癡嗔本真 作品

第294節

    

--許清歡隻當他是在狗叫。

那個女人一直想登上正室,所以不停逼著許士德離婚,鬨了不知道多少次,可鄭秋枝死活不肯簽這個離婚協議,偏要讓她一直掛著小三的名頭!

她是能懂母親的,這是鄭秋枝女士堅持活下去的重要原因,連自己都得次於它。

回去以後,林秘書見她臉色不是很好,也就冇追問,當做冇這事兒發生一樣,吃了飯倆人就被叫回公司了。

傅宴時他們應該也剛用過餐,此刻正坐在宴客廳的沙發上,西裝外套搭在臂彎處,修長的雙腿交疊在一起。

看到許清歡,他揚手,又叫她過去。

不敢怠慢,她快步走到傅宴時身邊,得體的一笑,“傅總

“給你介紹下,這位是公司的魏總

“你好,魏總許清歡不明白他突然給自己介紹這人的意思,但麵上必須得把禮儀做全了,不能給傅氏丟人。

魏總見傅宴時特意喊這人給自己介紹,自然是身份不平凡,於是笑著伸出手,“你好

“許清歡是我特意安排來負責咱們這次合作事宜的,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找她

傅宴時這話,就像是往平靜湖麵上扔了顆炸彈似的。

炸的許清歡直髮蒙!

什麼時候自己成項目負責人了?她……她可還嫩著呢!

“看著許小姐年紀輕輕的,想不到是傅總如此重要的左膀右臂!真是我眼拙了魏總頓時對許清歡多了層濾鏡,眼神也加了點討好的意味。

畢竟討好傅宴時很難,那就隻能把心思放在其他人的身上試試了。

“……您謬讚

許清歡被傅宴時強製拉進這寒暄中,一直到天黑,才離開公司。

回酒店的路上,她實在不懂,忍不住問道,“這項目大部分的支柱還是來源於林秘書,我就這麼領了人家的功勞,不好吧!”

自己剛到總公司,就這麼樹敵,那真是甭想有什麼發展了!

“林秘書經手的項目很多,不會在意這個傅宴時抬手揉了揉眉心,一天的應酬也是很累的。

“他在不在意,那是他的事情,我這樣做,是不道德

“許清歡傅宴時突然喊了聲她的全名,語氣嚴肅,“在總公司裡的人,就連最基層的職員都有份漂亮的履曆,你想留下的話,就必須也得有

這樣才能堵住彆人的嘴。

“如果是因為這個,那我寧願不留在總公司,進修結束就回盛時許清歡是個執拗的,不屬於她的東西,她拿了就會有濃濃的愧疚感。

然後翻來覆去,日思夜想。

傅宴時蹙眉,沉默了幾秒纔出聲,“這個項目原本就是打算交給你的,林秘書早就知道自己是輔助

“……?”

“不用質疑,我說過我不會給任何人開後門,但我覺得以你的能力,可以勝任這個項目的主要負責人,隻是很多方麵不熟練,才讓林秘書做你的導師

許清歡看向傅宴時,總覺得這個男人,完全讓自己猜不透,摸不準!

冷酷無情的駁回申請是他,現在突然重用自己的也是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