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公平

    

則主動爬到了葉景誠的膝蓋上,頗為依戀的看著葉景誠,嚦嚦的叫聲依舊脆耳動聽。泛紅的舌頭不斷打著轉,彷彿在俏皮的撒嬌。接著又眼巴巴的看著那一碗泉水。“你這小炎,可真會享受!”葉景誠雖然嘴中抱怨著,但打心底也對赤炎狐喜愛,便端起泉水,放在赤炎狐的嘴前,親自餵給赤炎狐喝。喝完了泉水,赤炎狐身上也再次有微微的靈光慢慢泛過,讓那本就赤紅的毛髮,更為富有光澤。葉景誠慢慢的撫摸著赤炎狐的毛髮,另一手也將自己的泉水...-

第1章

公平

明亮的火室,突兀的火光高漲。

葉景誠身前的丹爐刹那間,湧出一股黑煙,飄然而出。

一股淡淡的臭味開始瀰漫,即使在火焰烘烤下,依舊顯得難聞。

溫度高了,煉丹失敗了!

還是他最為熟練的飼靈丹。

隻不過葉景誠卻冇有一臉陰沉,反而眼神雀躍,滿懷期待。

隻見他體內,一本古樸無比的書籍,第一頁,徹底發光成型。

葉景誠是穿越者,穿越到葉家已經有十年有餘,從最開始的無依無靠,到葉家高高在上的仙師,又得知自己隻是四靈根,修煉速度奇慢無比。

這其中的坎坷,比他前世的起起落落更為跌宕。

這個世界是修仙者的世界,修仙大能呼風喚雨,無所不能,若是修到儘頭,更是可壽與天齊!

他唯一的仰仗,也是最大的秘密,便是他體內有一本鑲嵌滿不知名靈紋的黃皮古書。

就在剛纔,也是古書發光,散發了靈霞,吸引了他全部心神,才讓他原本熟悉無比的煉丹,出了差錯。

半日的功夫毀之一旦。

這古書上麵,勾勒著淡淡的靈紋,彷彿一些稀奇古怪的異獸,並且每一頁都各不相同。

十分詳細,那靈書上的靈光他也測試過,對一些家禽療傷成長極有幫助,他甚至曾經試過救治瀕死的飛鳥。

但耗費的靈光十分之多。

好在能慢慢恢複,但一直都冇恢複滿,今日亮出霞光還是第一次。

隻是可惜,葉景誠雖然身在禦獸家族,他卻還冇有機會獲得一隻真正有潛力的妖獸幼崽!

葉景誠心中沉思許久,但隨著一聲聲鈴鐺聲響起。

葉景誠便掐出靈決,禦物術落下,熟練的取下丹爐,又取出寒蠶布,小心翼翼的包裹著丹爐發燙的碩大爐耳。

這纔將丹爐內剩餘的丹液,倒入了自己準備好的一個木盒之中。

用儲物袋裝好後,又用專門的洗爐刷,將丹爐內的爐璧刷的乾乾淨淨。

直到肉眼看不到差池後。

葉景誠才摩挲著仍舊有些發燙的爐耳,歎了一口氣。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擁有一座自己的丹爐!”

這丹爐是葉家的丹爐,作為葉家的子弟,他可以借用,但每次借用煉製出來的靈丹,必須以正常價格的五成售賣給葉家。

而若是自己有丹爐,就可以以正常價格的八成售賣給家族。

外麵的鈴鐺聲再次響起。

“來了!”葉景誠迴應一聲,又匆忙的用旁邊專門的掃帚打掃。

他環顧四周,自覺煉丹室和此前一般無二後,才邁動步子,走出室外。

隻見室外的大廳,一個穿著灰白道袍的老人,用手在敲著他煉丹室外的鈴鐺。

在老者背後,還有三四個和他一樣裝扮的葉家族人。

那幾人明顯等了許久,臉彷彿因為炙烤久了,顯得有些陰沉。

葉景誠有些苦笑,他清楚,守護丹閣的九爺爺葉海天,又私自給他加時間了。

老人又走到了大廳的桌子前,取出筆墨,開始一一記錄:

“好了,快過來吧,清點好收穫,下一批就要進來了!”

“景雲,煉製出三十顆飼靈丹,使用家族丹爐,一顆折價1貢獻點,共計30貢獻點,租金三日一共6貢獻點,餘24貢獻點!”

-不是第一個試殿之人,在他之前,還有五個修士。其中三個練氣,兩個築基。一個個實力並不算很差,但葉景誠也清楚,這些修士,很多都是服用了不少妖獸內丹煉製的靈丹,靈氣算不得多凝練。在突破境界時,幾乎隻能靠靈丹衝關。畢竟能在民間流傳的功法,也不是什麼上乘的功法。而換功法,也是很多散修為何要加入宗門的緣故。“你可有擅長之術?”這時候,葉景瑜突然問道。“擅長之術?”“煉丹術和殺人術算不算?”葉景誠對於葉景瑜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