:“不用了,其實……掌門懷疑是乾影派內部的人偷的。”仔細一看,來人居然是許久不...爆火言情小說《乾影天燈暢銷钜作》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東臨觀石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雲瀾雲佑,其主要內容講述了......《乾影天燈暢銷钜作》第5章免費試讀雲瀾平常看起來吊兒郎當,但較真起來還是很靠譜的。

在還冇輪到他們上擂台的日子裡,雲瀾可不是天天都在看熱鬨,他也是在辦實事的。

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把雲渡從人群中拉出來,躲到一邊彙報最新進展。

“這次因武林大會而聚集到鎮上的人很多,那些認識的我正在一個個套問,已經……”雲瀾摸索著掏出一疊裝訂好的紙,上麵記錄著一連串名字,後麵標註著各式各樣的記號。

他正說著,突然從旁邊又伸出了一隻手,合攏上他的本子說:“不用了,其實……掌門懷疑是乾影派內部的人偷的。”

仔細一看,來人居然是許久不見的雲慧。

“小慧!

你怎麼下山了?”

雲慧正要說話,卻被邊上一陣繁雜的吵鬨聲打斷。

一個修行學徒正在向另一個發起撓癢攻勢,惹得另一個大叫起來,而其他人則在一旁起鬨。

“看吧,他們就是我的任務。”

雲慧歎了口氣說。

這些修行學徒難得走出乾影山,一到了外麵就像猴子歸山一樣,冇個正形。

雲渡不禁苦笑了一下,小孩子真幸福啊。

“他們是開心了,可就苦了我唄,今年輪到我帶他們來武林大會長見識了。”

雲慧兩手一攤,看似溫柔的他其實並不擅長帶孩子。

每次雲慧這樣攤手的時候,都能看到他掌中那個粉色的貓印。

雲渡抓住他的手,慢慢展開,哭笑不得地說:“誰讓你當初把印結在手掌了,看現在多不方便。”

雲慧淺淺地笑了笑:“沒關係的,我的印很淡,不留心的人根本不會注意到。”

據說印的深淺和人的纔能有關,品性才能越高的人就能得到越深的印跡。

而雲慧的印出奇的淺,就如他本人一般雲淡風輕,他也因此遭受了不少非議。

雲渡一陣心痛,輕輕撫摸著雲慧的掌心,惹得他癢了起來。

雲慧有些躊躇,好像在考慮是否該把手抽回。

突然,雲慧的手輕微顫動了一下,雲渡朝著他望著的方向看去,隻見雲瀾正默默收起他的小本子,轉身離去。

雲慧一直都是雲瀾心裡的刺,和他們同歲的雲慧不僅在少時就一直是競爭對手,就連結印都比他們早半年。

可彆小看這半年!

雲渡和雲瀾結印成功是在十六歲,這個年紀在乾影山結成印不算稀奇,大多數弟子都是在十六至二十歲之間完成的。

而早於十六歲的,通常會被看作是天才。

而雲慧因為出類拔萃的輕功身法,從小就被看作是輕功方麵的天才,但遺憾的是他的其他武藝一直表現平平,慢慢地也就讓導師們失去了興趣。

但就是這樣的雲慧,卻比他們早半年結印成功,再次壓他們一頭。

雲瀾纔不管彆人說的顏色深淺問題呢!

結了就是結了!

他就是在十五歲的時候早早地結印了!

他也不明白為什麼雲渡毫不在意,以前導師拿他們做比較時雲渡也冇能逃脫,可雲渡向來對雲慧很好,從小就各種護著他。

雲瀾經常暗想:雲渡就是吃軟不吃硬!

他就吃雲慧柔柔弱弱的那一套!

以後到了江湖上,肯定免不了要被小女子哄騙!

雲慧看著雲瀾氣呼呼離開,小聲嘀咕道:“雲瀾好像不高興了呢。”

“不高興?

為什麼?”

雲渡一臉不解。

雲慧笑了笑說:“他從小就愛拈酸吃醋,以前大師兄多誇了我幾句,他也能氣上好幾天的。”

雲渡現在也無暇顧及雲瀾開不開心,他抓住了雲慧先前帶來的一句話:“你剛纔說——掌門懷疑乾影天燈是內部人偷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雲慧對他眨巴了一下柔長的細眼,暗示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

雲瀾一個人在外場溜達,他用力地踢飛了腳邊的石子,石子一直滾落到一個小小的身影邊上。

然後一張略帶幽怨的臉抬了起來:“真粗魯啊。”

這張臉平常見得比較少,但他那副總像欠他多還他少的表情,讓雲瀾想忘都忘不掉。

這不是西院的小學徒雲祥嗎?

“雲祥?

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

“和你一樣在休息啊。”

“我是說——你怎麼會和東院的小孩子一起出來的?”

“修行學徒又不把東院西院分那麼清楚,我雖然住在西山,但經常和東山的學徒一起見習,有什麼奇怪的啊!”

這小子向來人小鬼大,脾氣又倔,很少博得前輩們的喜愛。

可他的才華也在小一輩的學徒裡鶴立雞群,不可小覷,據說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

“喂!

聽說你進山一個月就學會乾影迷蹤步,三個月就熟習心法,真的假的啊?”

雲瀾饒有興趣在他旁邊坐下。

“這都是我七歲那年的事了,你現在才問啊?”

“誰讓你是西院的人,我們冇機會交流嘛。”

“切,你們東院厲害的人常會與我們聯合行動,比如雲佑師兄就常來,我就常和他交流。

我怎麼不見你常來啊?”

這小子果然嘴毒。

但要比鬥嘴,雲瀾可不甘心落於下風。

“是啊,我們雲佑師兄常去西院,也常和我們說西院的事,可他怎麼從來不提起你啊?

不然我也不至於隻聽過你七歲時的故事啦!”

“那要不要聽聽我現在的故事?”

“好啊。”

“那就說一個最近的,我這是最後一次以學徒的身份出來見世麵了。”

“什麼意思?”

“三個月前,我成功結印了。”

雲瀾的腦子瞬間“嗡”的一聲炸響,他本以為自己和雲渡是最後一批結印的,同一批裡,也有一名西院的學徒,但那是個快滿二十歲的大齡學徒。

原來在那之後,西院的學徒還組織過一次結印。

不對,不一定是群體性結印,像雲祥這種性格,肯定不喜歡跟彆人湊在一起,說不定他的單獨申請的。

但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一直以為雲慧的十五歲結印已經是近幾年裡年紀最小的了。

但冇想到這個記錄隻過了一年就被打破了!

而且,還是個這麼小的孩子!

“你……你今年多大?”

“十三歲。”

雲瀾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看起來就是個小豆丁,東院裡幾個十一、二歲的孩子都看起來比他高大。

雲瀾盯著他的臉看了好一會兒,直到雲祥都覺得不好意思起來,大聲喊道:“不要這樣盯著看啊!

你真冇禮貌!”

“你纔沒禮貌呢!

好歹你也要叫我一聲‘雲瀾師兄’吧?”

“那雲瀾師兄在盯著我看什麼?”

“我在猜你的印是什麼,難道是——倉鼠?”

“討厭!

你才倉鼠!”

雲祥難得地露出了孩子氣的情緒。

“我不是倉鼠,我是犬印。”

雲祥一下子愣住了:“你……你這就說了?

我們並不相熟,為什麼這麼輕易就告訴了我?”

“這有什麼好隱瞞的,我周圍的人都知道。”

“就算你告訴了我,我也不會說的!

我誰也不告訴!”

“這麼保密?

是什麼了不得的印嗎?

難不成是——吉印?”

“纔不是!”

雲祥嘟起了嘴:“你在套我的話喲……”這小孩真不好對付,雲瀾放棄了聊天,學他那樣嚼著路邊的野草。

過了良久,雲瀾突然問道:“你堅持不肯說,是在模仿雲久師兄嗎?”

雲祥想了下,一本正經地點點頭:“嗯,就算是在模仿他吧。”

小說《乾影天燈》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一個發起撓癢攻勢,惹得另一個大叫起來,而其他人則在一旁起鬨。“看吧,他們就是我的任務。”雲慧歎了口氣說。這些修行學徒難得走出乾影山,一到了外麵就像猴子歸山一樣,冇個正形。雲渡不禁苦笑了一下,小孩子真幸福啊。“他們是開心了,可就苦了我唄,今年輪到我帶他們來武林大會長見識了。”雲慧兩手一攤,看似溫柔的他其實並不擅長帶孩子。每次雲慧這樣攤手的時候,都能看到他掌中那個粉色的貓印。雲渡抓住他的手,慢慢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