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靖石1 作品

第616章 一晚的時間(求月票)

    

露出綠色的靈光,讓礦洞更顯森然。葉景誠停步,整個礦洞安靜的出奇。玉環鼠還在啪嗒啪嗒的拍打拍打著耳朵。它的爪子在礦洞底下比劃著。不斷的吱吱叫著,告訴葉景誠,下麵有人。葉景誠頓時將金鱗獸放出,隻不過金鱗獸的感應顯然和他一樣茫然,對於礦洞環境也有些不喜。看到玉環鼠在那裡刨著,頓時就要撲去。被葉景誠一把抓住金鱗尾,直接拽了回來。“方位在哪?”葉景誠詢問著玉環鼠。玉環鼠則肯定的刨著,示意就在腳下。葉景誠取出...-

第616章

一晚的時間(求月票)

夜涼如水,微風輕撫,山野裡響起了點點蟲鳴。

杏樹下,白色的月光石散發清幽的光芒,也照在青色裙襬上。

哢!

哢!

小鐵刀刻在木劍上,發出悅耳的響聲。

不一會兒,清秀的臉龐轉過身。

也看到一個俊逸的臉龐,正推開院門。

這人不是他人,正是從議事大殿返回的葉景誠。

“冇打擾到你吧!”葉景誠微微一笑。

楚煙青同樣一笑:

“當然打擾到了,這日後給你孩子的木劍,刻醜了,小心他日後拿木劍戳你!”

麵對楚煙青的話語,葉景誠則是將楚煙青擁入懷中。

……

“那就讓他快一點來!”葉景誠也是將楚煙青抱起,直接進入了屋中。

而且,在楚煙青的觀念裡,其實還保留著和她父親的觀念,家主一代一代傳下。

此話一出,也讓江景鶴心底的無奈更重,但臉上的表情卻還是陪笑著。

“金道友,你的提議我還是覺得不妥,這裡麵可是有玄道真人的利益在!”江景鶴還是麵露難色的拒絕道。

他二哥葉景勇,據說又生了一個,不過如今隻有三歲,還不知道有冇有靈根。

“江坊主,金某認為,我們該是和葉家攤牌了!”穿著金色錦袍的是金玉榮。

同時也是對家族的交代。

若是葉景誠在這,還能看到其麵貌和金玉堂有些相像。

“江坊主,你要知道,如今是紫峰當道,因為掌教夫人閉關,眾多真人還頗有微詞,這已經讓真君殿下不滿了!”金玉榮開口道。

幾乎四年的修煉,也是四年的分隔。

她想要為葉景誠生一個葉家下任或者下下任家主。

此刻金玉揚和江景鶴對坐,桌子上,也是當年接待葉景誠一般的宴席。

太行坊市,拍賣大廳內。

此刻的江景鶴隻感覺內心無奈無比。

對方手中刻著劍,木劍顯得有些圓潤,並不淩厲,不過若給孩童,倒還當真適合。

大好良夜,若他還忸怩,不對枕長談,倒顯得他不解風情了。

想當年他築基的時候,還冇有這麼無奈。

他知道,這是楚煙青在點他,也是在期待著。

其實葉景誠宣揚多生政策,已經四十多年,他這個家主反而冇生,顯然有些說不過去。

隻是他們當年那一次雖然激烈,但並冇有懷上後代。

“金道友,我建議還是按規矩來,進行開會和大比,將魏家,青雲庵,陳家,都一同叫來!”

“這樣也行!”金玉榮遲疑了一會,還是點頭,不過他還是詢問道:

“就怕葉家以葉景誠閉關不答應啊!”

這話一出,江景鶴也頓時冇有辦法。

若是葉家真以葉景誠閉關為由,拖著時間,還真冇辦法。

而公然破壞規矩,又是打臉太一門幻峰。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張傳音靈符飛入。

下一刻,江景鶴目光一變,也開口:

“金道友,好訊息,葉景誠出關了,也正準備重新召開太行小會,來決定未來太行坊市的分配!”

“哪一日?”金玉榮連忙喜笑顏開。

“定在五日後!”江景鶴開口。

“有點晚,不過也還行,那就這樣了!”金玉榮猶豫了一下,最終也終於點頭。

他將靈茶一口飲儘,又吃了一口靈膳,隨後起身,朝著門外走去。

走到一半,他又轉身看來:

“江坊主,也不瞞你,我們金家除了成雲老祖外,玄痕叔也突破金丹了,這纔是我們金家的底氣,青柳金家,隨時可以從紫府分家,變成金丹分家!”金成榮說完,也是直接離去。

隻留下神色複雜的江景鶴!

哪怕他心中再看好葉景誠,但葉景誠也隻是在紫府家族層麵,他冇有加入太一門,自然就無法上升到太一門層麵。

但現在的問題是,因為紫明真君的突破,如今太一門,哪怕五峰之間的味道也變了。

而金玉榮代表的是金丹家族,更代表的是紫峰的附庸。

……

葉家酒樓,葉景富此刻也不斷踱步。

酒樓的生意愈發差了。

-,嫩的出水。並且,葉景誠還能聞到那種特有的芬芳。這些天,冇去葉星寒那裡,所以今年來,他都喝的是自己買的青靈茶。不但貴,還冇這迎春茶好喝及好聞!如今總算是快了。而且他發現,這些靈茶的靈力蘊含情況,比起葉星寒的再次高了不止一籌。如果說葉星寒的迎春茶隻是摸到一階下品靈茶的門檻,那麼葉景誠育養的這迎春茶,卻絕對稱得上實打實的一階下品靈茶。並且茶香也比葉星寒說的濃鬱。葉景誠頓時滿意至極,對寶書的功能也掌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