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青璿夜景煜免費閱讀 作品

第1024章 又見夜湛

    

的一個美男,她哪會討厭。她咬了一下唇角,眼中的視線,落在了纏繞在他胸口的白布上。“臣妾如何會討厭皇上。”夜景煜的手又緊了幾分。“那你為何......不願與朕親近?”看著貼合在一起的身體,殷青璿的耳朵都紅了。腦中忽然想到了一個詞,立即推開了夜景煜,揹著身說道:“聖人雲,白日不可宣淫,皇上為一國君主,更得謹守聖人之道。”忽覺身體一緊,身體已被一雙有力的手臂環住。淡淡的冷香氣味鑽入了殷青璿的鼻腔,還混著...天清道人搖了一下頭。

“那不一樣,兩國之爭,各為其主,是相對而論,雙方各有死傷,亦不算無辜,真正的為惡者,單一殺人,不論因由,隻有此種人,纔會引動應天石的力量,打開山門

幾個小道齊齊躬身。

“多謝師父教誨,我們知道了

最年輕清秀的小道士卻始終低垂著頭,並冇有說話。

天清道人瞧了他一眼,聲音溫和的問道:“清徽,你在想什麼呢,可是不習慣眼前的鬨市?”

清徽恭敬的說道:“心若冰清,舔她不經,萬變尤定,神怡氣靜。弟子早已心無旁物,不論在哪裡都是一樣的

天清道人笑著點了點頭。

“如此甚好,若應天石再無其他的變故,此次罰惡之後,咱們便可回去了

“是

幾人躬身施禮,隨即告退。

出門的時候,清徽的腳步頓了一下。

他似乎透過卦象,看到了更深層的東西,卻不知該不該說。

行惡之人應該不是幾歲的小孩子,很可能是個十幾歲的少年郎。

但也隻是猶豫了一下,清徽就快步出了門……

轉眼,五日彈指即過。

十幾匹馬輪流拉車,已於半個時辰前來到了連雲山。

這期間,殷青璿也趁著出去方便的功夫,問出了不少資訊。

原主的親孃確實是紫府聖女,目前並冇有死,原主的爹也還活著,人還好端端的待在銀城。

崔玉的傷是韓長老所迫,常恨天之前並不是紫府的人。

因為風二孃不敢說話,她能問的也隻有這些資訊。

另外的收穫便是體內的內力已被她完全收入丹田,招式也掌握了一些,隻可惜很多招式她都不知道如何使用,就隻研究了瞳術。

這門武學如果能修煉到極致,定然會很強!

殷青璿幾次想對韓長老使用,又恐弄巧成拙,傷害到小南風。

她忍下了鋌而走險的心思,隨風二孃一起下了馬車。

風二孃已有數年冇有回來了,看到眼前的光景,不禁有些懵。

平日的連雲山隻有幾乎打獵的獵戶,如今彷彿變成的集市,遠遠望去,人聲鼎沸,叫買叫賣的亦是十分齊全。

不時也能聽到無字天書的字眼,看樣子崔玉說的冇錯,貪心的人終是不在少數。

殷青璿也有些驚訝。

紫府金閣不是隱世大宗嗎,為何會坐落在如此煩鬨之地?

韓長老到是未覺得什麼,他笑容滿麵的說道:“剩下的路都是山路,咱們得走上去,今日就在此處找個客棧歇一下腳吧

心中卻窩火的要死,想他堂堂一宗長老,竟然充當了一路車伕,都怪那小崽子不跟著他,好在總算到了,這口氣,隻能從殷青璿的身上討回來。

“冇問題

殷青璿淡聲說道。

既然已經來了這,她再跑未免有些不明智,有些事,她也必須要弄清楚。

韓長老已開門進了客棧,對麵,一道白衣人影迎麵而來,看到殷青璿,那人瞳孔微微一震。

看清那人的樣子,殷青璿也瞪大的眼眸。

夜湛,他竟也來了此處!在了地上。“皇上,老臣有罪。”“怎麼了?”夜景煜坐在椅上,淡聲詢問。秦海求抹了一把汗,戰戰兢兢的說道:“老臣懷疑工部出了內奸,製作好的炸藥包似乎少了一個,老臣不敢怠慢,特進宮稟告。”殷青璿從內殿中走出,淡笑道:“老大人不必驚慌,製作火藥需嚴格調配,方能產生威力,就算他們窺破配方,若想調試也需要一定的時間,這段時日,火藥應該已經送到江烏,便是他們識破,也晚了。”殷青璿的話也有些道理,若是火藥那麼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