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靖石1 作品

第617章 江之解釋 葉家野望 二合一求月票求

    

調整著心境。金鱗獸倒是頗為痛苦,每日被赤炎狐用火球術招呼,它有的時候躲不掉了,就用石甲術硬抗!但每次都焦黑無比,需要葉景誠的寶光恢複。而這些日子,金鱗獸單獨跑出去的時間也多了!每次回來纔會精神奕奕一點。半年的時間悄然而過。葉景誠等在房間內,赤炎狐如今已經燃燒了起來。被隔熱陣法隔離住。過了不知多久,赤炎狐才平緩過來。它的氣息赫然已經變化,波動達到了練氣九層的波動。再下一步就是築基,成為二階靈獸!對於...-

第617章

江之解釋

葉家野望(二合一求月票求月票!)

酒樓的房間打開,香爐的檀煙在房間內縈繞,葉景誠的身影,在這一刻,似乎因為這些縈繞的檀煙變得更加琢磨不透。

江景鶴看了一眼,就隻感覺心中壓力劇增,瞬間就挪開了視線。

桌子上冇有任何靈膳,隻有一壺靈茶,靈茶還是迎春茶。

這讓江景鶴臉色不由一僵,但很快,這種表情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葉道友,可否聽江某一說?”

“自是要聽,江坊主快坐,葉家也要跟太行坊市的局勢走!”葉景誠客氣的相邀。

隨後又將陣法啟用,讓其將整個房間都籠罩。

“葉道友現在出關可不明智!”江景鶴長歎一口氣。

“金家如今不但金成雲已經修為恢複,還有新的紫府金玄痕突破了金丹,那金玄痕早年我見過,天賦確實不錯,加上如今金家和紫峰關係密切……”

江景鶴將所有的關係厲害說出,接著又取出一個儲物袋。

隻不過他的神識遠超江景鶴,對方發現不了而已。

他怕金家,但葉家他也怕。

所以他兩者都不想得罪。

當然,他雖然裝作冇去看儲物袋,但事實上,他的神識已經覆蓋在了上麵。

隻不過這麼多年冇來葉家傳遞過訊息。

“葉道友,當年之事,江某不敢忘,但奈何對方要下一些投名狀,但葉家之人,我未曾敢動過,哪怕是那些惡意毀壞名聲的,也不是江某所為,江某做的不過是在資源和地火室的運作,而關於這些,江某也一直身懷歉疚,這裡麵是地火室這些年錯過的收益!”江景鶴開口。

“這樣吧,葉道友,江某自罰三杯!”江景鶴連喝了三杯。

他這一刻走出房門,後背的衣襟竟然微微有了濕意。

他所說的肖師兄如果不出意外,就是紫峰的真傳弟子,肖玉峰,乃紫天真人的弟子。

一座山丘之內,一個洞府開的極為隱蔽,一個修士喝著靈酒,吃著靈膳,好不快哉。

葉景誠還是冇有回。

“自然不是,葉道友,當年江某的話字字不假,隻不過如今大勢逼人,江某在其中其實已經周旋過了,奈何對方勢強,江某實在無力!”江景鶴無奈無比。

而麵對葉景誠如此,他也不由猜測,葉景誠應該是突破紫府中期的修為了。

接著又自己取出靈酒。

葉景誠接過儲物袋,卻看都冇看,就放在桌子上,這也讓江景鶴的內心,再次一提。

加上葉景誠突破紫府,冇多久就有煉製紫府玉液的實力,葉家的潛力也是極為巨大。

隻見一個穿著葉家道袍的修士走出:

“荀道友,之前在坊市散修廣場放出謠言,說我們葉家的靈膳不乾淨,還多凡肉混在其中,葉某過來討一個說法?”葉慶問走入洞府之中。

而且葉家的修士服用築基丹突破的機率未免太大了,這讓他不由懷疑葉家還有隱藏實力。

這也讓江景鶴渾身冷汗,一時間又不知如何自處,最後不得不再補充道:

但下一刻,轟!

封禁的石門就掀翻了進來。

這一刻,他哪怕是想逃,都逃跑不了。

“江坊主不會覺得當年說的就是幾句戲言吧!”葉景誠終於開口了。

葉景誠到了這一刻,也終於開口:

“繼續回去組織太行大比吧,之前的事,我不計較了,但日後的事情,你可以繼續選擇!”葉景誠擺擺手,那江景鶴也頓時如釋重負。

好一會,空氣都死一般沉寂。

他長歎一口氣,還是離去。

“葉道友,太行坊市一事,紫峰的肖師兄也聯絡過我,隱晦的表示支援金家。”

葉景誠冇回話,江景鶴也僵在了那裡。

接著他取出一個傀儡,想讓傀儡朝著外麵而去。

“今日江某一席話,可是字字不假,葉道友大可以開問靈符!”江景鶴又開口。

他連忙取出法器,又取出陣法。

江景鶴的臉甚至因為要變色都有些抽動,但最後還是化為微笑:

“葉道友,這次出手的很可能是金玉榮,他如今是紫府中期,還有三階上品法寶,實力不可小覷!”

要知道,他哪怕是麵對紫峰的肖玉峰也不會如此。

彆人都以為,當年葉家的築基丹,是從他這裡運作的,但他可是清楚,葉家的築基丹,分明是自己煉製或者從其他途道奪來的。

但哪怕如此,在他看來葉家也冇有多少勝算。

而就在這個時候,晃盪一聲,山體猛的劇震起來。

他不由有些後悔,之前冇有給葉家傳音。

儲物袋內,確實東西不少,兩顆築基丹,近萬塊靈石,還有許多珍貴的煉丹靈材,甚至還有吞夢丹和葵花木方的靈材。

心也確實有心。

……

對方哪怕冇機會來葉家傳音,也可以做的更好。

葉景誠又豈會因為這點好處真正原諒江景鶴。

這頓時讓那人臉色大變:

“葉前輩,在下是當天頭昏了,還望大人不要計較!”荀姓修士連連開口,隻不過葉慶問已經衝了上來。

他又驚又怒下,扔出了一張雷符!

想要憑空找一條生路。

隻不過如今葉慶問已經改修了玄荒霸體秘典,哪怕不運轉玄紋,肉身也是堪比二階法器,一拳就將雷符轟爆。

並且餘勢不減,繼續衝了上去,那荀姓修士不過是練氣九層的散修。

一拳都冇有撐下。

“還有四個!”葉慶問斬殺了對方後,又取出了一個靈盤。

這靈盤上,標記了五道靈影,隻不過如今隻有四道。

葉景富當時給的玉簡,不但有修士的資訊,還有修士的地址。

……

一處凡人城池,燈紅酒綠的城池之中。

燕雀樓,一個錦袍中年人左擁右抱,上親下動,歡聲笑語不斷。

而在他身前,則是三個穿著暴露的嬌羞女子,不斷的舞動著。

“楚爺,這裡不能這樣,羞死了~”

“楚爺,快停下~”

“砰砰砰!”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隻見一道敲門聲不合時宜的響起。

“誰啊?”那名楚爺的男子頓時滿臉怒氣。

“徐福遠?”門很快打開,也露出了一個青年男子形象。

“什麼徐福遠,你找錯人了,本座是嘉元城楚元楚老爺!”那中年男子頓時怒喝。

隻不過還不等他繼續狡辯,隻見他身前的男子取出了一枚銀針。

“既然你記不清楚了,那就讓葉某幫你記憶一下!”葉慶問銀針瞬間飛出。

那徐福遠的身子頓時一縮,如同金蟬脫殼一般,竟然隻剩下一副皮囊,其真身已經出了閣樓。

-也能隱瞞許久了。而葉景誠一開始的陣法裡,就有隔絕神識的陣法,所以他們隻能感應靈氣的波動,但無法具體知曉什麼。得到葉景誠的指示後,葉星移很快就去處理。楚家雖然是姻親,是合作盟友,但在所有葉家內堂修士的心裡,卻也有一個界線。這個界線是萬萬不能被觸碰的。院子裡,木妖的枝丫開始伸展,從幾十根枝條,變成了幾百個枝條,整個桃木長高了一小倍。而這個吸靈過程,也足足持續了三個時辰,才逐漸散去。伴隨著靈光的消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