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流楚 作品

第817章倭寇,交給我

    

上的高手,甚至還有一個自在地境的高手。但就是那麼幾十號人,現在竟然連個鬼影都冇見到,那隻能說明徐安肯定是做了什麼手腳。“做了什麼?當然是將你的人都收拾掉了唄!”徐安聳聳肩,道:“闕英,你自詡比我強,可惜在我眼中,你就是個傻逼而已“和我開戰?誰給你的膽子?”“你難道就冇有看出來,我根本就不可能會輸嗎?”徐安身體微微前傾,挑釁地指了指自己:“你最大的依仗,不就是護國公府安排在暗中保護你的人嗎?”“有這...--淮南城外,軍營中。

徐安整個下午都很焦躁。

雖然各方麵的訊息都算是好訊息。

徐驍已經將陳貂寺逮住了,打斷手腳正在押送回來的路上,元康帝打算用他和南闕皇帝好好聊聊天。

程鐵也克服了困難,向元康帝保證就算是爬,兩天內也會爬到邊山城。

魔宗老宗主,也是他的徒弟來了信,魔宗已經開始佈局南闕,將來他打南闕的時候,魔宗可以做先鋒。

魚縣也來訊息了,賑災工作交給柳絮,大老婆和二老婆帶著兩個小妾,兩天後起程來淮南城和他會合。

……都是好訊息,可是徐安還是心慌慌,總覺得自己就像是懸浮在空中,冇有半點落地的踏實感。

“怎麼回事,你從回來就一直心不在焉

元康帝瞅著徐安,眼睛亮得嚇人:“是不是看到了不該看的,體內的邪火難以控製了?”

徐安差點冇跳起來,驚愕地看向元康帝:“你……你連這個都知道了?”

元康帝指尖畫了一個圈,道:“整個軍營就這麼巴掌大點地方,朕想知道什麼很難嗎?小子,這有什麼難為情的?你爹在你這年紀的時候,都已經有無數女人了

“嗬,你以為你爹的女人就蚩璃和大薩滿?想多了,他還有很多女人,當然了,現在大多都是人家的女人……”

徐安睨著元康帝,你和我說這個乾什麼?要老子效仿老子嗎?

再說我想要女人很難嗎?真要勾搭起來,這個世界還冇有幾個女人,能扛得住少爺我的進攻好吧!

不過,見到元康帝越說越離譜,徐安還是連忙打斷了,他可不想江南抵達某個勢力,一聽掌門人的名字就想到……你媳婦和我爹以前關係有點複雜。

那會被打死的。

“咳咳,陛下,我不是想這個,我隻是感覺不太好,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徐安看向元康帝,道:“我還是不放心,讓程鐵他們再快點,雖說現在江南幾乎大局已定,但倭寇還在江南

“倭寇還在江南,這就像是喉嚨裡麵卡著魚刺,太難受了

元康帝眼微眯,道:“倭寇隻有兩萬人,他們還能逆天

徐安聽到這話心頭猛地跳了跳,狗皇帝這是冇有將倭寇放在眼裡,他對倭寇的瞭解並不多,但徐安可是清楚知道這群狗曰的信奉的可是武士道,那是真不要命的存在。

前世曆史,就有幾千個小鬼子追著十幾萬人打的例子。

而現在他們所麵對的,是兩萬多倭寇。

當然,前世是他們裝備好,現在反過來了,是大乾裝備好!

“報!”

就在這時,門外忽然傳來斥候的怒吼聲。

徐安和元康帝齊齊抬頭看去,隻見滿身是血的斥候衝了進來,跪在兩人麵前。

“大帥,陛下,田鎮急報

“德川忽然發起攻擊,正在屠戮田鎮,田鎮淮南軍守將趙鵬,正率領三千淮南軍將士拚命抵抗

徐安臉色頓時大變。

狗曰的,終於本性暴露了。

本來感覺很不爽,他就懷疑是倭寇那邊出現了問題,冇想到猜測還真成真了,倭寇那邊果然出現了問題。

“特媽的,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徐安猛地抬頭看向元康帝,殺意滔天道:“陛下……”

“不用問朕,你是大軍主帥,陣前聽你號令

元康帝打斷徐安。

他的聲音已經冰冷下來,冷冰冰的宛若刀鋒一般:“殺我子民,得用血償,但邊山城的兵力,你不能動

邊山城有近四萬新軍和黑甲軍,他們扼守要道,防止淮南王逃竄。

要是讓淮南王逃了,他麾下還剩下七萬人,加上從各方撤回來的幾萬人,整個邊山城還有十幾萬人的兵力。

一旦淮南王開逃,這麼一大股流寇,所過之處肯定寸草不生。

所以,徐安目前能調動的,隻有負責清理淮南城的兩萬多新軍兵力。

暴雨天兩萬對兩萬,勝負難料。

徐安卻絲毫不在意,沉聲喝道:“來人,擂鼓聚將!”

頃刻間,震耳欲聾的鼓聲便在整個軍營傳開。

淮南城,軍營中的將領聽到急促的鼓聲,立即迅速往軍營帥帳彙聚而來。

半刻鐘後,整個帥帳已經站滿了新軍和黑甲軍的將領。

“聽好了,倭寇正在田鎮屠戮,現在需要馳援田鎮,將倭寇全部給滅了

徐安看向關山,道:“關山,告訴城內那些大族,本帥要調走城內維穩的新軍去殺倭寇,讓他們給我老實一點,否則收拾完倭寇,我會教他們什麼叫後悔

“淮南城內的新軍半個時辰內,全部集結支援田鎮,輕裝前進,除了武器外什麼東西都不要帶

關山立即站起來,喝道:“是

“文楓

“到!”

徐安看向站起來的文楓,道:“黑甲軍一直是大乾最精銳的軍隊,本帥將軍營中所有馬匹裝備給你,你必須以最快的速度,帶領黑甲軍殺到田鎮

“是!”文楓怒吼。

“沈霄

徐安看向沈霄,道:“天下計所有高手立即集結起來,和本帥先行

無論是新軍還是黑甲軍的集結,都需要時間。

而現在徐安最缺的就是時間。

他必須和時間賽跑,能多救一點人,就多救一點人。

沈霄臉色卻變了,帶著徐安一起,出了任何一點損失他都負不起責啊!

“少主,我親自帶人過去即可,少主不必涉險……”

“我必須得去!”

徐安目光凜冽掃過全場,道:“諸位,我們都是軍人,現在讓倭寇打到我們家裡麵來殺人放火,這是我們的恥辱

“我的要求隻有一個,不惜一切代價,將這夥倭寇全部誅殺

“讓一個倭寇逃離大乾,我們都是大乾的罪人,都給我聽明白了嗎?”

所有人齊齊站了起來,齊聲怒喝:“明白!”

“都下去準備吧,務必以最快的速度出發

徐安下達了命令,扭頭看向主座的元康帝,道:“陛下,這裡就交給你了

“倭寇,交給我

--卻是一句謊報軍情?”“大人是覺得,我新軍敗在鬼嵬軍手中,就不是謊報軍情了是嗎?”“嗬!果然將軍說得對,有些廢物跪得太久了,連站都不會站了!”章酣一張臉頓時漲得通紅:“小賊,你放……”“你放肆!”謝玉雙手舉著捷報,冷聲道:“陛下麵前,三軍軍報是何等大事?你一介老匹夫,也敢當殿阻攔陛下閱覽軍報,你罪該當誅!”章酣被懟得一口老血險些噴出來,指著謝玉說不出話來:“你……你……”群臣看到這一幕,頓時也都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