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青璿夜景煜免費閱讀 作品

第1023章 應天石

    

了半晌,不由湊了過去。“車模又是何物?”殷青璿耐著性子解釋道:“就是汽車的模型夜景煜沉吟了半晌,驚異的問道:“莫非還有如這一般,真正的汽車?”殷青璿一臉得意的說道:“自然,華夏可是什麼都有的夜景煜蹲在地上,瞅著這個滿地跑的小車玩具,一臉認真的說道:“既是如此,朕便必須得去華夏國看一看,你表哥什麼時候走商回來?”他雖然知道小璿子是誰,但是一時也無法揭破,也隻能如此發問。“這個……都傳華夏國乃是上界的...承天殿。

夜景煜揹著手站在院中,心中還在思量著老道士說的話。

白虹貫日殺亂起,懲惡之令將欲行。

這話究竟是何意思?

莫非京中要發生什麼大事不成?

“絕影

“屬下在

絕影如鬼魅一般的身影,瞬間就出現在了夜景煜的背後。

“去查一下京中可有暴亂髮生,亦或是有這種跡象

“屬下遵命

絕影領命離開。

夜景煜又站了一會,才返回了殿中。

運起功法練了片刻,瓶頸之感再次湧了出來。

夜景煜莫名有些煩躁,便收了內力,隨便拿起了一本書來看。

此物與大周的竹簡併不一樣,乃是草木製成的紙張,李德福說這東西是秦海求發明的,夜景煜已懶得去問了。

翻了幾頁,才發現這並不是奏摺,上邊畫了很多練功的圖形,有手印,有行功路線,更像是武功。

為何承天殿會有武功心法?

夜景煜仔細的看了看,並不是師父所教,奇怪,這東西究竟是從何而來?

他想找李德福來問問,又想到他已被髮配到了直殿監,不由哼了一聲。

不論他問什麼,李德福都能回答的天衣無縫,朝臣也同樣統一口徑,一字不差,這如何能是真的?

夜景煜出身皇家,靠的就是智謀和周密的安排才坐上了今天的這個位子,他自然清楚,過於完美的東西,纔是最不合理,且最值得懷疑的。

而如今,也隻能靠他自己破解這個謎題,再好好整治這幫狗奴才。

眼眸中的寒光一閃而逝,夜景煜重新將心神放到了書冊之上。

很快他就發現這些功法挺有意思,和他所學也有著很大的不同,此功法似乎需要手印來激發體內的潛能,不知不覺竟跟著比劃了兩下。

忽地,一股清流至眉心湧出,緩緩流入了奇經八脈,夜景煜微微一怔。

這功法的行經路線竟然在眉心的識海,當真是彆具一格。

同時也覺腦中有些疼痛,彷彿被什麼重重的撞擊了一下,夜景煜伸手扶住了額頭。

看樣子,這兩種功法並不可同時相容,看看尚可,不可修煉。

他將書放到了一邊,書頁散開之際,夜景煜又瞧見了五賊的字樣。

這裡的五賊卻變成了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亦有五行生剋。

奇怪!

夜景煜思量了片刻,又再度拿起了書……

上清觀。

一眾小道士躬身而立,身前站著的正是講道的老者,上清觀的新任觀主,天清道長。

此時,天清道長長眉緊索,手指在不斷地掐算。

許久,他抬起頭道:“確實有大殺戮,清安,你去吧,方位為北,結因者大概幾歲的樣子,應該是個男童

一箇中年道人上前了一步,有些詫異的問道:“幾歲的孩童如何會造大殺孽,師父……您會不會算錯了?”

天清道長的眉頭又緊了幾分,他遲疑了一下道:“為師也覺得奇怪,但是卦象確實如此,咱們既然被殺劫引出,就得行罰惡之事

另一個弟子不解的問道:“咱們多年冇有出山,為何近日突然接到了指引,莫非死的人很多,那兩國交戰不也同樣死傷無數,為何應天石就冇有任何顯示?”話題。“今日去國子監如何,可有人為難你?”殷青璿扯出了一絲笑。“這倒是冇有,隻是有一些知識想讓幾位大人相信,還需要一段時間“璿兒會覺得累嗎?”“不會,有件事做也挺好的殷青璿話音剛落,外邊就響起了腳步。“皇上,靖王求見殷青璿趕緊推開了夜景煜,站到了一邊。看著她恭謹守禮的模樣,夜景煜微微的搖了下頭,眼中帶著些許無奈。“讓皇叔進來吧吱呀一聲輕響,白衣飄飄的夜湛從外麵走了進來。看到殷青璿在房中,夜湛略微有...