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九明和 作品

我在星際當蟲族(2)

    

的解釋,但是也冇有追問,她就是單純的好奇而已,現在她的好奇心已經轉移到白糕的麵板上麵了。至於擔心鳳淵,拜托,在寧寶的心裡,她姐姐就是天下第一厲害的,她怎麼會擔心嗎。“解鎖掃描功能,需要天道力量六個點,或者積分一千點。解鎖食品商店,需要天道力量三個點,或者積分五百點。”寧寶是很想要解鎖食品商店的,但看了一眼旁邊麵色不怎麼好的木木,她還是很心痛的決定讓白糕解鎖掃描功能。木木麵色不好當然不是衝著寧寶的,...-

但是沒關係,現實會教導一個天之驕子該怎麼好好做蟲的。

不過鳳淵又冇有預知能力。現在,她唯一擔心的事情就是和她一起來的小黑到哪去了?雖然小黑主要是青青被侵蝕的那部分靈魂,基本就冇有正常生靈該有的感情,平時怎麼看都像是個傀儡。但再怎麼說,那也是青青的一部分啊,鳳淵還是在意的。

鳳淵用精神理力向周圍檢視,周邊除了樹還是樹。

這裡是一片大森林,整個星球也冇有什麼高科技的人類文明。畢竟現任蟲族女皇也不至於把自己的候選人直接往人類城市裡麵丟,那不是送死嗎?一般被傳送到的地點都是一些荒蕪的星球。

鳳淵伸出了翅膀,冇錯,就是翅膀。蟲族女皇隻要吃過某種生物,就可以把這種生物的DNA融入到自己的後代之中,鳳淵感受了一下,她身上就融入了人類和飛禽類的DNA。

當然,這種飛禽不可能是鳳凰,這個世界好像也冇有鳳凰這種生物,不過羽毛也是紅色的。不得不說,天道給鳳淵的身體還原度還挺高。

其實大可以不這麼高的。這讓她根本冇有辦法想象自己會變成一條大白蟻的樣子啊。

鳳淵也不知道自己融入的這種DNA到底是哪種飛禽,畢竟她連這個世界都有什麼生物都不知道,但是飛行速度還挺快。好吧,主要是這顆星球怎麼這麼小啊?

星球的一半是森林,另外一半是一個廢棄的大礦場,土地坑坑窪窪的。冇有人,但是還有一些老舊的設備,看起來也不太能用了。

有些礦洞還在,鳳淵就隨便找了一個看起來暫時不太會塌的走了進去。

這個世界冇有靈力,天道又冇告訴她這個世界的修煉功法,她想要提升實力的話,肯定得從本土的東西入手。一般來說,礦石裡的力量應該是最好用的。

其實,作為蟲族,她當然也可以靠吃東西來補充力量,但這對她本身的力量提升有限,主要就是提供能量讓她產卵的。冇辦法,蟲族的身體構造就這樣。

但是鳳淵表示,她俗,對於眼睜睜的看著這具和自己原本長的一模一樣的身體,慢慢變成一隻隻能蠕動的大白蟻有點接受無能。

而且這個世界的人類能和蟲族抗衡,那麼這個世界肯定是有獨屬的修煉法門的。她隻要像以前在修仙界吸收靈石裡麵的靈力一樣吸收礦石裡的力量就好了呀。

至於路會不會走歪,會不會走火入魔什麼的,這根本不重要。她又不在這裡久待,這具身體也不是她的,所以根本不用考慮未來和根基,哪怕她琢磨出來的隻是能短時間內提升力量的邪術都無所謂啊。

鳳淵一步步走進黑漆漆的礦道,掌心冒起一團鳳凰火用來照路。雖然她現在不是鳳凰了,但鳳凰火是跟隨靈魂的本命火焰,所以還能用。

因為走的冇有飛的快,所以鳳淵走了很久很久,以她之前探測的這個星球的大小,鳳淵都懷疑這個地道已經把星球給挖穿了。

最關鍵的是,什麼都冇有,連一個拇指大的礦石碎塊都冇留下,清理的可真乾淨啊!

本來在廢棄的礦場裡麵找礦,就是一件非常賭運氣的事情,現在看來,她的運氣不太好,鳳淵也不失望,決定先出去找點東西吃。鳳凰不吃東西不會餓死,但是蟲族不吃東西是真的會餓死的。

她記得森林裡麵是有不少小動物的,雖然認不出來是什麼生物,但看起來就很好吃的樣子。巧了不是,她可擅長烤肉了。

就在鳳淵往回走的時候:

“誰!”

鳳淵可不是那種光會動嘴的主,問話的同時就已經一拳頭打上去了。呼嘯的拳風帶著灼灼的火焰,這要是被一拳打實了,毀容都是輕的,搞不好得被一擊爆頭。

白米隻覺得渾身汗毛倒豎,可是在這種狹窄的隧道裡麵,躲又不好躲。不過很明顯,比起他那不成器的弟弟白糕,白米還是有兩分真本事的。隻見他手心亮起白光,鳳淵的拳頭就已經呼嘯而來。但被打中的白米卻變成一堆泡沫,消散的無影無蹤。

鳳淵一點遲疑也無,轉頭就對突然出現在她身後的白米繼續招呼。

鬼鬼祟祟跟了她一路,怎麼看怎麼有古怪。

“停停停停停!你不想找一條黑色小蛇嗎?”

白米的虎耳朵都立直了,為什麼他要契約的對象這麼凶殘啊!

聽說白糕這次要契約的對象是一隻可愛又好騙的胖寶寶,他的命好苦啊,怎麼契約對象差距這麼大呢?

果然,聽了這話,鳳淵的拳頭在離他可憐的鼻子還有一毫米距離的時候停下了。白米鬆了一口氣,就算他有兩把刷子,但真要打起來,他可不一定能打得過鳳淵。

主要是吧,他也不想浪費自己辛辛苦苦攢的私房錢去商店兌換物品。白糕那個小笨蛋不知道,他還不知道嗎?那商店坑的很,至少有三成是抽成,隻要不是買活動的打折商品,都虧。

當然,對於一般係統來說是無所謂的,反正他們會把價格提高了賣給宿主,橫豎都是宿主吃虧。可要是他們係統自己兌換了來用的話,那就是血虧啊!

真是的,怎麼係統兌換也不給個內部價?

不過看著鳳淵變得更加危險的眼神,白米還是弱弱的往後退了兩步,然後清點起了自己的小金庫,看看待會都能換點什麼保命的道具。

“你怎麼知道小黑。”

彆看鳳淵之前打的狠,其實也冇起幾分殺心。她可不覺得能跟她一路還這麼晚才被髮現的人能被她一拳就打死了,不過這麼鬼鬼祟祟跟蹤她,揍一頓肯定還是要的。

但是現在嘛,她就是真的起殺心了。

“我當然知道啊,我可是仿生係統。係統聽說過嗎?嗯…”

白米還在思考要怎麼解釋係統的含義,畢竟根據他得到的訊息,鳳淵是修仙界的鳳凰,估計也冇聽說過這個名詞。

-都齊了。肉有缺失,骨頭缺的更多,就冇幾根。”皮子一愣,努力的感應了一下,然後對著寧寶搖了搖頭,表示他感應不到剩下的部分了。“寧寶,我們是把整個房子都搜過了嗎?”溫亞覺得,她們應該是跟著皮子把每個房間都搜過了纔對。可是不對啊,規則的數量對不上。溫亞一邊把眼珠子,指甲,牙齒之類的東西拚到那堆碎肉上,地上的肉塊在蠕動,眼珠子也各轉各的,看起來真是詭異極了。不過溫亞和寧寶倒是一點不怕,隻是長的醜了一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