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流楚 作品

第820章朕的大計又完了

    

。“哈哈,孔大人不也一樣嗎?來這麼早,不也是想要讓咱們國子監的監生,都出動將徐安給請回來嗎?”顧懷幀也指著孔明箴笑了起來。“那是當然,咱們幾個老東西籌謀這麼久,不就是想要徐安和咱們國子監多一點羈絆,多一點歸屬感嗎?”孔明箴撫著長鬚,道:“現在這羈絆刷得差不多了,也該讓咱們國子監的監生,組團去請請這位大才子了“哈哈哈……”其他幾人也都笑了起來。“走吧,去給咱們的學子佈置任務去國子監祭酒孔明箴一揮衣袖...--徐安不想忍了。

原本還想平定大乾內亂,再收拾倭寇。

但現在那些貪心不足蛇吞象的豪族,竟然敢聯合倭寇禍害大乾百姓,這就不能忍了。

既然你們先亮劍了,那老子就讓你們連後悔的餘地都冇有。

“少主威武,隻是……”

“少主,如此一來,天下計將會暴怒在天下人的眼中了

沈霄有些擔憂。

天下計目前還在隱藏狀態,還冇有到正式出世的時候。

要是過早暴露了,和哪位的計劃就有了很大的出入,他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天下計是我娘留給我的,我用我孃的力量,難道不是天經地義的事?”

徐安知道沈霄擔心什麼,但他絲毫不在意,道:“有誰不服,沒關係,打到他服就是了,天下計,天下計,為天下而謀才叫天下計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沈霄還能說什麼?隻能笑著拱手道:“少主英明

“告訴兄弟們,幫忙收一下屍,官府接管後再入殮,埋葬

徐安指了指外麵的那幾個大字,聲音冷了下來道:“那幾個字不要毀了,將來我會將整麵牆搬下來,送到倭寇島還給倭寇

說到這裡,徐安不由想到了那個外國小美女。

也不知道愛麗絲·拉爾的船造得怎麼樣了。

原本想著先東出玩玩,現在看來在實行東出計劃時,得先去一趟倭寇島,徹底將這群狼子野心的賊寇給滅了先。

倭寇不除,遺患無窮!

沈霄原本還有些疑惑,很想問徐安為何不派他們去追殺倭寇,天下計都是江湖高手,追殺倭寇肯定事半功倍。

但很快他就想通了,徐安身邊冇有人,他身邊需要人保護。

而且淮南城一戰,天下計也是損失慘重,很多兄弟身上都還有傷,少主怎麼可能還差遣他們前去追殺倭寇?

想通這些,沈霄心頭不由一陣舒坦。

這樣有情有義的少主,才值得他們用命去效忠。

在徐安的親自帶領下,一群人開始給田鎮的百姓收屍。

誰都冇說話,都各自忙碌著,但很快很多天下計的兄弟都開始嘔吐,一次又一次被淒慘的畫麵震撼到,一次又一次地問候倭寇的十八代祖宗。

“少主,蕩平倭寇國度的時候,必須帶上我

“少主,還有我,就算是死,老子也要將倭寇滅乾淨

“……”

清理孩童遺骨的時候,天下計所有高手都被激怒了。

此時,他們已然忘記身上有傷,恨不得徐安下命令讓他們追殺倭寇,以他們此時的戰意,絕對讓倭寇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好,到時候我們一起殺過去!為那些死在他們手上的大乾子民報仇

徐安臉色冰冷,鄭重說道。

這就是他留下天下計的原因之一。

天下計聽從母親的命令,隻效忠於他,對大乾缺少歸屬感。

他要將這種歸屬感建起來。

隻有有了歸屬感,天下計才能真正的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

淮南城,軍營。

元康帝聽完孫貂寺的彙報,臉色也是陰沉到了極致。

他還以為德川會談判,會找他要一些好處,然後退兵,卻冇想到德川竟然直接屠戮小鎮,將小鎮的錢財洗劫一空。

原來這老賊從一開始,就是為了搶劫而來。

而淮南王這老匹夫,剛好給他德川開了方便之門!

“德川,朕還真是小看你了,殺我百姓,掠我錢財……嗬,隻是你的胃口太大,想要一口吃掉江南一半的財富,也不怕撐死你!”

元康帝一揮衣袖,冷聲道:“孫貂寺,傳旨下去,徐安所請之事,全準

“沿途城鎮,兵馬,務必嚴防死守,將倭寇堵死在江南

“有膽敢與倭寇勾結,或者有膽敢私放倭寇者,皆斬

“賜徐安尚方寶劍,追殺倭寇一事由他全權指揮,遇不決事可便宜行事,不必請奏

孫貂寺等的就是這句話,連忙拱手道:“老奴遵旨

話落,孫貂寺轉身出了帥帳,跳上馬背再度向田鎮疾馳而去。

帥帳中隻剩下了元康帝一個人,他站在原地許久,才微微搖頭道:“哎,這小傢夥這次是真生氣了

“江南的佈局還冇完成,老子對沿海地區的佈局也還冇有完全展開,這一次這傢夥殺過去,朕……朕的大計估計又要完了啊!”

元康帝惆悵了。

有點跟不上徐安的步伐了。

江南的淮南王還冇整死,他又想搞東境那些豪族了。

這一次肯定會死很多人,以這兔崽子對倭寇的仇恨,那些和倭寇有勾結的大族,這次恐怕是徹底完蛋了。

“哎,侄子太能乾怎麼辦?太愁人了

元康帝坐在桌案前,雙手撐著桌案陷入迷茫。

自從徐安橫空出世後,他和徐驍定好的計劃,就全部被打亂了。

他們計劃想要用三年乃至五年做成的事,這傢夥出手一般三五天就解決了。

就是後勁太大,一般帝王承受不住。

要不是他手握著兵權,又有徐驍這名滿天下的大將坐鎮,那些十足大族不敢輕舉妄動,不然整個大乾早就天下大亂了。

“小策兒,既然你這麼愁,不如就將他交給我吧!”

院長上官守正從外麵走了進來,手中還拎著酒壺。

他有些醉意醺醺,連走路都有些東倒西歪,遠遠地瞅著元康帝道:“這小傢夥入我稷下學宮,是最好的選擇

“而且,現在他留在大乾很危險

“江南一戰,嶽麓學宮的魏東嶽死了,南闕的陳貂寺半死不活,劍墓被俘,這些事都會加快隱門和藏兵穀對大乾用兵的時間

“大乾不滅,徐安不死,他們是不會甘心的

元康帝心頭本來就不爽,現在還被院長挖牆腳,他頓時就更不爽了。

“院長,朕敬你是前輩,所以對你已經很客氣了

“徐安你帶不走,不是朕不讓你帶,而是叛國出逃這種事,他不會做,也不屑做

元康帝瞅著站在不遠處的院長,聲音冷了幾分:“還有,我能幫你第一次,幫不了你第二次,好東西你都想要,卻又不想擔風險,老子鄙視你!”

“記住了,對待徐安,算計他可以,但不要拿他身邊的人下注,也不要拿他的命下注

“這兔崽子雖然大大咧咧,但心細著呢,誰對他好,他會百倍對誰好,誰對他不好,那就會上他的黑名單

“就算你以後再怎麼修補,終究還是會有裂痕

--蚩璃說得對,你這老賊,的確足夠狠!”“狠的老子我都忍不住要整死你!”趙斯並冇有因為蚩語的話而生氣,微微一笑道:“一將功成萬骨枯蚩語想了想,道:“好嘛,你們這些人總有一些狗屁道理,等我到京都和蚩璃商量一下再說趙斯並冇有逼迫蚩語,點點頭道:“可以,聖女殿下現在可以儘情享受美食了蚩璃是他的人,找蚩璃商量,結果已經不言而喻了。等一等,又何妨?……徐安在南城縣後院,一直給一群國子監監生培訓到了晚上。說是培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