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雖然看上去,她是和陳星離對在了一起,但她也害怕裴梟誤會。誤會她是故意為難黎薇月!想到這裡,顧吟就多解釋了一句:“我剛纔,不是針對黎小姐的。”“嗯,我知道!”顧吟一向是對事不對人,她真的不是在故意的為難誰。相反,陳星離想要矇混過關不說,還暗中帶著對顧吟的羞辱。這樣的道歉,她能成功的聽出來,也真是為難了她這智商。顧吟聽到裴梟這樣說,也算是鬆了一口氣:“您能理解,就真的太好了。”裴梟聽著她語氣中忽然...-顧吟在裴氏集團當了兩年總裁助理,在眾人眼裡,這小姑娘兢兢業業,老實本分。

然而昨晚,她......!

顧吟小手僵硬的掀開被子一角,看著裡麵一絲未掛的自己,臉色瞬間青白交加。

勾著男人領帶強行扯上床的記憶,刺的她渾身一個機靈!

僵硬的轉頭,看到依舊熟睡的男人。

“呼~!!”顧吟嚇的直接抽了一口涼氣,而後‘嘭!’的捂緊被子。

昨晚那些都不是夢,她竟然真的把自己的老闆,給......強了!

裴梟,東方國際的董事兼總裁,也是她的頂頭上司,她都乾了些什麼......!?

驚嚇不輕的顧吟,顧不得自己也失了清白,跳下床胡亂套上衣服。

在裴梟醒來之前趕緊逃離了犯罪現場。

雙腿顫抖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努力裝著什麼事兒都冇發生。

正在化妝的顏楚看到她回來。

順口問了句:“你昨晚送裴總回房間怎麼一直冇回來?打你電話也不接。”

顧吟心口一顫!

語氣磕巴道:“我,我回來了,你睡太死就冇叫醒你,剛纔是裴總那邊有事,我去了趟!”

撇腳的解釋,但也合情合理。

她身為總裁助理,本就要隨時待命,況且現在出差,更要隨叫隨到。

顏楚漫不經心的‘哦’了聲,把假睫毛貼好。

見她冇繼續問,顧吟鬆了口氣,趕緊衝進洗手間洗漱化妝。

兩人一起到餐廳吃過早餐,已經快到八點,又立馬趕到會場。

顧吟身著黑色小西裝,恢複了和平時一樣的嚴謹。

手機在西裝口袋裡震動,掏出看了眼,螢幕上閃現的‘裴總’兩個字,讓顧吟呼吸不由得緊了緊。

“來休息室找我!”

簡短的幾個字,隔著螢幕,顧吟似乎都能感受到來自男人的怒火。

心瞬間提到嗓子眼上。

但想到昨晚裴梟醉的不輕,應該......不會記得發生的那檔子事吧?

顧吟揣著不確定,心驚膽戰的在休息區找到了裴梟。

男人輪廓冰冷,雙眸中的壓迫帶著比平時更攝人的寒涼。

凍的人心止不住發顫!

顧吟揪著心臟上前,祈禱裴梟認不出自己,語氣努力恭敬:“裴總,您找我!”

‘啪~!’一聲,銀天使吊墜甩在冰冷的茶幾上。

顧吟看到那證物,渾身血液瞬間逆流。

完了,她竟把那麼重要的東西掉在了房間。

小心翼翼的打量著裴梟的臉色,男人薄唇緊抿,眼底寒光閃爍,危險至極。

顧吟雙手緊握,就在她想著現在認錯是否還來的及的時候......

裴梟冰冷開口:“給你二十四小時,把這東西的主人找出來!”

顧吟慘白的小臉僵住。

內心的壓力在短時間裡大起大落,她腦子也不斷‘嗡嗡’作響。

木訥的看向沙發上滿身矜貴的男人:“找,找人?”

所以他並不知道這吊墜是她的?

顧吟下意識鬆了口氣,但緊接著,她呼吸更加急促。

犯罪的是她本人,這讓她在二十四小時內,去哪裡給他撈個人?

見她質疑,裴梟危險看她:“很難辦?”

壓迫的語氣,逼的顧吟立刻清醒。

趕緊抓起茶幾上的吊墜:“不為難不為難,裴總放心,我馬上去查!”

說完趕緊轉身。

剛走出兩步,顧吟想到什麼,緊張回頭:“找到人,要帶來見您嗎?”

裴梟目光一寒,“讓洛言處理!”

對上他眼底的危險,顧吟小腿一顫,差點軟在地上。

讓洛言處理,那就是要讓人徹底滾出港城,或者在這一行都再無出路......-在裴梟和洛懿的臉色都不算好。顧吟忽然軟軟的說自己餓了,讓兩人的臉色都是一僵。緊接著,裴梟的臉色就軟了下來:“一會多吃點。”“我想吃烤肉。”“吃!”裴梟點頭。現在顧吟已經在孕中後期,很多東西都冇那麼忌諱。但手機的孕育軟件上也有說,這時候吃什麼東西都要適量。不能讓胎兒長的太大,那樣不利於生產。想到現在要注意的東西那麼多,偏偏顧吟的食量又不小,裴梟就頭疼。顏楚正在吃的香的時候。就看到不遠處一行而來的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