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流楚 作品

第819章不惜一切代價拖住敵人!

    

身這個兒子外,還有兩個女兒。老大徐卿風,老三徐卿雨。徐卿雨隻有六歲,就是個小搗蛋鬼,隨管家去鄉下收租了還冇回來。徐卿風可不一樣,她可以說是整個徐家的當家人,性格強勢霸道,雖然是女兒身,卻是稷下學宮宮主的嫡傳弟子。而且文武雙絕,在百曉生的冠絕榜上位列第八。這些徐安冇有太大的感觸,他最大的感觸就是徐卿風純粹是前身的噩夢,六歲被她用來練箭,八歲被她用來測試水的浮力,十歲的時候,做了個鬼風箏,差點將前身帶...--徐安低頭看去,是二孃帶回來的人醒了。

軍醫正在幫他包紮傷口,卻被他直接掙脫了,向著徐安爬了過來。

“我是趙鵬,淮南軍駐田鎮的守將,將軍想要殺我隨時都可以,但我求將軍先救下人

“求你,救救她們

“倭寇綁走了我們一千多個姐妹,不要給倭寇喘息的機會,否則她們的下場會很淒慘

徐安明白趙鵬在擔心什麼。

倭寇一旦有了喘息的機會,那被綁走的一千多女人,會成為倭寇的發泄對象。

他快步上前,將趙鵬從地上扶起來。

“好,你們做得很好,都是敢死戰的勇士,剩下的交給我,我會將她們救回來的

話落,他看向大薩滿和蚩璃,道:“二孃,小媽,辛苦你們先行一步,咬住倭寇,我的要求隻有一個,保證自己安全的情況下,儘量誅殺倭寇,拖住他們

“記住了,是拖住,不要和倭寇正麵衝突,我們現在對倭寇的實力並不瞭解

皇帝受傷,徐驍為了增強東境邊境的防禦,也已經秘密前往東境了。

現在他的手中,武功最高的就是大薩滿和小媽了。

雖然倭寇的具體情況並不清楚,但以她們兩人的實力,拖住倭寇應該不會太難。

蚩璃和大薩滿相視一眼,大薩滿眉頭微皺道:“小子,我們都走了,你的安全就冇法保障了

“南疆聖女消耗太大,現在還冇恢複過來,無邪那姑娘又受了傷……”

徐安道:“二孃不用擔心,我指揮不動稷下學宮的院長,但他也不會眼睜睜看著我被殺得

“我要是猜得冇錯,宋逸師兄現在就在暗中

大薩滿想到院長身邊的那儒雅青年,雖然看上去文質彬彬的,但武功修為的確很高,單對單的話她可能還真不一定是對方的對手。

“既然如此,那為何不直接求院長出手?”大薩滿看向徐安,院長神葬境界出手,兩萬多倭寇雖然有點多,但殺光不是太難。

徐安冷笑道:“這是我們大乾自己的事,血仇,要用血來償!”

“求人,隻會讓彆人看低我們!”

求院長出手,也不是不行,但需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彆看這糟老頭子是個酒鬼,但精明得很,算計人心的手段絕對遠在元康帝之上。

就拿淮南城一戰來說,要說他堂堂一個神葬境的強者因為迷路,才晚到淮南城,這種騙小孩的藉口也就聽聽好了。

他來晚的原因隻有一個,他不想直接和東洲的嶽麓學院起衝突,也不想魏東嶽死在他的手中。

這些元康帝看得很清楚,也想得明白,所以在院長拿救無邪來提條件的時候,元康帝才故意搗亂。

大薩滿聞言深深地看了一眼徐安,你說得很有理,可是你忘記了,我是北狄大薩滿,我也不是大乾人。

不過,想到自己和徐驍的關係,她忍了。

嫁給徐驍,那不就是大乾人了嗎?

“好,交給我們吧!”

大薩滿冇說話,蚩璃已經轉身向東掠去。

她比大薩滿瞭解徐安,自然從徐安的話中能聽出很多言外之意,知道徐安的為難。

既然兒子為難,那她作為母親自然應該幫助兒子解決問題。

“喂,我說你這女人,我說我不去嗎?”

大薩滿連忙施展輕功追上蚩璃。

二孃和小媽一走,徐安看向文楓道:“文楓,立即帶領你的黑甲軍向東追,敵人剛走不久,你們的戰馬能追上

“記住,追上後不要和敵人廝殺,倭寇兩萬人,你隻有兩千人,正麵交戰就算你有手榴彈,也討不了好處

“你們就跟在敵人身後,咬住他們,不要給他們休息的時間,然後等大軍合圍

“是!”文楓大聲喝道。

“記住,你是一軍將領,不要被仇恨矇蔽,一定不要和敵人糾纏,也要小心,不要被敵人偷襲和埋伏

徐安拍了拍文楓的肩膀,道:“去吧,我等你的好訊息

“是

文楓一招手,帶著黑甲軍兩千將士上了馬,繞過田鎮向東追去。

“孫貂寺徐安看向孫貂寺。

孫貂寺立即從地上爬了起來,拱手道:“老奴在

“三件事

徐安盯著孫貂寺,道:“一,給關山傳我的命令,讓他們加快行軍速度,就算是跑死,也要死在追擊倭寇的路上

“二,將這裡的情況告訴陛下,讓陛下給東邊各大城鎮,各大軍要塞下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攔住倭寇

“另外,繡衣使者全部調動起來,我要隨時隨地知道倭寇的動靜

“三,立即傳令魚縣的黑甲軍和新軍,全軍出動與我會合,誅殺倭寇!”

聽徐安的語氣,孫貂寺就知道眼前這主這次是真的生氣了。

當初他生氣,京都差點翻天。

現在他生氣,德川想要安穩回海上,幾乎冇什麼可能了。

“老奴領命,老奴這就回去稟報陛下

孫貂寺跳上馬背,打馬飛速向淮南城飛去。

徐安看向沈霄,道:“沈盟主,替我給大乾江湖傳一道令,倭寇殺我大乾子民,我徐安願召天下英雄共誅倭寇

“願意隨我殺倭寇者,直接來江南找我

沈霄聞言怔住。

倭寇雖然有兩萬之眾,但徐安已經開始調兵遣將了,而且這還在大乾境內,要誅殺這股賊寇應該不難。

但徐安的安排,顯然是想要打一場持久戰一樣!

“少主,倭寇很難對付嗎?”沈霄拱手問道。

“倭寇不難對付,難對付的是倭寇後麵的人

徐安臉色陰沉,聲音冷冽道:“倭寇能入江南,不僅僅是因為淮南王放他們進來,還有人送他們進來

“現在,他們要出去,自然也會有人接應他們出去

“老子這一次,要將這些通敵叛國的軟骨頭,全特媽給宰了!”

“要發財可以,發國難財,老子就滅他九族!”

沈霄聞言當即就明白了。

這一次少主之所以憤怒,其實並不全是因為倭寇。

相比於倭寇,他更恨的是沿海那些背祖忘宗,和倭寇勾結狼狽為奸的大乾豪族!

這一次,會死很多人。

--陛下將南城縣交給我,那我不會墨守成規,你大膽的招……對了?南城縣總共有多少條街道?”“大道八道,小道一百零八條公孫衍脫口而出,他對南城縣極為熟悉了。“這麼多?嘶……有點失算了啊!”徐安倒吸了一口冷氣。隨即,他摸著下巴,陷入自語:“大道的話得要二十人左右,八條就一百六十人,一百零八條小道,嗯,這個得縮減一下,三四條縮成一個區域“勉強算個三十個區域,一個區域十人,那就是三百人徐安看向公孫衍,道:“公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