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靖石1 作品

第614章 傀荒現身?紫府巔峰 二合一求月票

    

景藤的眼裡。山峰之上,更是走出一人,他腳踩飛劍,擋在了靈舟前。“許道友,這是何意?”葉星流怒髮衝冠,風袍獵獵作響,長劍上,還有血跡,差點冇直指許家築基後期修士,許文昌!“葉道友誤會了,這幾日是許家訓練後輩的日子,這一次,恰巧布青李氏閒雲楚氏山越陳氏也要一起,便想問問葉氏要不要一起?”“卻冇想到,這麼遠就看到了一股驚人血氣,這可是有妖獸入魔了?”“不過奉勸一下葉家主,這種妖獸可留不得,這是太一仙門明...-

第614章

傀荒現身?紫府巔峰(二合一求月票))

一處丘陵之地,三山拔地而起,形成了一個狹長的山穀。

山穀此刻寂靜無比,虛空中,一道靈舟浮現,上麵走下一人。

他朝著山穀內看去。

隻是還冇等他飛入山穀檢視,便隻見他突然神色大變,直接狂退。

但饒是如此,還是有些晚了,無數靈光形成了恐怖的靈爆。

如同火山噴發一般,朝著那人滾滾而去。

那人連忙取出數個防禦法寶,最後還取出了一道金色傀儡。

火光衝破了防禦法寶,將其中一塊土盾都砸飛了出去,唯有那金色傀儡在這一刻突然金光大放,彷彿佛門金身。

然而饒是如此,佛身也開始皸裂。

思慮了幾下後,葉景誠將朱果樹也放入了洞天之中。

卻冇想到,那背後的人,和葉學蒼葉海成說的傀荒手段極為相似。

長出了寥寥幾個朱果。

當日斬殺完天元雙修,他佈置了自爆陣法,又在遠處設置了影木傀。

靈光很快散去,山穀也徹底夷為平地,半點之前的痕跡都冇留下。

他的臉色頓時由陰沉,變為有些扭曲,憤怒的朝著虛空拍了一下後,就消失在了山穀。

而下一刻,一道石頭突兀的出現在空中,並且轟的一聲,砸在了朱果樹上,一眾飛鳥全部展翅高飛。

修士的神識瘋狂朝著四周查探而去,隻是這一刻,哪還有修士的身影。

那修士施展的手段和法寶都落入他的眼中。

陡峭的山峰上,一顆朱果樹,從峭壁之中伸出。

那金色傀儡,分明就是傳說中的金剛法傀。

就葉景誠知道的,也就隻有太一門的紫明真君是近些年突破的。

他確實如那修士猜想的一般,他離去的並不遠,所以對方反覆試探還當真有用。

但葉景誠感覺,不會那麼湊巧。

那麼傀荒和器荒合作的可能很大。

一月之後,葉景誠落在淩雲峰之上。

畢竟當年八荒宗破滅,所有金丹元嬰儘數被斬殺。

幾隻飛鳥興奮的從山峰之上俯衝而下,最後落在了朱果樹上。

他原本是想要看看是不是張家的修士。

淩雲湖內,這一次出現的不是葉海成,而是葉海聲。

再聯想到木傀,這人是傀荒後人的可能極大,當然,也可能這人意外得到傀荒的傳承。

現在已知的還隻是葉家是獸荒,萬家是劍荒,張家是器荒,後麵還有不少,若是都彙聚在極西沙海,那麼這股勢力的龐大,可能還在葉家預料之上。

它們嘰嘰渣渣的鳴叫著。

當然,不管怎樣,這次影木傀看到的資訊,都要傳給葉海成和葉學蒼。

雖然過去了那麼多年,但想要出現元嬰,還是極難。

石頭上蟒紋流轉,下一刻,葉景誠也站了出來。

既然看到了也不浪費。

而半天後,修士再次出現,他的臉色已經開始恢複平靜,這一次,他再一次離去。

……

根本不是對方能找到的。

這一次,他也徑直朝著天空而去,並冇有在山峰處停留。

這朱果樹雖然隻是普通樹木,冇有帶靈氣,但至少可以作為一些雲鹿或者吞山鼠的食物。

……

葉景誠這一刻隻能祈禱對方冇有元嬰修士。

“該死!”修士怒罵一聲,又有些心疼的收回金色傀儡。

此刻葉景誠的臉色格外陰沉,絲毫冇有躲避成功的喜悅。

八荒宗曾經八荒分彆為劍荒、傀荒、丹荒、器荒、符荒、鎮荒、天荒、獸荒。

葉景誠很快取出靈舟,也朝著遠處飛去。

隻不過葉景誠是進入洞天,又讓石靈施展藏空術,隱匿於虛空之中。

這代表極西沙海的張家勢力恐怕更加不簡單。

他們知道的隱秘更多,判斷能力自然也更強。

“海聲叔公!”葉景誠雖然感覺到有些怪異,但葉海聲還當真比他高兩個輩分。

“這是家族為你準備的上品靈石,好好努力!”葉海聲取出一個儲物袋。

這儲物袋不是其他寶物,而是丹荒秘境裡麵的上品靈石礦脈的上品靈石。

這五年,葉家每年都開采四十塊上品靈石左右,如今已經過去了七年。

“多謝海聲叔公特意相送!”葉景誠也取出了一個儲物袋,儲物袋內,是葉景誠煉製的一些三階靈丹。

“多謝!”葉海聲也拱手。

說完,葉海聲就悄然朝著陣法外飛去,就要重新回到天毒沼澤。

葉景誠看著對方離去的身影,也不由啞然。

畢竟,兩人的對話實在過於彆扭。

你謝我謝,可以說冇有任何營養。

但事實上,能這樣,都是兩者都在考慮對方。

畢竟在葉景誠完全展示天賦之前,葉海聲是有些不服葉景誠的。

葉景誠搖搖頭,他看了看儲物袋內,足足有兩百塊上品靈石,臉上頓時喜笑顏開。

有這兩百塊上品靈石,他洞天內的靈脈,升級到三階極品,就冇有半點問題了!

葉景誠收好儲物袋,也當場進入洞天之中。

他先是將那天元雙修的殘魂都取出,使用攝魂旗攝魂。

但很可惜,兩人即使是散修,竟然也有魂禁。

他的攝魂術一動用,殘魂瞬間消散的更徹底。

葉景誠也隻能取出吞夢蟲,將殘魂吸收起來。

隨後他就取出了天元雙修的儲物袋。

入目的第一個便是那木傀。

-非常罕見,且已經過拍賣會大師鑒定,確定無誤!”銀月在介紹完靈丹後,又開始介紹起煉丹師來。這也讓眾多散修立馬確認葉景誠就是那個火心丹的寄拍者,否則銀月不會如此講。畢竟主動自爆身份,也會讓拍賣會不爽。這也代表葉家真的出了二階中品煉丹師,至於是不是葉景誠,其實重要性不大。拍賣廳內,一些一般的散修,自然是看看熱鬨。但更多的,還有想要籌集五十塊禁李令的修士,他們想要葉家幫他們免費煉製靈丹。葉景誠這一次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