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茶 作品

楔子 屍山

    

總是有些詞聽不懂,越密有些愧疚,但又不好不懂裝懂,十分心虛,試探的問出,“師叔…何為錄事線?”“大千世界芸芸眾生,無論是畜生道草木道還是人道,隻要在有輪迴道之中,就必須有前世今生善惡姻緣的因果記錄。鬼差們隻有通過因果記錄才能準確計算出他們的功德與罪過,以此來分辨是否該入輪迴,該入哪道輪迴。或是功德圓滿步入仙班,亦或是十惡不赦投入不周澗。”少俞冇有苛責她,十分有耐心詳細的給她解釋著,“因此為了方便管...-

漫天的飛沙裹挾著枯枝,她不知道為什麼這些惡狼殺也殺不絕,隻知道前麵破曉的地方,就是大荒裡人們口中的屍山,是通往外麵的世界的唯一出路。她不停的用銀月滄刀刺向撲上來的狼妖,滿臉滿身的鮮血,分不清是狼妖的,還是自己的。

“阿朱!小心!”身前的紅髮少女大喊,不遠處的人聽到了提醒閃跳躲開一擊。

四麵八方都有惡狼靠近,狼眼閃爍著貪婪而鮮紅的光芒,紅髮少女閃開撲上前的惡狼。她飛上前去,將紅髮少女護在身後,長刀已經有些鈍了,狼妖卻越來越多。

精疲力竭之際,破曉之處,一人踏光而來,他一襲黑衣,一手持魂幡,宛若仙人,周身的靈力讓惡狼望而退卻。

仙人朝她們三人伸出了手,阿朱警惕的望著他。

“我乃屍山守山人月昭,這裡是不周澗大荒之儘,特來接抱雀殿下出山。”

神仙冇有看阿朱,也冇有看她,眼睛隻盯著身後的紅髮少女,紅髮少女一臉茫然,攥住她的衣角不肯鬆手。

黑衣神仙的引魂幡像是有種魔力,他抬手揚幡,紅髮少女居然像奪了魂魄魂魄般,抬頭跟過去。

就像是莊生夢蝶一般,紅髮少女被神仙帶走,屍山曙光瀲灩裡,惡狼又捲土重來。

“不怕,我們出的去。”阿朱上前安慰著她。

在不周澗百年間,她和阿朱是最先認識的,阿朱本體是不周澗裡一株赤蘭草靈,而她對於自己,不知來曆、不知姓名。

阿朱在大荒待了好幾百年了,她跟著阿朱,一起等待著陽光照進大荒的那天,後來他們救下被惡人欺辱的紅髮少女,紅髮少女也不知來曆和姓名,但大荒裡所有人都是遺忘了過去的,並冇有什麼稀奇。

陽光照不到這裡的時日,天空隻有一輪月亮,大荒裡的人與妖獸共生,她們三人相互扶持,一步一步走到了屍山儘頭。

惡狼又撲天蓋地,阿朱施法攻了過去,她手有些發軟,卻也不肯後退,惡狠狠的持刀上前。

不知過了多久,她體力不支,還是不肯倒下,將銀月滄刀深深的插入地裡,身子半倚在刀上,任由惡狼撕咬著她。

前方屍山日光渺茫,太陽要落山了,要再等一個一百年了,她想著,眼皮子越來越重。

模糊間,一白衣仙人自曙光乍現而來,在這大荒之地,她第一次見到這麼乾淨的人,皎潔如月光,散發著無名花香,讓人一時忘卻了殺戮和恐懼。

白袍仙人抬手伸向她,“你功夫不錯,護抱雀殿下有功,留你入屍山新月長老門下,你可願意。”

語氣是詢問,卻不容拒絕,可以出去了嗎?她沉重的點頭。

在日光落下去,生門關閉之際,她被白衣仙人帶出了不周澗。

-少俞思索著,說出了自己的疑慮,“這個青穀,並不是無人經過,來往皆可,隻是讓經此的行人莫語莫望莫回頭,好似並不是為了害人,隻是不想讓人接近。但若僅僅隻是數起失蹤案的話,新月長老不該托我來處理,隨便派個生門弟子便可。”越密也低頭思索了一番,“那或許是有其他妖物藉著青穀的名頭殺了人呢,不然今天那個被下了咒的車伕怎麼解釋?”“那個車伕,恰好在我們經過那條街時失控衝入,現在想來,也是太巧了。”“確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