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夢 作品

《》 第5章

    

眼淚汪汪的兒子問她:“爸爸是不是不喜歡他,隻喜歡念曜哥哥?”那時她不明白,隻是說:爸爸有爸爸的道理,讓他聽話。原來,愛與不愛在那時,在那些小事裡早已分明。自己上輩子也根本想不到,念曜就是思念封曜,而薑封曜對待心愛人的孩子可以付出一切。而他不愛自己,便也不甚在意她的兒子。見她沉默,薑封曜又自顧自開口:“念曜在農村玩不到這些,正好瀛湖公園裡麵有旋轉木馬可以嚐嚐鮮。”“阿夢,你去嗎?”虞夢被男人的聲音拉...瀛湖公園有海市修的第一座旋轉木馬,很出名,上輩子她的兒子興奮想去,求了薑封曜好多次。薑封曜卻以玩物喪誌的理由打發了他。...《虞夢薑封曜》第5章免費試讀虞夢沉默了,隻是折磨嗎?那他對自己有感情嗎?那他娶了自己於他而言也是折磨嗎?“你記得幫念曜也收拾一下,姨媽年紀大了,讓她歇歇吧。”薑封曜卸下滿身疲憊上了床,冇發現她的異樣。虞夢掐著指尖,看著男人合上眼平靜的麵容,終究冇忍不住:“你為什麼對念曜這麼好?”薑封曜怔了下,聲音帶了些情緒:“他年紀那麼小就冇了媽媽,可憐。”虞夢聽出來他聲音裡藏著的難過。上下兩輩子,嫁給他幾十年,她一眼就能瞧出他的不對勁,更是能從他的語氣裡分辨出具體情緒。薑封曜眉眼一皴,似乎悲傷湧上心,翻身從床上起來:“我資料忘在部隊了,回去一趟。”虞夢張了張嘴,卻冇出聲。她怔怔地看著薑封曜頹然的背影,一身的可憐。表姐去世,他很難受吧?第二天,虞夢剛剛起床,就瞧見半夜纔回來的薑封曜向自己走來:“我要帶著念曜和姨媽去瀛湖公園玩。”瀛湖公園……虞夢鬆懈的眼眸微怔,思緒飄遠。瀛湖公園有海市修的第一座旋轉木馬,很出名,上輩子她的兒子興奮想去,求了薑封曜好多次。薑封曜卻以玩物喪誌的理由打發了他。後來念曜過來借住的時候,薑封曜卻帶著他在海市逛了一圈,還帶著他去了兒子最想去的肯德基,吃了他心心念唸的漢堡包。念曜拿著漢堡回家的時候,兒子說他也想吃。薑封曜卻淡漠開口:“你在海市吃的都是好東西,念曜冇吃過,你得讓著他。”可明明她的兒子從來冇去吃過,每次想吃都是一句“垃圾食品”打發了。那個時候,虞夢看著眼淚汪汪的兒子問她:“爸爸是不是不喜歡他,隻喜歡念曜哥哥?”那時她不明白,隻是說:爸爸有爸爸的道理,讓他聽話。原來,愛與不愛在那時,在那些小事裡早已分明。自己上輩子也根本想不到,念曜就是思念封曜,而薑封曜對待心愛人的孩子可以付出一切。而他不愛自己,便也不甚在意她的兒子。見她沉默,薑封曜又自顧自開口:“念曜在農村玩不到這些,正好瀛湖公園裡麵有旋轉木馬可以嚐嚐鮮。”“阿夢,你去嗎?”虞夢被男人的聲音拉回現實,卻止不住的難受。虞夢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暗自傷神:“我就不去了。”薑封曜斂眉點頭:“那我們去了。”話落,轉身就帶著念曜和姨媽走了。下午,醫院婦產科人滿為患。來往的孕婦身邊皆有男人悉心作陪,唯有薑嘉瑞一人獨坐長椅,形單影隻。虞夢上前在她身旁落座,她伸手握住十指緊攥人流單的薑嘉瑞,柔聲勸慰:“冇事,我在呢。”薑嘉瑞臉色蒼白,跟其他喜氣洋洋的孕婦相比,愈顯可憐。虞夢的心狠狠地顫了一下,當初結婚的時候,薑嘉瑞他們連孩子叫什麼都想好了。短不過兩年,她以為他們會幸福一輩子的。薑嘉瑞反手握住她,吸了吸鼻子,輕聲問:“你把你懷孕的事跟你男人說了冇有?他是不是高興壞了。”虞夢嘴角抽了下,薑封曜現在的眼裡隻有念曜,她根本冇機會說。她下意識地略過這件事:“那你真的想好流掉嗎?這可是你的第一個孩子。”薑嘉瑞無力地指著流產同意書什麼的字,聲音哽咽酸澀:“他都簽字了,一點猶豫冇有。”虞夢心驚,她是見過蘇鶴雲對薑嘉瑞多好的,家裡的活幾乎都是他包攬的,薑嘉瑞即使冇工作也能睡到中午再醒,醒來鍋裡的飯都是熱的。晚上蘇鶴雲也會早早回來做飯,若是遲了就從部隊帶飯,那個時候大家都羨慕她。虞夢想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好的男人絕情起來,會是這麼絕情。念曜媽的事。”虞夢一愣,手裡拎著的暖水壺差點掉到地上。什麼事是不能讓自己知道的?屋子又傳來姨媽堅定的勸聲:“小夢要是真的知道了念曜媽和念曜的事,你們這家非散了不可!你千萬要答應我!”什麼叫做這個家就非散不可?難道念曜真是他和表姐生的孩子……虞夢忍不住地渾身發冷,想去推門的手都跟著打顫。她的手好不容易落在門把手上,薑封曜斬釘截鐵的聲音隨之響起。“如果她知道了會介意,為了念曜,我可以離婚。”可以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