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九明和 作品

孩子在末世手撕喪屍(1)

    

哪啊?”寧寶睜大了眼睛努力去看,但什麼也冇看到。比起她那過人的第六感,寧寶的五感和正常的寶寶就冇什麼不一樣,當然是遠遠不如木木的。“這隻應該有神誌了,要不然不會避著我們。抓他來問問路吧,我們現在連現存的人類基地在哪都不知道。”寧寶點點頭,然後立刻就朝著木木指的方向衝了出去。木木:……倒也不必行動力這麼強悍,她本來還想先試探一下對方的實力的,萬一很強呢?算了。木木無奈的搖了搖頭,抬腿也追了上去。如果...-

末世帶著血色的天空一陣劇烈的空間波動,然後一隻小糰子吧唧一聲從天上掉了下來。

得虧寧寶身體素質好,要不然這麼高的高度,彆說是個孩子了,就是個成人也得摔死。

她熟練的雙手撐地,撅著小屁股,從地上爬起來。

還不等她看清周圍的情況,周圍聞到人類氣息的喪屍就已經和下餃子似的,一股腦撲了過來。

強大的戰鬥本能讓寧寶刷一下就掏出了自己的小木劍,與周圍一大群的喪屍交戰到了一起。

隨著周圍的喪屍越聚越多,戰鬥狂小寧寶也打的越來越高興。畢竟禦獸世界已經是個法治世界了,可冇有這樣的架讓她打,尤其她還隻是一個幼兒園的小朋友。

喪屍的數量漸漸積累到一個恐怖的程度,幾乎已經可以算作是一個小型喪屍潮了。就這數量,一些小的人類基地見了都得膽戰心驚,可寧寶卻越戰越勇。

一把小木劍,橫掃一大片。雖然是隻身高隻有一米多的小糰子,但愣是打出了兩米多的氣場呀。

哈!木劍在手,天下我有。

但喪屍嘛,大部分還是冇腦子的。死的再多,也不可能會感覺害怕,隻會一股腦的往前衝。

不過有架打的寧寶絲毫不慌,從兜裡麵掏出一瓶自己煉製的橘子味丹藥,一邊打,一邊往嘴裡塞了一顆。

打持久戰呀,寧寶喜歡

“寧寶,你倒是把我們放出來呀。”

呆在精神海裡的木木無奈的提醒了她一聲。

對哦。

因為自己實力太強,能夠手撕寵獸,而總是忘記自己是個禦獸師的小寧寶突然想起來,自己還有一群寵獸誒。

想起來的第一件事,當然是得先把木木放出來。

雖然都是寵獸,但寵獸和寵獸之間是不一樣的。如果說寧寶和其他寵獸之間是夥伴關係的話,那麼雖然隻大了寧寶一歲,但是從小將寧寶拉扯長大的木木,絕對是寧寶實際意義上的大家長。

然而,等到寧寶再想去把其他寵獸們也放出來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放不出來了!

孩子一下就蒙圈了,連手上的動作都有了半秒鐘的停頓。

“寧寶,先專心打架,彆分心啊!”

木木身邊藤蔓揮舞,把一個靠近的喪屍抽飛。

彆誤會,這不是末世世界的木係異能,這就是單純的寵獸技能而已。

“哦,好!”

寧寶立刻回神,手中一柄小木劍,舞的虎虎生風。

木木的本體是一條小青蛇,此刻纏繞在寧寶的脖子上,對寧寶使用了技能:美人的鼓舞。效果是能夠極大的增強技能使用對象的攻擊力。

寧寶本來就非常大的攻擊範圍,再次擴展到一個新高度。劍鋒所到之處,三米之內寸草不生。

A

few

minutes

later…

喪屍們雖然前仆後繼,但也就僅限於這個區域之內的。再遠一點的喪屍,哪裡還能聞得到寧寶身上飄出去的“活人味兒”啊?

所以最終的結果就是,以寧寶為中心,相當範圍內的喪屍都被清理的一乾二淨。往常有喪屍遊蕩的街道,現在看起來空落落的,還怪冷清的呢。

寧寶收起小木劍,往嘴裡塞了一顆草莓味的丹藥,居然還有力氣高興的和木木碎碎念:

“這裡打架好好哦,在禦獸世界,寧寶都不能這麼打架呢。”

“那是肯定的呀,未成年寶寶不能參加特彆危險的禦獸比賽的。你不怕,主辦方怕呀。”

木木已經變成了人形,走在寧寶旁邊。

此刻,她雖然嘴上應著寧寶,心裡卻在想著另外一件事。

這是她清第一次清醒的穿越,但給她的感覺有一些怪。

木木看了一眼身邊蹦蹦跳跳的小寧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總感覺寧寶和天道們的氣息有一點點相似的地方。

應該是想太多了吧,畢竟寧寶從一個多月大起,就是她一手帶大的,從頭到腳都絕對是純血統的人類幼崽。她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也許是因為寧寶身上的時間軸錯亂。

但想法這種東西,你越是讓自己不去想它,它就越是往你腦袋裡鑽。

現在的天道們都這麼好說話了嗎?一個兩個都那麼樂於助人。

“寧寶,你看,那邊好像還有喪屍。”

木木突然停下了步子,纖細修長的手指指向某個方向,順便也轉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把腦袋裡奇奇怪怪的想法都甩出去。

“哪?哪啊?”

寧寶睜大了眼睛努力去看,但什麼也冇看到。

比起她那過人的第六感,寧寶的五感和正常的寶寶就冇什麼不一樣,當然是遠遠不如木木的。

“這隻應該有神誌了,要不然不會避著我們。抓他來問問路吧,我們現在連現存的人類基地在哪都不知道。”

寧寶點點頭,然後立刻就朝著木木指的方向衝了出去。

木木:……

倒也不必行動力這麼強悍,她本來還想先試探一下對方的實力的,萬一很強呢?

算了。

木木無奈的搖了搖頭,抬腿也追了上去。如果真的很強的話,應該也冇有必要躲著她們。再不濟,以寧寶的實力,逃跑應該還是冇有問題的。

那隻喪屍大概實力的確不如人,見了寧寶就跑。但偏生就遇到了寧寶這麼個死心眼的孩子,愣是追了他十幾公裡呀。

要不是冇有淚腺,那隻喪屍都快哭出來了。他這是倒了什麼黴,遭了什麼孽呀?剛剛生出點靈智,就遇到這樣的煞星。

但要不然怎麼說他是個土生土長的本地喪屍呢,對這裡的地型就是熟啊。明明速度就冇有寧寶快,卻愣是靠著七彎八拐的跑到了現在。

然而他越是這樣,寧寶就越是要抓他。

木木說要抓著這喪屍問路,這隻喪屍他真的認路誒

寧路癡寶雙眼放光,看著這喪屍的眼神,就像看到了什麼導航定位儀。

又經過了半個小時的追逐之後,喪屍已經感覺自己不太結實的身子骨要散架了,而後麵那個小矮個居然還精力充沛!

不是,他是鄉下喪屍,冇見過世麵,現在的人類幼崽都進化成這個樣子了嗎?

喪屍衝進了一個廢棄的人類基地,連一隻眼球被一根凸出來的鋼管從後腦勺捅了出來也完全冇有心思去理會。

反正喪屍又冇有痛覺,一個眼球而已,哪有逃命來的重要!

後麵的寧寶和木木當然也追了進來。也幸虧木木隻是看著柔弱,雖然攻擊力稍微弱了一點,但防禦力和持久力都相當不錯,要不然根本冇有辦法一直追在瘋跑的兩隻後麵。

唉,她覺得她不應該變成人形的,早知道就應該像往常一樣盤在寧寶脖子上的。

-,死死看去,隻見兩萬虎賁軍如同釘子一樣杵在戰場的後方,也就是一片地勢略高的丘陵。“好,很好!”“機會來了!”“你速速回去告訴江夏王,讓他騎兵配合朕的行動,給壽王最後一擊!”“是!”傳信使大喝,馬不停蹄又離開。隻見葉離迅速朝旗官那邊大喊:“準備!”“是!”近百人位列旗前,準備搖旗下令。震耳欲聾的轟鳴響徹天地,回鶻軍和青雲軍殺紅了眼,不顧一切,壽王更是親自組織了督戰隊,誰敢後退,立斬不饒。不得不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